新浪博客

《诗经》怎讽刺贵族贪贿暴敛

2020-11-20 08:40阅读:

浦江客

博主很神秘,什么也没有留下~

关注
《诗经》怎讽刺贵族贪贿暴敛
今人绘制的《伐檀图》 (图源网络)




《诗经》怎讽刺贵族贪贿暴敛




古人研究《诗经》,往往以“温柔敦厚”为归依,认为这是诗教。实际上,《诗经》中为数众多的讽刺诗其旨意和感情基调是“怨”而“怒”的。在《诗经》里,有“美”,也有“刺”。所谓“美”,指的是赞歌;所谓“刺”指的就是讽刺诗。在三百零五篇诗歌中,除颂诗外,风雅两部分共有二百六十五篇,而其中讽刺诗就有一百二十篇,可见讽刺诗在《诗经》中占有重要的部分。
《诗经》中的精粹主要在国风部分,国风中讽刺性的民歌与大雅、小雅中的讽喻诗,构成了《诗经》中政治讽刺诗的主要内容。这些讽刺性的诗歌作品,大多集中在西周后期和东周初期这一阶段,反映了贵族荒淫无道的生
活和人民哀怨愤怒的心情。
《诗经》中讽刺奴隶主贵族荒淫腐化的诗篇是举不胜举的。
如《召南•羔羊》,这是一首讽刺周王朝卿大夫腐朽生活的诗歌。诗歌写道:“羔羊之皮,素丝五紽。退食自公,委蛇委蛇。羔羊之革,素丝五緎,委蛇委蛇,自公退食。羔羊之缝,素丝五总。委蛇委蛇,退食自公。”诗歌表达了诗人对卿大夫们身穿奢华无比的羔羊皮袄,每日吃得酒醉肉饱、无所事事、坐享其乐的憎恶之情,揭露了周代统治者剥削、压迫、残害民众的罪恶事实。
又如《唐风•山有枢》,这是一首讽刺贵族们要懂得及时享乐的诗歌。诗歌写道:“山有枢,隰有榆。子有衣裳,弗曳弗娄。子有车马,弗驰弗驱。宛其死矣,他人是愉。山有栲,隰有杻。子有廷内,弗洒弗埽。子有钟鼓,弗鼓弗考。宛其死矣,他人是保。山有漆,隰有栗。子有酒食,何不日鼓瑟?且以喜乐,且以永日。宛其死矣,他人入室。”诗人借反语讽刺了剥削者守财至死的可笑心理。各章先分别以“山有枢,隰有榆”,“山有栲,隰有杻”,“山有漆,隰有栗”作比兴,通过山上、洼地数目繁多,比喻这个贵族占有大量的财产。接着用幽默的笔调,刻画出他们如守财奴一样贪婪和吝啬,写得是活灵活现。
再如《小雅•宾之初筵》,这是一篇揭露贵族阶级饮酒后及其丑恶面目的讽刺诗。诗歌第一段先描写宾客先饮酒后射箭,第二段描写先祭祀后饮酒,这是当时的风俗习惯。后三段就反复描述了宾客们喝醉酒的情景:酒宴开始,宾主入席,左右揖让,文质彬彬,相互敬酒,一本正经。很快,他们都喝得酩酊大醉,纷纷离席,大声叫喊,掀翻食具,歪戴帽子,胡蹦乱跳,狂舞不休,闹闹嚷嚷,丑态百出。这群贵族本来生活腐化,贪酒无德,开始时却要装扮成尊礼崇德、道貌岸然的君子。诗人寓庄于谐,通过描写贵族们酒宴过程中的前后矛盾、自我讽刺的夸张表演,有力地抨击了剥削阶级礼仪制度的虚伪性,嘲笑了这帮原形毕露的伪君子。
《诗经》中讽刺奴隶主贵族重敛贪鄙的诗歌更是占有大量的篇幅。
如《魏风•伐檀》,是一首伐木工人的诗歌,它揭露奴隶主贵族不劳而获,残酷地剥削劳动人民的丑恶行径。“坎坎伐檀兮,寘之河之干兮,河水清且涟漪。不嫁不穑,胡取禾三百廛兮?不狩不猎,胡瞻尔庭有悬貆兮?彼君子兮,不素餐兮!”魏国土地短缺,民生贫困,贵族征收重敛,使得百姓苦不堪言,因此,伐木工人会发出“不嫁不穑,胡取禾三百廛兮?不狩不猎,胡瞻尔庭有悬貆兮”的不平之鸣,这反诘的语气是他们对贵族不劳而获、不勤而食的控诉与讽刺。
又如《小雅•北山》,表达了诗人怨恨劳役过度的愤恨之情。《北山》一诗叹道:“或燕燕居息,或尽瘁事国。或息偃在床,或不已于行。或不知叫号,或惨惨劬劳。或栖迟偃养,或王事鞅掌。或湛乐饮酒,或惨惨畏咎。或出入风议,或靡事不为。”诗中描写周朝末年有些人在家中安安逸逸,有些人为国事精疲力竭,有些人吃饱饭高枕无忧,有些人在道路上来回奔走,有些人不晓得人间烦恼,有些人身和心不断操劳。面对不公平、不公道的社会现实与政治现实,吏卒哀叹父母,因而烦劳感伤。孟子认为这首诗反映了服役人“劳于王事而不得养父母”奔波于途,哀叹长号的情绪。
再如《小雅•节南山》,讽刺了贵族统治者的暴虐无道。诗歌写道:“节彼南山,维石岩岩。赫赫师尹,民具尔瞻。忧心如惔,不敢戏谈。国既卒斩,何用不监!节彼南山,有实其猗。赫赫师尹,不平谓何。天方荐瘥,丧乱弘多。民言无嘉,憯莫惩嗟。”此诗开头便以瞩望南山起兴,南山的高峻雄伟,就像权位显赫,在国家政治中占有重要的地位和职责的大师和史尹一样,然而他的胡作非为、暴虐不平又恰似南山积石累累,巍峨崔巍,他们旷废国政,为非作歹,国家为之衰败。诗中除了对大师和史尹的讽刺之外,还对周天子提出批评,认为周天子不躬亲政身,不信任人民,不了解下情,任人不作考查,使小人得势而诬罔了君子,因此诗人对周王提出了殷切的希望,改正用人上的错误,唯有如此,才可消天灾,息民愤。诗的核心则强调朝廷一定要任用贤能,才能使政治清明,国家安定。




