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输给李佳琦,企业家流量为什么不如网红?

2020-02-20 23:24阅读:
马云输给李佳琦,企业家流量为什么不如网红?

网红已经非常红,红到不能再红,巨大利益随之而来,李佳琦全年收入达到2.1亿元,超越很多娱乐明星和中小企业家,如此状况令很多人大跌眼镜,价值观开始产生微妙的变化;另外一个令人惊讶的例子是马云和网红李佳琦的带货较量,最终结果是李佳琦在相同时间内的带货量比马云高10倍。相信很多人都很崇拜马云,崇拜他的思维、格局和身价,大帅是专业卖货的人,卖各种各样的货,按照逻辑来说,他推荐的东西应该是比较受欢迎的,但尴尬的是,马云比李佳琦差远了,后来大家逐渐理解,网红李佳琦赢在颜值,赢在嗲嗲的声音所带来的冲动消费;马云是精英,是普通人的偶像,但精英总是普通人难以理解的,况且,马云的颜值真的很低,完败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儿...
移动互联网放大了每一个人的能力,网红的能力则被放到无限大,如此野蛮的快速增长,也招来大量非议。面对网红、流量小生,传统的艺术家常常发表言论抨击,说人家肤浅、没有演技、售卖人设等等,但人家就是有粉丝
、流量和财富,久而久之,社会开始接受网红、流量和粉丝经济。鼠年春节联欢晚会启用大批流量明星,含佟丽娅、张艺兴、王一博、陈伟霆等等,是一次非常权威的认可,随之而来的可能是全民网红化。
著名剧作家梁晓声说:现代人总以榨干了思想的为最好,针对的就是浮躁社会里的网红,同样尴尬的是,梁晓声的流量尚达不到网红的零头,他的作品有思想,言论也颇具审美性,但普通人需要咀嚼才能捕捉到美丽。相比之下,滤镜下的网红美得肤浅、美得直接,轻而易举地带来流量,更加值得深思的是,传统力量在对抗网红时,不仅没有战而胜之,反倒是把自己弄得越来越像网红,全民网红化日趋明显。

马云输给李佳琦,企业家流量为什么不如网红?
全民带货,网络主播正野蛮生长?
其实,李佳琦、薇娅仅仅代表一小撮人,却给全民直播带货开了一个好头,他们遭遇诟病,一方面因为产品的审核不严格,比如李佳琦在直播销售不粘锅时,现场翻车,食物如胶似漆地粘在锅底;另一方面,传统的媒体、顽固的权威者尚且没有适应网红的“席卷速度,他们对如此野蛮的生长是有一些羡慕嫉妒的。显然,这两方面的问题都会随着时间沉淀以及规范之健全迎刃而解,况且,普通人对于网红带货并不排斥,它是一种升级版的网店,至于说,直播中的现场翻车,绝大多数人都会选择理解和原谅,比如李佳琦的粘锅事件,早已成为《吐槽大会》素材,一笑了之!
现在的特殊时期,更是带给全民直播带货千载难逢的发展契机,如果说线上办公骂老板、网络直播炫老师,是传统从业者迫于无奈的做法,那么,各行各业的销售人员大面积地向网络迁徙,则更像是迎接新一轮的春天:
网络直播带货可以多角度呈现商品的细节,如农产品、衣服的售卖,传统的淘宝店铺只能选择展示照片,造成“买家秀vs卖家秀之尴尬,而主播可以把视角连接到大棚中,让消费者看得真切,采摘也可更及时;另外,疫情期间,全国人民都无法外出购物,在很大程度上推动网络直播课程大火,各商家纷纷要求员工学习网络直播带货,而且取得了非常不错的成绩。相关数据统计,银泰百货的一名导购直播3小时服务的消费人数,相当于正常状况下6个月的客流,而单次直播的销售额,也达到门店上班一周的水平;还有,汽车的销售也受益于直播带货,本来受疫情影响,消费者的购车热情大大降低,但汽车从业者坚信刚需仍然存在,于是,直播带车正式上线,令人惊喜的是,宅在家里的潜在消费者,因为没有事情做,纷纷选择直播选车,可谓干柴烈火。其中,一个直播带车精品5人组,年销售200台车,超越传统4S店几十人的水准......
马云输给李佳琦,企业家流量为什么不如网红?

巨头力量,企业家可以升级网红直播?
显然,马云的带货能力比不上李佳琦,但大帅跑来尝试做网红,则具有更加深远的意义,毕竟,首富掌握的资源和人脉是普通网红无法比拟的。事实上,马云早就已经是狭义上的网红,大帅的很多思想、言论都在网上广为流传,其中,最著名的就是那一句:我对钱没有兴趣,每个月挣几十亿是非常难受的事情;董明珠也是网红,她说格力电饭煲做出来的米饭可以治疗高血压,一位医生粉丝为其打call,试图用药物学逻辑证明铁娘子所言非虚,但编到一半就投降了。此外,王健林一个亿的小目标、刘强东的脸盲症、陈欧的“我为自己代言”等网红语录,也常常为普通人津津乐道。
虽然这些言论非常火,也具有很高的媒体价值,但都是一些低端的言论,只是博君一笑的娱乐桥段而已。事实上,直播行业需要企业家的巨头力量,毕竟,相比于职业网红,他们对所属行业的理解更加深刻,富有科学的远见,如果他们能在百忙之中,抽出一些时间做“非带货”直播,介绍一些管理经营的常识,则会在很大程度上推动国民素质的提升,而这也恰恰是中国浮躁社会结构中的最大问题之一。举个例子,疫情爆发之后,中国网络直播、自媒体,最主流的报道就是:武汉加油、最美逆行者之类的苦情戏,但缺乏病毒传播路径、病毒生存条件之类的科技讨论,同样地,更缺乏企业经营、生活艺术之类深度讨论。如此状况所带来的最大弊病就是:全民冲动消费,把橱柜塞满衣服、口红和化妆品,把私家车塞满大街,把油腻的肚子塞满零食,但脑袋里一直空空如也,以至于每每遇到危难和谣言,就毫无例外地交上一次智商税
笔者认为,网络直播带货、全民网红化是不可逆转的大趋势,也是一种非常不错的创新技术、创意模式,但如果想要保证全民健康、有序地网红化,则需要类似企业家教育家、地方管理者之类的巨头力量强势介入,创造出更具深度的网红潮流。(科技新发现 康斯坦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