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事变”80周年:回望日本731部队暴行

2017-07-07 09:10阅读:
1937年7月7日夜,日军在北平西南卢沟桥附近演习,借口一名士兵“失踪”,要求进入宛平县城搜查,遭到拒绝。日军遂向中国守军开枪并炮轰宛平城,是为震惊中外的“七七事变”,又称“卢沟桥事变”。“七七事变”是日本全面侵华战争的开始,也是中华民族进行全面抗战的起点。
在侵华战争中,日军制造了一系列令人发指的暴行。离奇的是,当年的施暴者中,有一支犯有反人类罪行的部队,在二战结束后一度销声匿迹。它就是日本陆军731部队。
“七七事变”80周年:回望日本731部队暴行1945年3月,731部队部队长石井四郎(后排右一)全家在哈尔滨合影。
“二战期间”,侵华日军731部队在中国进行人体实验和细菌战,犯下滔天罪行,这一兽行在日本埋没了40多年,直到日本作家森村诚一《恶魔的饱食》出版,才让普通日本民众了解到当年那段历史。中央电视台记者采访到森村诚一先生,了解到《恶魔的饱食》出版的不易。森村诚一先生倾尽十多年心力,冒着生命危险采访了原731部队人员,还越洋渡海前往美国,费尽周折挖掘出美国、日本等密不外宣的大量档案资料,并赴中国进行现场查证,彻底揭开了关东军满洲731细菌战部队在中国进行活体实验以及细菌战的恐怖的全貌,引起了国际社会的极大震惊。为了完成这部著作,森村诚一先生承受着外界难以想象的巨大压力。
“七七事变”80周年:回望日本731部队暴行
“七七事变”80周年:回望日本731部队暴行
学苑出版社为森村诚一先生正直、勇敢和坚韧的精神深深感动,克服重重困难,出版了《恶魔的饱食》。此书出版后,学苑出版社还陆续将《恶魔的饱食》中译本免费赠送给一些图书馆、抗战纪念
馆,有关党政军部门、日本研究机构、长期关注日本问题的专家学者以及翻译工作者,以让更多的中国人民知道731部队在中国犯下的罪恶。
这支“恶魔”部队利用活体解剖,进行细菌实验,制造细菌武器。中国研究侵华日军细菌战的专家认为,731部队以活体实验杀害的中国人、苏联人、蒙古人和朝鲜人等,远不止3000多人,这个数字仅仅是1940年至1945年期间在哈尔滨平房镇内杀害的人数。
731部队是日本在中国建立的许多支细菌战部队之一,据调查,当年日军共有7个大的细菌战基地部队,除平房镇的731部队外,在北京、南京、东南亚和日本东京等地都建立了细菌战部队,做过大量活体实验。
“七七事变”80周年:回望日本731部队暴行1942年日本联合微生物学会会员合影
中国是日军细菌战最大的受害国,仅据有案可查的记录,中国各地在侵华日军细菌战中受害人数超过27万人,这个数字不包括军人死亡人数,也不包括扩大传染后死亡的人数。
如果在战后到日本询问普通百姓,对这支被称为“黑太阳”的细菌战部队有何观感,常常会碰到茫然的目光。
甚至直到今天,仍有日本网民完全不顾731部队旧址完整地残存于中国大地,坚决否认该部队的罪恶历史。
“七七事变”80周年:回望日本731部队暴行东京审判被判刑的日本战犯,由于美国从中作梗,日本细菌战战犯无一人被审判。
事实上,大多数了解731部队的日本人,开始接触这段历史的肇端,是森村诚一所著纪实文学作品《恶魔的饱食》。这部描述731部队的作品于1981年开始在报刊连载,在日本引起极大震动。
《恶魔的饱食》是从加害者的角度来记述这段历史,承认不承认这本书的记述,是一个是否承认过去的侵略战争历史和侵略罪行的根本问题。
——森村诚一
“七七事变”80周年:回望日本731部队暴行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值此“七七事变”80周年之际,我们截取书中的部分片段,供读者阅览,再次回望这段不该被忘却的记忆——

