税賦轉移與“中等收入陷阱”/盧麒元

2017-07-25 15:50阅读:
税賦轉移與“中等收入陷阱”/盧麒元 2017-07-14 02:46:42|
來源:大公網|
我要分享
打印
  税賦轉移,是指經濟行為跨區域轉移導致的税賦跨區域轉移現象。狹義的税賦轉移,是指公司或個人跨區域經營導致的税賦轉移。廣義的税賦轉移還包括投資、移民、留學、旅遊等域外經濟行為所衍生的税賦轉移。
  大規模税賦轉移,意味着人、財、物的大規模出走。精確定義所謂“中等收入陷阱”,就是指發展中國家現代化過程中出現的大規模税賦轉移。大規模税賦轉移,將導致國民經濟陷入嚴重衰退,甚至使國家陷入長期的社會動盪。
  税賦轉移的原因非常簡單。發展中國家經濟高速發展過程中,往往存在法律制度嚴重滯後的狀況。急劇轉型的國家,很難建立公平正義的税制,同時也很難擁有一部嚴謹規範的税法。沒有嚴謹的税法,權力和資本容易獲取非法財富。但是,與之相對應,沒有規範的税法,就無法完成財富的合法性確認。如此,社會就會累積大量的黑灰財富。黑灰財富,沒有安全感,隨時會遭到清算。於是,在財富積累到一定規模後,財富擁有者就會自動選擇逃離。此外,由於商業化的無序發展,社會環境和自然環境會遭到嚴重破壞,中產階級也會竭盡全力轉移子女和財產出境。大規模人、財、物的出走,必然導致大規模税賦轉移。不能有效阻止税賦轉移,政府必然陷入嚴重的政治經濟危機。
  在經濟學上,税賦轉移意味着資本積累率下降。資本積累率下降,將必然導致經濟發展失速(GDP下滑)。經濟發展失速,將會帶來就業等一系列社會問題。十分嚴重的是,資本積累率下降,將導致資產和商品價格的下滑,不可避免地導致樓市和股市的崩潰,也必然導致主權貨幣的大幅度貶值,最終還會導致普通生產企業的大規模破
產,並導致全社會商業和服務業的整體性衰落。
  税賦轉移的後果,當然不止於經濟後果,還會引發嚴重的政治後果。當國家財政遭遇巨大困難的時候,國家的軍事和安全能力將會遭到嚴重挑戰。如蘇聯解體後獨立聯合體爆發的領土糾紛,以及中東北非持續的內部動亂和外部軍事衝突。在政府陷入財政困境之後,政府往往會被迫出讓核心資產甚至國家主權,導致國家在未來相當長的歷史時期無法自治。多數拉美國家,在長達半個世紀的“中等收入陷阱”時期,全部或部分地喪失了財政主權和金融主權,淪落為西方廉價勞動力和廉價資源的供應基地。
  中國正處於税賦轉移的初期。事實上,在2013年後,已經出現了一輪較大規模的税賦轉移。如何分析中國的税賦轉移問題,採取什麼措施阻止税賦轉移呢?
  中國出現税賦轉移的原因,是税政改革滯後的結果。中國税制幾乎全部針對勞動者,長期採用“超級地租”模式。税政屬於立法權,在中國,涉及資產持有和資本利得的税法還未通過。全國人大如果不能徹底變革,税政改革幾乎沒有希望,也難以阻止國家掉入“中等收入陷阱”。
  阻止大規模的税賦轉移沒有捷徑,必須立即税改。普通老百姓並不特別介意税政的現實意義,當廣義税賦超過其收入70%,才會本能地反抗。
  宏觀地看,税賦轉移已經成為現代國家博弈的主要方式。所以,環顧全球,有戰略思維的國家,無一不是在積極推進税改。
  這一次,美國又一次走到了世界的前列,特朗普的税政改革大幅度降低公司税,目的就是為了實現全球税賦向美國轉移。與此同時,英國和老歐洲也在行動起來,也在積極策動有利於税賦歸來的税改。令人震撼的是,西方當代重要的思想家,無一不是具有左翼思潮的學者,他們正在與本國的中產階級聯合起來,積極地推動着影響本國未來的税政改革。
  具有反社會傾向的右翼思想家,在西方已經被整體地邊緣化了。中國右翼思想家長期壟斷話語權,這與整個西方思想界大相徑庭。是的,你不能無視美國的“佔領華爾街運動”;當然,你也不能無視教皇激進的社會主義言論。這一切,恰好構成了美國以至於整個西方税政改革的思想基礎和輿論準備。
  毋庸置疑,税改將迅速提高國家資本積累率,持續而有力地提升國家的綜合國力,這對於民族國家的整體利益是不言而喻的。正因如此,在西方國家,本位主義盛行。內政向左,外交向右,這是西方國家客觀而現實的選擇。舒展宏闊的全球視野,沒有堅實的税政改革,就沒有向內的税賦轉移,當然就失去了全球化的現實意義。
  被轉移之税賦,主體上是應繳而未繳之税賦,這些未繳税賦大多屬於貪污腐敗收入和投機倒把收入。貪官和姦商在扮演他國駐華第二税務局的角色,他們將屬於全體國民的錢變成了他國的財富。税政改革,是一切改革的基礎。 資深評論員
責任編輯: 大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