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号房”:女人的噩梦,凭什么成为男人的狂欢?

2020-03-26 13:46阅读:
“N号房”:女人的噩梦,凭什么成为男人的狂欢?
图:Pluto


/飘雨桐
“N号房”:女人的噩梦,凭什么成为男人的狂欢? 01
N号房,我也实在不方便说得那么明白。只要偶尔刷刷新闻,都能看到这个震撼的消息。我倒不是像其他人那样,对里面会员都有谁很有兴趣。据说,有博士、有研究生甚至还有艺人。看到“艺人”,估计很多人的眼里冒出了星星。我也不会对里面的视频、画面,很有一探究竟的好奇。“N号房”应该存在吗?它存在的意义是什么?而那些自愿的或者非自愿的受害者,她们现在如何自处?

“N号房”:女人的噩梦,凭什么成为男人的狂欢?
02
这个网站,只要输入电话号码以及姓名就能进入所谓N号房”。里面有着太多不可描述的视频、画面,你需要付费收看。里面的“奴隶”,就是受害者。相信没有任何一个人,喜欢将这些片段发在网上供人围观。整个人赤果果的暴露在人们面前?不止如此,还有各种非人道的行为。不一而足,只有更变tai的没有最变tai。盗取别人手机的个人资料、自拍,甚至还会“非正常”下拍摄。

“N号房”:女人的噩梦,凭什么成为男人的狂欢?
03
化名“博士”的赵周彬曾向会员表示:“奴隶”名单中也有女艺人的影片,但必须到更高额的房间观看。曾有人问:“奴隶中有现役偶像吗?”他斩钉截铁地表示:“有的。”据说,“N号房”的会员多达26万!姑且勿论,这些都是什么畜生。他们似乎只是在兴致勃勃在围观罢了,主要责任只是上传者吗?他们用尽手段折磨女性,强迫女性做不可描述的事情。奴隶嘛,大可以为所欲为?

“N号房”:女人的噩梦,凭什么成为男人的狂欢?
(媒体在报道)
04
我们与恶之间的距离,到底有多远?真的,这样的恶人就在身边。N号房”的罪魁祸首,就是这位赵周彬。他再普通、再寻常不过了:25岁,长相邻家小男孩,从事信息通讯专业,曾是学报编辑部部长,还因成绩出色拿过奖学金。据说:赵周彬还参加志愿者活动,还是其中一个团队的队长。帮助过残疾人、保育员儿童,他得到过无数“谢谢”。但他背后,又在做着怎样令人发指的勾当!

“N号房”:女人的噩梦,凭什么成为男人的狂欢?
(媒体在报道)
05
从某种程度来说,N号房”就是男性狂欢的聚集地。他们可以津津有味的欣赏,并且还能肆无忌惮的评头论足。他们花钱来看热闹,这也是一个愿买一个愿卖的事儿。他们犯法了吗?似乎没有。其实,大错特错。他们的“需求”,助长了上传者的气焰。下次,他们只会用更加变tai的方式折磨女性。否则,下次会员怎么还舍得“付费收看”呢。那么,这就是女性的噩梦。而且,没完没了!

“N号房”:女人的噩梦,凭什么成为男人的狂欢?
(媒体在报道)
06
赵周彬与会员聊天记录曝光,聊天记录显示有艺人“奴隶”的存在,其中包括10多岁的未成年艺人。网友呼吁:希望不要爆出名字!已经发生的不幸,可能会因为媒体和公众的声音变为更大的不幸!有“N号房”受害者表示:她患上了躁郁症和忧郁症,自己改过电话搬过家。出门时她会包裹得密不透风,防止任何人注意到自己。这是多大的心理阴影?走出来,又需要多久?天,没人知道。


女人的噩梦,凭什么成为男人的狂欢?
免责声明:以上所有图片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微信公众订阅号:直接搜索“飘雨桐”或“piaoyutongypy


“N号房”:女人的噩梦,凭什么成为男人的狂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