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凯硕与马毅仁

2008-07-07 11:50阅读:
马凯硕与马毅仁
(2008-07-06)
● 周兆呈
  这两个看似华人的名字,大概在中文世界不是那么多人知道,尽管他们在各自的领域都早已是大名鼎鼎,而且至今仍活跃于学术和知识界,他们关于世事的意见和观点,也会引起相应的关注和重视。
马凯硕其实就是新加坡人熟悉的纪梭(Kishore Mahbubani),现任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拥有多年外交经验,曾任新加坡驻联合国常任代表。他在新加坡以外的中文世界,都采用马凯硕为中文名。2006年马英九在新加坡国立大学演讲时,两人还以所谓的“同姓同宗”,互相打趣一番。
马毅仁则是荷兰裔学者Ian Buruma的中文名,他出生于荷兰海牙,在荷兰莱登大学攻读中国文学和历史,后到日本留学,在亚洲多地生活,担任过《远东经济评论》编辑,为《纽约时报》、《纽约书评》、《新闻周刊》等西方媒体撰写关于亚洲的政治和文化评论。现在是美国巴德学院人权教授。
作为新加坡具有国际视野、丰富外交经验的学者,借助英文的
打开APP阅读全文
平台,马凯硕毫无障碍地向西方世界传递亚洲和新加坡的声音,也换回一定的国际声望。这其中既有真知灼见,比如不久前他先后在美国《新闻周刊》、《洛杉矶时报》就圣火传递与西藏问题撰文提供西方与中国间的中立观点,发人深省;也不乏在西方引发争议或激辩之观点,比如1990年代关于“亚洲价值观”的理论。
这一次,马凯硕则是以新著“The New Asian Hemisphere: The Irresistible Shift of Global Power to the East”(《新亚洲半球:不可阻挡的全球力量东移》),批判西方为维持支配地位,漠视世界秩序随着亚洲的崛起应作出相应改变,以及对亚洲崛起的高度乐观,再次在东西方激起反响。批评者如《金融时报》的评论,说马凯硕“对西方的批评往往是犀利、正确的,但他的弱点在于他很少把自己的批评才能用在对亚洲的分析上”。
亚欧基金会上周四在新加坡针对该书举行研讨会,广邀百名东西方学者对书中论点进行学术交流,同样批判者众多。
与多年前的亚洲价值观理论一样,对于亚洲崛起以及世界格局改变的论述,并不完全是东西方划地为营的截然对立。除西方各有认同或批评之外,亚洲过去曾出现不认同亚洲价值观的论述,这次也同样出现对马凯硕过于乐观的批评。
一本意欲指点天下趋势的著作,一定会引来不同角度的批评。尤其是探讨区域与世界格局的演变,作者自身的背景、经验、地位、国家定位,都难以避免、或多或少地会折射到书中的观点之中。这些背景和身份,也同样影响着外界对其叙述的评价和判断。但马凯硕著作的另外价值,是在亚洲和世界格局的演变上,向外传递新加坡视角的观察,在国际政治版图的话语体系中占据一定的论述权,以思想和文字,展示新加坡在东西方之间的特殊资源,套用一句,这也是一种软实力。
马凯硕新书2月面世以来,台湾已经在5月出版了中文版。而刚刚于6月底出版的中国精英杂志《东方企业家》也以马凯硕为封面人物,题为《李光耀的第一智囊马凯硕:亚洲人会思考了吗?》,内页则是12页的大幅访谈,介绍马凯硕的观点和思考。 再说回荷兰裔学者马毅仁,1999年中,马凯硕与马毅仁曾在《纽约书评》有过一场笔战。缘于马毅仁在《纽约书评》上发表文章,评价《李光耀回忆录》及马凯硕的《亚洲人会思考吗?》,书评用语毫不客气,也批判“亚洲价值观”以及新加坡的发展模式,结尾则说“人民行动党执政五十年的结果,就是大多数新加坡人已经惮于思考。称此为‘亚洲价值观’无异于对所有其他亚洲人民的污辱”,其后双方打起笔战。马毅仁的文章后来也被中国《读书》分三期全文转载,对华文知识分子对新加坡的看法产生一定影响。
三年前,马凯硕曾经位列美国《外交政策》和《展望》杂志联合评选的全球百位公共知识分子。在今年刚刚评选揭晓的百位公共知识分子中,马毅仁则跻身其中。此外,马毅仁今年也获得斯坦福大学和哈佛大学联合颁发的Shorenstein新闻奖,奖励他不仅专业本身有卓越的成就,而且在帮助美国读者了解亚洲的复杂性方面有独到的方式。   帮助美国读者了解亚洲的复杂性?就新加坡的角度来看,一定会有人对马毅仁的观点不以为然。而马毅仁对马凯硕的新著论述,又会有何惊人之语?“两马”在英文世界之争,同样会激起中文世界的反响。 (作者为联合早报编辑组副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