《诗经》怎讽刺贵族贪贿暴敛
清康熙版古籍善本《诗经大全》(郁郁堂藏板)




《诗经》的编成,跨越了自西周初期到春秋中期前后大约五百多年的漫长历史。西周时期,是所谓“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社会特征和政权特征,王是所有土地、臣民的拥有者,说是公有,实质则是一人的私有。其下各级名义上当然是天子的一部分,实际上他们所管辖之区的土地、人民也是属于各级政权的贵族首领的。这样,官府官员的贪贿行为,存在于人们心目中多半是以他们的侵占、享乐到了过分、放肆的程度。所以,这个时期,人们抨击、谴责的主要是淫逸奢侈、聚敛或“专利”的行为。
西周后期至平王东迁之际,朝政日益腐败,从中央到各诸侯国,互相攻伐,争权夺位,大小统治者们,骄横日滋,残暴荒淫,不恤国事,再加上戎族的侵挠,统治秩序遭到严重破坏,形成社会的剧烈动荡。周王室在衰败中,各国无论旧贵族抑或暴发的新贵族均肆其贪欲、淫逸暴敛,同时,春秋时期又出现了“政以贿成”的状况,各国统治集团与别国和在国内以财贿作政治交易为常事,贵族统治者侵吞公财、行贿受贿的行为极为普遍。
这种情形引起了封建士大夫中一些有识之士的严重的忧虑,因而产生了许多忧国伤时与讽刺腐败的诗篇。这些诗的作者,大都是朝廷的贵族阶层或亲近侍御之臣。他们写这些诗,往往是为了规谏,即使不是直接规谏,也是想通过诗来对当时的政治发生影响。总之,他们都是想对当时的周王和大臣作些针砭,使他们从昏昧中清醒过来,在政治上作一些改进,从而巩固周王室。尽管如此,《诗经》中的讽刺诗毕竟反映了人们对社会现实的不满及针砭,它所代表的社会意义及社会作用具有相当重要的地位,意涵深远。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