“马鲁太”个人小传
1942年秋,关押在7号监狱二层已有两年的“马鲁太”中,有一个强壮的人。他在“两天消耗三人”的激烈的“马鲁太”消耗中,是一位“在监狱期间不倒的最长者”。他的关押编号是909号,年龄三十多岁,身高1.75米,是一位通晓日、英、俄三国语言的中国人。据他本人说,在被带进731部队之前,他一直在苏满边境当警官。
原部队人员说:“懂日语的909号充当着特别班人员和犯人之间的翻译。特别班似乎把他作为统帅‘马鲁太’的人而非常重视。也许是语言的才能使909号得以生存了两年。”
在731部队里,“马鲁太”是不被当人来看待的,只不过是当作和土拨鼠、跳蚤同样的实验材料而巳。犯人和部队人员之间并不进行人的交流。由于“马鲁太”消耗的速度甚快,根本没有记住“马鲁太”面孔的余地。
“七七事变”80周年:回望日本731部队暴行图为侵华日军731部队锅炉房遗址哈尔滨市平房区 ​
但是,像909号这样的“老囚犯”,在特别班人员和各班研究人员中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虽说是实验材料,与其殴打之后强制进行实猃,莫如有一个“老囚犯”帮助在牢房里进行协调,办起事来更加顺利。
909号是一个头脑敏锐、有很强判断力的人。他似乎并不一定是为了自己得救而奉承日本人的。他认为反正都是已无生存希望的“马鲁太”,至少要争取改善一下在押期间狱中的生活环境。
他常代表“马鲁太”的利益提出改善饮食和待遇的要求。由于909号是这样一个人,颇得囚犯的众望。部队人员对909号也高看一等。据说,有人在烧杯里放上浸满药用酒精脱脂棉代替酒躲开看守的目光送进909号的牢内。
“七七事变”80周年:回望日本731部队暴行731部队强行在中国百姓身上注射细菌试剂
有时,他叫住面熟的部队人员,打招呼问道:“听说,你为了升官正在进行考试前的学习吧!”使对方大吃一惊。虽然身体的自由受到限制,但是仍以语言为武器从出入牢房的部队人员那里搜集情报。
无论被关在怎样绝望的环境之中绝不灰心丧气。支撑909号的,不仅是人,而是一种不屈的信念。但是,他作为“马鲁太”的命运结束的日子终于来临了。
1942年秋天,秋贞班在进行赤痢实验中,使用了多少名“马鲁太”不详,但其中包括了909号。
“七七事变”80周年:回望日本731部队暴行731部队本部大楼遗址
在进行这种实验的前一阶段的某一天,909号对一位熟悉的秋贞班人员搭话说道:“大人,蒙您多方照顾,请把这个送给您夫人吧!”赠送的是909号在不知何时怎样亲手制做的一双中式女鞋。这是一双用布拼凑起来的简朴的女鞋,脚尖部分还有彩色的蔓草花纹。
“牢房中的‘马鲁太’都会做这种工艺品,他们把剩饭做成浆糊,布则是平时命令女‘马鲁太’缝补衣物时剩下的布头。它们似乎是通过秘密传送物品通道分配到各牢房的。我忐忑不安地从909号手中接过这双女鞋,藏在包中带回宿舍,以免被特别班察觉。”一位原秋贞班的人员这样回忆道。
“七七事变”80周年:回望日本731部队暴行731部队进行各种细菌实验的工具
909号平时对该班的人员常这样说:“怀疑我是间谍,就把我抓到这里来了。但是,我是无罪的。我有一个10岁的女儿。我突然消失之后,她必定会很担心。我想早点回家去。实际上,每年中秋节时,我都是和女儿一起过的。”
909号的话是真是假,不得而知。但是一旦被关进了731部队,就不可能活着出去,这是肯定无疑的。909号是否悟到了自己的下场才说那种话呢?现在已无法向本人询问了。
注射赤痢预防针一个星期之后,即放入731部队培养的强力的赤痢菌。经过两三天的潜伏期之后,等待发生剧烈的腹痛、腹泻、发烧,然后转归(在731部队里把“马鲁太”的这种死亡称做“转归”。)。
“七七事变”80周年:回望日本731部队暴行731部队强夺中国儿童做人体试验
