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四川中小酒企深陷至暗时刻!40%-50%低端原酒企业面临“死亡威胁”?丨一线调研

2019-06-08 22:54阅读:
四川中小酒企深陷至暗时刻!40%-50%低端原酒企业面临“死亡威胁”?丨一线调研
原创: 酒类专业财经媒体 酒业家 3天前
点击图片免费报名
文丨酒业家记者马秋萍
四川占据中国白酒的半壁江山。数据显示,2018年,川酒实现产量358.3万千升,占全国总产量的41.13%。在行业整体复苏的大背景下,川酒的整体经济效益也在进一步提升。
2018年,以五粮液、泸州老窖、水井坊、舍得、剑南春、郎酒“六朵金花”为代表的名优酒企实现营收近1285亿元,占川酒整体54%;实现利润284亿元,占川酒整体的83%。
“六朵金花”风光无限。但在风光以外,四川省仍有200多家规模以上企业和数千家小酒企(其中原酒企业众多),只能分享余下17%的利润空间。
近日,一位业内人士告诉酒业家记者,他在走访产区时听到一个令人吃惊的数据,目前邛崃、大邑、崇州、浦江一带有2/3的原酒企业处于停产或者是半停产的状态。
另一方面,资本对于白酒产业不再盲目乐观。有川内酒业人士对酒业家表示,以前银行主动找白酒企业谈融资,现在银行“躲着原酒企业走”,一些酒企只能借高利贷艰难求生。
1
川西三分之二原酒厂停产
40%-50%低端原酒企业面临“死亡威胁”?
作为全国最大的白酒基酒生产基地,国内白酒市场60%以上的原酒都来自四川。
经历了黄金十年的发展,进入2000年后,四川原酒企业经历了一段鼎盛时期,出现了以高洲为代表的一批原酒企业,并形成以邛崃、大邑、崇州、蒲江为代表的川西原酒与以泸州、宜宾为代表的川南原酒两个集群。原酒企业一度多达数千家。
然而,鼎盛时期并不持久。尤其在2013年后,原酒企业生存环境走向低迷,甚至连高洲这种巨无霸型企业也陷入财务危机,一度濒临破产,不得不多方融资,艰难转型。
2017年后,白酒行业整体复苏,但经历了行业震荡后,原酒企业仍然没能走出困境。
某川酒酒企高管表示,原酒企业目前的一个显著特点是两级分化加剧。“一部分大的原酒企业过的越来越好,这类企业完成了在原酒的生产技术、供应链配套等环节的升级,成为一些省外知名酒企的基酒的固定供应商;而一些小的原酒企业一般只能和省外的中小品牌酒企合作,这些中小品牌酒企的日子也不好过,有些一年只能做几千万到一个亿,未来这种企业慢慢就会消失掉,连带着给它们供
货的原酒企业也会跟着死掉。”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酒业家记者,他在近期走访产区时听到了一个令人吃惊的数据,目前邛崃、大邑、崇州、浦江一带有2/3的原酒企业处于停产或者是半停产的状态,就算是开工也是接一些零星订单。
而在上述酒企高管看来,低端原酒企业的“死亡潮”仍然没有过去,在消费需求紧缩和市场进一步饱和的现状下,如果没有及时转型成功,低端原酒企业仍然面临着严峻的“死亡威胁”,40%-50%面临关停。
从目前情况来看,倒下的原酒企业通常面临两种结局:第一,歇业与关闭;第二,被大原酒厂或品牌酒企并购。
他认为,从四川两个主要的原酒生产集群来看,邛崃、大邑、崇州、蒲江为代表的川西原酒企业由于缺少名优酒企的带动,面临的困境更为明显;而以泸州、宜宾为代表的川南原酒企业则在五粮液、泸州老窖、剑南春等名优酒企的带动下占得一些先机。
2
市场萎缩加剧
中小酒企难逃兼并命运
除了名优酒企和大量的原酒企业外,四川也有200多个中小酒企。行业复苏、名酒企业的高速增长,无法掩盖中小酒企市场的衰退。
川酒发展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副主任杨柳告诉酒业家记者,四川中小酒企的市场份额还在萎缩,在四川白酒金三角协会前不久组织的寻找“十朵小金花”活动中,通过初选的20家中小品牌酒企总产值还不到100亿。
