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告别卡戎》43:烟花易冷,你是我爱过的陌生人

2021-04-08 09:06阅读:

飘雨桐

无可奉告。

关注
《告别卡戎》43:烟花易冷,你是我爱过的陌生人
01
何晏转身,准备离开这间令人窒息的病房。就在这个时候,郗格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何晏,你就这样一辈子吗?”
“什么?”何晏没有回头,即便这一回头就是百年身;即便这一回头未必他就会心软。只是,不想看了、不想再看到郗格那要死不活的样子。
“没有勖昭,其他人也不可以吗?”何晏心底冷笑了一下,没有勖昭也不会是你。何必,多此一问?
“痴情”这二字,对何晏来说过于沉重。又或者,他不配。
“郗格,乖乖呆着吧。胡思乱想个屁,管好自己就行。”何晏有些不知所云,,但凡与勖昭有关的一切都让他意乱情迷。
“何晏,我的电话号码给我吧。或者,你留什么联系方式都行。”“大可不必,反正你也会让徐莯尔找我的。不是吗?”
何晏快步离开,停留多一刻就有多一刻的危险。这个危险,来自灵魂深处的爆裂。原来,爱与不爱都是需要用尽力气的。
何晏专门去找徐莯尔,这个老班长老同学也真是够意思了。虽然也是打工的,光看钱的份上不至于对郗格这么上心。

“他,他总还是个孩子似的。唉。”徐莯尔看谁都像孩子,照顾别人仿佛就是她的天·职。

02
“小孩子也是不能犯错的,是吧?”何晏望着徐莯尔的眼睛,前所未有的认真把对方吓了一跳。
“何晏,他、他做了什么?”“得不到一个人,就毁掉他。反正,谁都得不到。这,可能就是小孩子的心态吧。”何晏在给郗格找理由,但连自己都说服不了。
“嗯,辛苦你了。我,我先回去了。”何晏有些呼吸困难,说话也变得断断续续的。他也有PTSD,只是能够安慰他的人已经不在了。
“何晏,勖昭知道你对他这么好。他,他也没有遗憾了。但,就这样一辈子吗?”
“我怎样?”何晏冲着徐莯尔笑了。徐莯尔看着,有那么一瞬间是恍恍惚惚的。这么眉目如画的男子,他不值得拥有爱情吗?他的心,怎么能够死了呢?
死亡,将一切清晰变得模糊、将一切模糊变得格外清晰。活着的人,只要还有这么一点点怀念。他,便永生得不到内心的安宁。

03
“何晏,你是尾生吗?”徐莯尔幽幽的说。
“哈,这个梗过不去了吗?”应该是初一还是初二那年的元宵节,这群半大孩子在码头放烟花。放完烟花无所事事的,就买来各种零食、坐在榕树下的石板凳上了聊天。
不知道哪个坏蛋,建议讲鬼故事。徐莯尔竟然积极响应,说的就是这个“尾生抱柱”。
春秋时期有一位叫尾生的男子,与女子约定在桥梁相会。久候女子不到,水涨,乃抱桥柱而死。
本来,这是坚守信约的浪漫故事。但徐莯尔的声音忽高忽低,加上码头的路灯并不是非常明亮。还有,江水拍打岸边的响声。
好像,水里随时会冒出个脑袋。那是一心不死的尾生,他想看看那女子来了没有。
女子为啥没来呢?说好的约会,不来是出了什么事?这个“出事”,又可以编出什么要死不活的故事。
“你还记得?”徐莯尔的眼神亮了。“记得,记得这是你的鬼故事。”“呸,怎么是我的了?”

04
偶然机会下,何晏听到了周杰伦《烟花易冷》。那时候,何晏在情感漩涡中难以自拔。本来,这首歌的旋律就特别凄美。加上那个爱而不得的故事,何晏顿时崩溃。
《洛阳伽蓝记》写到:将领与女子一见钟情并且私定终身,将领调至边境征战。兵荒马乱的,如此生死未卜。女子苦守将领不遇后,落发为尼。将领历经风霜归来,寻至女子所出家的伽蓝古寺。那个她,早已过世。
雨纷纷 旧故里草木深
我听闻 你始终一个人
这不是何晏的写照吗?对何晏而言,勖昭也是最熟悉的那个陌生人吧?爱过,不情不愿的完结。
烟花易冷 人事易分
而你在问 我是否还 认真
何晏满脑子乱糟糟的,他只想着:勖昭,你问我是否认真?我认真的话,你回来好不好.....
PS:飘雨桐の『告别卡戎』°连载中,记得过来“长佩”看我。
《告别卡戎》43:烟花易冷,你是我爱过的陌生人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