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什么茶三天喝掉京城一条街

2021-01-26 08:27阅读:

浦江客

博主很神秘,什么也没有留下~

关注
什么茶三天喝掉京城一条街
清朝人吸食鸦片图片 (图源网络)



什么茶三天喝掉京城一条街
——《清朝野史大观》札记




光绪朝,如果哪位大臣能被慈禧太后邀请去宫里看戏,那是非常荣耀的待遇。但是,当幸运之神降临之时,有的大臣却陷入苦恼,竟然为之“深以为忧”,愁得失眠。小横香室主人在《清朝野史大观(卷一)
一万八千金之烟泡费》中记载了光绪年间一则令人啼笑皆非而又令人痛心疾首的轶事。
光绪六年(1880),俄国人借清朝向他们索要归还伊犁城为由,想要挑起战争。于是,为了巩固边境海防,光绪皇帝召镇守宁夏的固原提督雷正绾去边疆守卫,准备驻守山海关。据《清史稿•列传二百十七》中记载,这个雷正绾,是清军中一位屡建战功的战将,后以提督记名。这次,雷正绾从宁夏到达北京,正好遇上光绪皇帝过生日,因此得到了去宫中听戏的邀请。对于这次千载难逢的好机会,雷正绾却是高兴不起来,反而发愁了。
为什么呢?原来,雷正绾是个“大烟鬼”,吸鸦片“烟瘾极大”。当时,到宫中听戏,一般一台戏以演六小时为限,又要连看三天,雷正绾非常担心届时烟瘾难熬。皇上请去听戏,是一件难得的机会,而且也不敢不去,怎么办呢?于是,雷正绾托人去找熟悉的宦官商量,请宦官给他出主意。
其实,当年到宫中听戏的王公大臣中吸鸦片的“大烟鬼”不少,他们一旦烟瘾发作,就不能控制。于是,宫中形成了一条“产业链”,由宫中的宦官为他们提供鸦片,以从中渔利。宦官见有人烟瘾将要发作时,立即送一杯茶过去,同时送去三粒鸦片烟炮。至于给宦官奖赏的多少,是根据这个吸烟官吏的官职肥瘠情况来定的,从十金到一百金不等。
由于雷正绾烟瘾极大,而且囊中肥厚,便要求宦官每一小时就要送一杯茶,实际上就是送烟土。这样,每天听戏六小时,一天就是六杯茶,每杯茶宦官索要一千金。这样,雷正绾听三天戏所付出的赏钱,居然高达一万八千金!当时,朝野中都说这是天下“第一阔烟茶”也!
根据史料,光绪年间只要花20两银子,就能买到北京内城黄金地段的一间大瓦房。雷正绾的这笔吸鸦片费用,足以买下北京的一条街!按照大清的工资标准,雷正绾的年薪也就500两。这就意味着,他必须不吃不喝不养家整整36年,才能买得起这三天的烟泡。而且,雷正绾在京期间必然还有其他开支,按他的大手大脚派头,开销肯定不会小的。如果不是外财巨大并且来得容易,岂能如此挥金如土?!



什么茶三天喝掉京城一条街
清朝人吸食鸦片图片



就此说到中国人吸食鸦片的一部耻辱而又沉重的历史。雷提督看戏的时间是公元1880年,距离鸦片战争爆发40年了。清政府在禁止鸦片进口的同时,也制定严格的法律制度约束各级官员吸食鸦片。当年,道光帝颁布了《钦定严禁鸦片烟条例》,明确规定官员违犯比照百姓罪加一等。可是,这项国策实施了40年,鸦片反而蔓延到了全社会、各阶层。其间,各级官员的“带头”作用“功不可没”。
有清一代,中国到底出了多少烟民,从来没有一个确切的数字。1838年,林则徐认为有400万人;1881年,大清海关总税务司、英国人赫德估计为200万人;到1906年,有人甚至提出为2000万人。清代学者包世臣当时撰文道:近几年,鸦片越禁止越盛行,刚开始时只在福建、广东等地盛行,近几年则全国各地到处都有了。仅以苏州一个城市计算,吸食鸦片的人不少于十几万。
道光十八年,时任鸿胪寺卿的黄爵滋向皇帝上了一个奏折《严塞漏卮以培国本折》,指出当时吸食鸦片的已从一些纨绔子弟,蔓延到上自官府、缙绅,下至做工的贫民、商人、小吏、以及妇女、和尚、尼姑、道士等。又有人统计,鸦片战争前偷偷吸食的官员有20%左右。战后,朝廷这边下决心狠刹歪风,那边沾染毒瘾的官员数量不降反升。有史记载:当时“鸦片盛行,官署上下几于无人不食,公门之中,几成烟窟。”还有人用数字入诗写道:“一进二三堂,床铺四五张,烟灯六七盏,八九十枝抢!”
就在雷提督“喝”了“第一阔烟茶”之后的14年后,大清海军在甲午海战中葬身黄海。有史料证实,在刘公岛陷落前夕,北洋水师提督丁汝昌、“定远”管带刘步蟾等是服用鸦片自尽的。为什么要选择服鸦片呢?具体成因有待史家研讨,但从丁汝昌等北洋海军军官的首选自杀方式是吞服鸦片的举动看来,鸦片在北洋海军中的存在应是非常普遍的。
有史料反映“刘公岛上赌馆、烟馆林立”,连那个“北洋水师学堂”的教习严复也是个瘾君子。朝廷王公大臣集体与朝廷对着干,大清的禁烟政策就完全破产了。官员吸食鸦片奢靡成习,巨额烟费统统转嫁到百姓身上。于是腐败无可救药!如林则徐疾呼的那样:“数十年后,中原几无可以御敌之兵,且无可以充饷之银。兴思及此,能无股栗?”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