这种状态不限于四川。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规模以上酒企减少了140多家(全国)。
业内人士认为,四川白酒产业面临的第二个两极分化就体现在这里,未来低端产品市场将进一步萎缩,中高端市场的持续增长。因此,更多中小酒企将面临倒闭或被兼并的命运。
一位熟悉川酒的人士对酒业家表示,大部分中小酒企目前更多的依靠核心根据地,提供更高的渠道利润空间,这就意味着他们要以更低的利润去维持生存。
“对我们这些中小酒企来说,这个时代就是我们的至暗时刻,但是往往最黑暗的地方就意味着最光明的未来,一小部分努力寻求创新的企业,可能在差异化中寻找到了未来的生存空间。”他说道。
例如,在以浓香为特色的四川白酒产区,某酒企找到了川派淡雅的定位,并通过打造酒庄、多样化地推等方式,以差异化寻求生存空间,在以洋河为主导的江苏市场找到了自己的空间,牢牢抓住100-300元价位段的顾客,较为成功的完成了转型。
那些无法成功获得新生的,则无法逃脱死亡或被兼并的命运。
3
以前银行主动上门谈融资
现在银行“躲着原酒企业走”
所有人都意识到转型迫在眉睫,然而其中面临着诸多考验。
表面上,中小企业在转型中面临的最大问题是资金,事实上是经营者的思路。前文提到的酒企高管认为,经营者找不到核心竞争力,对行业发展趋势预判不够,一味盲目扩建、追求利润,这类企业往往转型不利,也更容易面临资金困境。
被称为“原酒巨无霸”的高洲酒业此前也曾因盲目扩建深陷债务,面临融资困难。几经辗转,在宜宾市政府的支持下,直到去年底才再次复产。
杨柳认为,目前的融资环境和前5年前相比,发生了很大变化。以前,银行主动找白酒企业谈融资,但是现在银行都是“躲着原酒企业走”。
他认为,这种转变一方面由于企业转型不顺,融资后仍无法挽回市场;另一方面,在对窖池和酒体进行评价时出现了许多不切实际的高估值,严重影响了融资主体的利益。例如,曾名噪一时的宜宾红楼梦酒业有限公司就曾将原酒进行抵押,投资方平安银行以每吨原酒接近44.6万的债券进行抵押,价格不菲,然而企业却没有按照平安银行的预期实现IPO。
有了前车之鉴,资本对于白酒产业不再盲目乐观。
成都花香酒业总经理王伟告诉酒业家记者,这几年资本正在回归理性,不像三四年前对中小酒企盲目热情,一些企业主贷不到款,只能选择借高利贷艰难求生。而就在几年前,几乎各大银行都有专门的贷款专员每天排队到酒厂拉业务,他的办公室就曾同时坐着好几家银行的业务员。
面对重重困境,业内对中小酒企转型也有多种声音。
业内人士认为,对于中小型白酒企业而言,以现有的条件,单独去发展经销商、拓展渠道、建营销网络、打造品牌困难重重,随着竞争的日益加剧,未来品牌越来越集中化,中小型白酒企业抱团发展能实现各方资源最大化,同时凸显产区优势,有利于品牌打造。
2017年,注册资本10亿元,由泸州市政府牵头、四川省商业投资集团参与组建的四川省酒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正式成立。公开资料显示,成立半年不到,就有135家酒类企业签约川酒集团。按照泸州市相关规划,力争通过5-10年时间,将川酒集团发展成为规模超千亿的综合性企业集团。
面对宏大的目标,有分析人士认为,抱团发展不应盲目乐观,从资本上来看,川酒集团是一个庞然大物,但是从过去一年的财务报表来看,川酒集团的酒板块收益似乎还有很大提升空间,这个宏大目标并不容易实现。
多位川酒人士表示,对于众多分散且不具有品牌效应的小企业来说,更需要政府牵头打造产区IP。而企业也应当发挥主动性,特别是对于原酒企业而言,打造自有品牌,至少以一款主打产品去参与推广。小酒企的主打产品要多在差异化和个性化上动脑筋,坚持自己的特色,以品质为主,而不是求量。
也有分析人士认为,通过政府去带动、推广固然可行,但是仍然存在许多现实困境,如何让发展状况不一、诉求不尽相同的酒企在一个台子上唱好自家的戏,这考验着决策者的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