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捉妖者助陣

2017-07-19 15:25阅读:
為捉妖者助陣
2017-07-15
來源:香港商報
  作者:盧麒元
  我國資本市場並未渡過幼稚期,難免存在制度性的漏洞。好在,我們並未放棄管理意志,關鍵時刻采取了霹靂手段。問題是,幼稚期的資本市場,往往存在兩頭都幼稚的狀況。一方面,一些高管過於迷信市場;另一方面,一些投資者過於迷信資本。於是,出現了奇怪的景觀,在妖孽橫行資本市場的時候,「唐僧」不允許「孫悟空」打「白骨精」,人民群眾不理解孫悟空為什麼非要打「美女」。在2015年股災過後,證監會主席劉士余開始「捉妖」,到2017年遭遇了前所未有的阻力和壓力。
  動了利益集團的乳酪
  劉士余,男,漢族,1961年出生,清華大學水利工程系水利水電工程專業學士,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管理科學與工程專業碩士、技術經濟學博士,研究員。2016年2月,中共中央決定任命劉士余為中國證監會黨委書記。國務院決定,任命劉士余為中國證監會主席。2016年3月29日,國務院辦公廳發布關於調整中國人民銀行貨幣政策委員會組成人員的通知。根據《中國人民銀行貨幣政策委員會條例》的有關規定,經國務院同意:劉士余擔任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顯然,劉士余受命於危難,須重建中國股市秩序和投資者信心。
  重建,意味著清理整頓。清理整頓資本市場,必然觸碰盤根錯節的政商關系。例如,打擊像馮小樹這樣內外勾結的發審委員,罰得他傾家蕩產;打擊山東墨龍這種玩公告忽悠和變臉的公司,嚴懲公司高管;逮捕徐翔這種內幕交易、關聯交易和內外勾結的金融大鱷;嚴懲上市公司大股東惡意減持套現;完善和嚴格公司的退市制度……劉士余在文弱書生的外表下,有著極其強悍的工作作風。他在短短的一年多時間,扼制了「野蠻人」和「妖孽」的興風作浪,恢復了中國資本市場的基本秩序和主要功能。老實說,自中國資本市場建立以來,如此雷厲風行的實幹精神的確是前所未有。
  然而,木秀於林,風必摧之。劉士余動了利益集團的乳酪,利益集團自然會協力反撲。協力的意思,就是組織動員各種有生力量,既包括了一些不問真相的高層,也包括了數以億計不明真相的普通投資者。劉士余履職以來,采取了一系列加強監管和穩定市場的措施,諸如嚴加監管、強推退市制度、加快IPO常態化發行、控制再融資數量等等。這些措施,雖令投機者不快,但確實規範並穩定了市場。但是,證監會的主要工作不是
來制造牛市的。一個正常的市場,必然會存在波動。很遺憾,中國的老百姓2015年已經傷痕纍纍,他們已然無法承受向下的任何波動。當股市出現下跌後,利益集團就會策動高層和群眾對管理者進行圍攻。請注意,是上下左右交相攻擊。攻擊的點,非常明確。不得查處內部違規人員,不得查處市場操縱機構,不得限制高管肆意減持,不得執行正常退市制度,不得放大市場融資規模。一句話,不得限制權力和資本的自由。我們不能小看權力和資本結合起來的力量,他們可以組織動員體制內的力量,他們可以組織動員體制外的力量,他們可以組織動員各種媒體的力量,他們甚至可以組織動員黑色力量進行人身威脅。有人說,劉言太重了,他們並不野蠻,他們也不是妖孽。那麼,如此瘋狂劫掠民財的家夥們,他們到底應該是什麼東西呢?還有更恰當的形容詞嗎?
  無第二條路可走
  其實,劉士余絕非猛將張飛,他是並無第二條路可走。一則,2015年股災形同金融嘩變,對中國的政治經濟形勢構成嚴重沖擊,證監會不得不從根本問題上破解風險;二則,2016年去槓桿壓力沉重,證監會必須恢復股市融資功能以緩解債市的潛在危機。也就是說,沒有時間從容不迫,必須迅速扼制資本市場亂象,必須迅速恢復資本市場融資功能。
  亂市只能用重典,危難之中見英雄。劉士余是講政治的,他必須跟隨中央發展經濟的整體戰略部署。意思是,迅速穩住市場,恢復股市的融資功能,完成國務院去槓桿調結構的艱巨任務。在這個意義上講,劉士余一年多的工作卓有成效。一方面,上任伊始,就明確「全面監管、依法監管、從嚴監管」的監管理念,一年多的時間里,全面趨嚴漸成其鮮明的監管風格。去年12月3日,劉士余脫稿演講,猛烈抨擊險資舉牌是「妖精、野蠻人」。此後,他又在多個公開場合,以迥異於官場慣常風格談及忽悠式重組、高送轉與大股東減持等市場亂象,極大地震懾了資本市場的興風作浪者。其犀利的風格大快人心,也獲得了廣大人民群眾的點贊。另一方面,2016年2月劉士余上台,當年證監會核准了275家公司的IPO申請,核准的募資金額超過1800億元,以核准IPO公司數量而論,在A股市場歷史上穩居前三。而以A股市場的融資額度而論,包括IPO與再融資,2016年A股的融資額超過1.6萬億元,創出歷史新高。2017年以來,每周10隻的節奏持續進行,按照這個節奏,全年將發行500隻新股,將遠超2016年的規模。上述工作,有力地配合了國務院去槓桿調結構的戰略部署,也為未來中國的工業化升級和國際化作出了積極貢獻。若論及履職盡責,他的工作可圈可點,他做了他應該做和必須做的事情。他並非一個奸猾的政客,他更像是一個勇於犧牲的戰士。也許,老百姓還沒意識到,我們更需要劉士余這樣的市場監管者。
  當然,我們並不認為劉士余的工作不需要改進和完善。在電影《一代宗師》中,宮二有一段頗為深邃的話。宮二談及父親論武功的三個階段(大意),一是見自己,二是見天地,三是見眾生。套用於證監會的工作:見自己,就是知道證監會的能力邊際;見天地,就是知道經濟形勢的變化;見眾生,就是知道普通投資者的心態。解決問題,也必須審時度勢,更必須順應民意。就算是要只爭朝夕,也不能忽略了應對國際金融形勢的變化,也不能忽略了充分地組織和動員人民群眾的工作。大勢不可違,民心重於天。說到大勢,說到民心,就不僅僅是劉士余一個人的責任了。
  我們每一個人都有一份責任。我們可以為有關方面提供更為詳盡的內外資訊,我們可以向普通投資者做更為耐心細緻的解釋工作。當然,我們也應該協力,給「野蠻人」和「妖孽」及其背後的利益集團以強大的震懾。
  《周易》有云:「君子敬以直內,義以方外,敬義立而德不孤。」中國資本市場,不是一個人或一個部門的市場,它是我們全體老百姓的投資工具。我們不能僅僅做「吃瓜群眾」,我們更不能做麻木冰冷的看客。我們應該為捉妖者助陣,我們應該為改革者喝彩。德不孤者,必有回響。一切努力,皆有報償。我們堅信,在各個方面協力支持下,中國證監會一定能夠塑造出一個利國利民的資本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