​那一天来临了。秋贞班人员进入909号的牢房,首先把一个装有20毫升黄色液体的杯子递给他,杯中的黄色液体是猪、牛的胆汁。
让“马鲁太”喝完“餐前酒”之后,秋贞班在两名特别班人员的陪伴下,同909号进行约15分钟的杂谈。但这并不是同即将走上死亡之路的人话别。
“让‘马鲁太’喝下胆汁以后,如果放置不理的话,他们必定会把手指伸进喉咙,让喝下去的胆汁吐出来。‘马鲁太’中间已经积累和继承了许多让实验失败、自己能生存下去的智慧和经验。一旦胆汁被吐出来,实验的数据就紊乱了。所以,为了硬让他们吸收胆汁,就边计算着时间边进行杂谈。胆汁味苦,难喝,‘马鲁太’皱着眉头喝了下去。”原秋贞班人员做出了这样的证词。
“七七事变”80周年:回望日本731部队暴行被残害致死的中国人遗体将进入焚尸炉
15分钟以后,交给“马鲁太”一个小玻璃容器。容器里装着用肉汤(培养细菌用的营养液)滤液稀释了的赤痢活菌疫苗。
909号目不转晴地盯着装有活菌疫苗的容器,低声嘟哝道:“该送终了。”无论怎样怕死的“马鲁太”,一旦送来装有活菌疫苗的容器,都会知道要死了,而把杯中的东西一饮而尽。从翌日起,909号发生剧烈的腹痛和腹泻。“餐前酒”的效果立即表现出来:从喝下活菌疫苗之后24小时以内被实验的“马鲁太”发病了。
“七七事变”80周年:回望日本731部队暴行残忍的活体解剖实验
909号排出的大便,从软便变成水泻、粘血便。一整天吃新型疫苗,也不见有效。909号由于剧烈的腹痛和腹泻,缺乏水分,排泻脓血便。牢房内准备的耐酸铝制的器皿中积满了脓血便,散发出恶臭。秋贞班人员把积满血便的器皿放进网袋中送往研究室。发病三天以后,909号极度衰弱而“转归”了。
“在尸体尚未开始僵硬之前,他被送往石川班。切开腹部时,909号的尸体还冒着热气。”
“909号送给我的那双女鞋,拿回宿舍以后,在无人知晓的情况下把它烧掉了。后来回想起来,那双鞋中也许藏有信件。如果一不留心,送给满洲人,731部队的秘密泄露到外部,也许会引起严重的问题。但是,那位聪明、成熟老练的909号是作为纪念品,怀着百感交集的心情把这双女鞋交给我的。至今我心灵的深处仍感到有些疼痛。”
“七七事变”80周年:回望日本731部队暴行侵华日军731部队旧址
“但是,我认为,909号因患赤痢而死去,这样说也许有点残酷。但是,这还算是好的。如果经受住不彻底的实验而活了下来,那么还得经受冻伤实验和毒瓦斯实验,遭受二遍、三遍苦。”
对“马鲁太”来说,活下来仅仅是实验次数的多少和实验时间的长短而已。最后等待着的必定是“转归”。提供证词的原秋贞班人员说,在战后37年的岁月里,他总不能忘记909号临终时的情景。他说着眼睛湿润了。​
“每年临近中秋月明时,总是被909号的恶梦魇住。在梦中,我乞求他宽恕我,浑身的冷汗都湿透了被窝。”
当时909号的女儿只有10岁,她一定在焦急地等待着某一天突然消失的父亲回到她的身边。因为909号的女儿每年都和父亲一起过中秋节。但是,自从她的父亲消失后,她将是以怎样的心情眺望中秋节的明月呢?909号交给原秋贞班人员的那双女鞋,也许是怀着祈求托他送给女儿的纪念品吧。
“七七事变”80周年:回望日本731部队暴行当年美化侵华战争,宣扬大东亚共荣的日本杂志
​《恶魔的饱食——日本731细菌战部队揭秘》节选
“七七事变”80周年:回望日本731部队暴行
森村诚一:
我执笔创作《恶魔的饱食》的真正意图,并非仅仅暴露侵略军的残酷性,并揭发罪行本身,而是要把真相传给不了解战争的下一代人,以防止日本人重蹈覆辙。我相信这就是战争体验者的义务。

学苑出版社 出品
扫码关注更多精彩内容
“七七事变”80周年:回望日本731部队暴行微信公号Book_001
“七七事变”80周年:回望日本731部队暴行官方淘宝店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