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守以翘』世间有种美好,只是属于你与我的曾经°

2019-01-14 22:00阅读:
『遥守以翘』世间有种美好,只是属于你与我的曾经°
图:Pluto
文/飘雨桐
『遥守以翘』世间有种美好,只是属于你与我的曾经°
❤ 微信公众订阅号:直接搜索“飘雨桐”或“piaoyutongypy”
可能,感冒持续当中。也可能,忙到声嘶力竭——期末了,我做足了自己该做的事情。剩下的,交给学生完成。所以,最近的题目有些性感。内心深处,还是有着自己不愿承认的柔软。它,只能有我自己轻轻的触碰。然后,撩起了某年某月的某一天。美好,溢满空气。
好久没有外出,一来我需要对着电脑——做什么,你知道的。二来也觉得天大地大,还是喜欢自己的灵魂世界。三来,旅行呢还是结伴同游比较合适。我也试过好几年的独自前行,感觉没有意思。现在,更加觉得有些危险。所以,这次外出学习还是多少有些不情不愿。
去年,上海。不知道哪来的毒蚊子。我的小腿至今还有一个印痕,黑色素沉积而成呢。这次,珠海。很多年前,学校工会组织的旅游地方。看过珠海的女神,是叫女神吗?到了拱北,在里面瞎逛。还是我们几个熟悉的朋友,之后跟着来的同事。我,黑着脸请她们吃雪糕。
这次,只有我和她过来。四天的时
间,从早到晚都是听课听课。傍晚,就是我们的自由时间。她特别有趣,总是喜欢找哪里好吃的、哪里好玩的。我就跟着就行,喜欢就AA、不喜欢就我请。识于微时,现在人家可是领导哦。但关系,十几年没有任何变化——真是难得。
在拱北,吃完港式的烧鹅、叉烧等。我一直在找那间雪糕店,然而走了好几圈还是未果。非常惆怅,怀念当时的感觉。我不太习惯一边走一边吃,很难看、也感觉有些脏。那次,应该是为数不多的例外吧。另外一晚,她建议去港珠澳大桥。虽然,我们的通行证统统过期。
珠海的公交车,上车一元。我给了她两元,自己也拿着两元。看着她投进去,我也投进去。因为,我真的不相信一元这么便宜。加上,那是一种不自觉的惯性动作。回来的时候,真的一元搞定。我嗷嗷大叫,让她赔偿我两元的损失。公交车,去到目的地竟花了四十分钟。
我不能坐车,几乎想吐。而且只能远观港珠澳大桥,那海风呼啦啦的吹、那海水的味道腥臭得更加想吐。那晚回来,我一直咳到天亮。这算不算,舍命陪美女?在不知道什么树下,透过幽幽路灯她要拍照。告诉我,站在哪里、怎么取景。我拍出来的效果,她永远不满意。
桥,没啥好看的。偶尔,变化出各种颜色。打算按照原路打道回府,结果那辆车从另外的方向驶出。我这个不走路的家伙,陪着她几乎一路小跑的去到正确的车站。嘟着嘴,嚷着累死了、累死了。我从小没有什么朋友,更加没有什么闺蜜。如果算,同事好友都能算是吧。
回来,两个多月了。照片一直没动,纯风景。当然,还有那和蔼可亲的莫言先生。
世间有种美好,只是属于你与我的曾经。我没有什么安全感,就这样守望也不错……
『遥守以翘』世间有种美好,只是属于你与我的曾经° 『遥守以翘』世间有种美好,只是属于你与我的曾经°


『遥守以翘』世间有种美好,只是属于你与我的曾经°
『遥守以翘』世间有种美好,只是属于你与我的曾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