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情令》:蓝湛向泽芜君告状,那是因为拿魏婴没有办法吗?

2019-09-22 23:13阅读:
《陈情令》:蓝湛向泽芜君告状,那是因为拿魏婴没有办法吗?
图:Pluto



/飘雨桐

《陈情令》:蓝湛向泽芜君告状,那是因为拿魏婴没有办法吗?
微信公众订阅号:直接搜索“飘雨桐”或“piaoyutongypy



01
之前我说过,现在是从头看的《陈情令》。正因为有前面的情感铺垫,才有后面的荡气回肠、缠绵悱恻。其实,我也不是非要说明魏婴撩拨了蓝湛、蓝湛动情了魏婴——只是在回忆篇里,魏无羡的情感走向是不太清晰的。哪怕他找师姐问“喜欢”的问题,更多也是被泽芜君搅乱了心湖罢了。

这个,也不讨论了。但蓝湛由始至终对魏婴有着特殊的情感,这点我坚信不疑。从在山门口,魏婴看出那个修士没有死、只是被摄灵而已——蓝湛,就对魏婴留下深刻的印象。须知道,除了他叔父、兄长之外还有这般见识的世家子弟绝无仅有。还能够棋逢对手,就是值得欣赏、值得交往的人。

02
可惜,这个人从来就不是个好学生。偏偏,就这么不好好学习也能有不错的修为。甚至,还有自己独特的想法。虽然这被蓝先生气得赶出学堂,但蓝湛愈发觉得:这个人,为什么可以活得这么恣意潇洒?长期被三千五百多条蓝氏家规压着,蓝湛还有什么自由可言?魏婴,就像他内心的自己。

魏婴是对蓝湛另眼相看,如同他自己说的那样:蓝湛这个小古板,武功不错。在世家子弟中,魏婴难得找到可以与自己打成平手的家伙。同辈中人,江澄一定打不过魏婴;金子轩根本就不算什么。那个喜欢寄情山水的聂怀桑嘛,一起玩乐还是可以有的。唯有蓝湛,那可是魏婴锄强扶弱的队友。

03
好吧,这两个人是看对眼了。不过相处的方式还真是别扭,蓝湛必须规范听学子弟的各种言行。魏婴就是最不受管教的,罚他在藏书阁抄写蓝氏家规还不老实。送给蓝湛的画像,还加了一朵小花。把蓝湛看的《易经》换成了小黄书,气得蓝湛喊打喊杀。你可曾想到:雅正端方的蓝湛抽风啦?

蓝湛受不了魏婴,但不至于反感。魏婴的活泼可爱,弥补了蓝湛性格最不足的部分。泽芜君作为读弟机,怎么会不了然于心?只是,他还是顺着蓝湛的意思。偶尔,来个画龙点睛的暗示就是。蓝湛看得出来,泽芜君对蓝湛也甚为宽容。天底下哪有这么不公平的事?对魏婴的宠爱会不会太多了?

04
所以,谈到后山的异动必须把魏婴给推出来。毕竟,蓝湛也的确在后山见过魏婴在鬼鬼祟祟的东张西望。当然,魏婴是因为温情鬼鬼祟祟所以才一探究竟。但蓝湛那个时候并不知道、也懒得听魏婴解释那么多。抓他回去罚写蓝氏家规,这是他的职责所在。万想不到,最后还是被戏弄得透透的。

所以,蓝湛向泽芜君告状。明知道,这样的告状和不告状没有两样。但换来心理平衡,也是好的。可这也是暗中承认,自己对魏婴毫无办法。自己总是被欺负,而且打来打去都只是平手——这对蓝湛来说,很憋屈啊。而且,那是“魏婴”!直呼其名,关系有多亲密才行?你们,成为好友了?

难怪,泽芜君对蓝湛的告状不置与否。并且,还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嗯,这个弟媳我也满意......

《陈情令》:蓝湛向泽芜君告状,那是因为拿魏婴没有办法吗? 《陈情令》:蓝湛向泽芜君告状,那是因为拿魏婴没有办法吗?
《陈情令》:蓝湛向泽芜君告状,那是因为拿魏婴没有办法吗?
《陈情令》:蓝湛向泽芜君告状,那是因为拿魏婴没有办法吗?
《陈情令》:蓝湛向泽芜君告状,那是因为拿魏婴没有办法吗?
《陈情令》:蓝湛向泽芜君告状,那是因为拿魏婴没有办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