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预测了一下2060年中日美的GDP

2019-08-17 21:23阅读:
预测了一下2060年中日美的GDP
日经中文网


08-15 09:32
阅读 70087
日本经济研究中心对截至2060年的世界经济走势进行了预测。预测之际重视的是3个要素。结果……
猿山纯夫、田原健吾:从中美两国的IT企业垄断世界企业总市值前列等状况可以看出,数字技术正在成为企业业务的关键。在数字经济领域走在前头的美国不断升级本国至上主义,与在背后追赶的中国加强一决胜负的姿态。在世界局势动荡的背景下,主要国家的经济从长期来看将走上何种轨道?日本经济研究中心对截至2060年的经济走势进行了预测。


2060年时,日本除了面临人口减少和老龄化之外,生产效率也提高乏力,换算为美元的实际国内生产总值(GDP)将持续缩小。在经济规模上,将从目前的世界第3位跌至美国、中国、印度和德国之后的第5位。
预测之际重视的是3个要素。第一是作为创造财富的基础,与设备等有形资产相比,无形资产变得重要。无形资产指的是虽然眼睛看不到,但能创造附加值的资产,包括软件、通过研发获得的知识产权以及商业模式等业务或组织的经验等。在美国和欧洲的部分国家,无形资产投资已超过有形资产投资。正如金融的网络交易和自动驾驶那样,以往需要面对面的服务在迈向数字化的同时不断扩大,因此旨在掌控服务的无形资产变得日趋重要。
作为第二个要素,为提高生产效率而在个人和企业之间交换和共享数据的机制将变得重要。数据与一般财富不同,具备可供多人同时使用的“非竞争”的性质,对社会整体的拉动效应巨大。如果具备充分利用数据的创意的人能加以利用,创造新价值的可能性将随之扩大。例如,如果将地区的用电量数据用于掌握人的活动,周边商店和餐饮店的顾客人数将容易预测,能提高采购
和人员配置的效率。
第三是在全球维持开放经济的重要性。全球化带来国际分工的优点,通过与优秀海外企业的竞争和信息交换,生产效率也将随之提高。随着迈向数字化,跨境服务的提供也将变得理所当然,因此避免阻碍国内外数据流动也日趋重要。
在此次的长期预测中,设想了影响主要国家经济的人口、有形及无形资产投资的趋势和这些影响生产效率的“经济的开放性”,对截至2060年进行展望,结果浮现出2个典型的世界经济的前景。
第一是中美难分伯仲。中国将以较高增长率追赶发达国家,到2030年代前半期,在经济规模上暂时超过美国,但之后转为增长乏力。原因是在2030年前后,中国人口开始减少,与发达国家的差距缩小,采用新技术带来的生产效率上升也变得困难。另外,优待国内企业和禁止数据转移至国外等封闭性制度将拖累生产效率。结果到2060年,美国将再次赶上中国,维持彼此竞争的状态。
第二是日本经济在世界上的存在感下降。日本的GDP到2020年代将被印度超过,2040年代被德国超过。背景是日本面临迅速的老龄化和人口减少,而印度在2060年之前人口持续增加,德国由于和欧盟(EU)各国的壁垒较低,在贸易和投资方面保持开放制度,因此将维持较高的生产效率增长。
日本的人口到2060年将减少至不到1亿人,出现65岁以上老年人从如今的约4分之1提高至占近4成的人口结构。劳动力也相应减少,同时老龄化加剧。在属于增长领域的数字型服务及其出口方面,日本处于劣势。美国扩大出版、影像及专业服务领域出口,英国扩大金融领域出口,印度扩大IT服务出口,但日本在增长和规模上都显得相形见绌。
另外,日本的无形资产投资偏重于软件和研究开发,以有特色的业务获取收益的商业模式等无形资产的积累少于其他国家(见照)。健康与医疗等因处在高龄社会而本应丰富的数据没有得到充分利用。例如在美国,从医疗机构和药房获得自己病历和处方药数据的机制正在形成,而在日本,医疗信息的第三方利用仍然有限。
日本要挽回落后、打开停滞局面,加快应对数字经济不可或缺。如果将无形资产投资与GDP之比提高5个百分点、提高至超过美国的比率,增长率将提高0.3个百分点,有望维持正增长。要实现这个目标,数据共享的框架成为关键。
如果避免一部分企业垄断数据、向新竞争者敞开门户,产生新附加值的可能性将提高,还有促进健康竞争的效果。例如,推动银行的客户交易信息接入外部系统,让第三方能够共享,能够推动资产管理应用程序等、金融与IT结合的金融科技的多样化服务的开发。
跨境自由数据流通对于国际性业务来说,也成为重要的条件。与海外的电子商务和结算将伴随数据的交换。跨越边境推进制造工序和业务的分工、高效实现生产与服务提供的全球价值链属于无形资产,其构建和维持需要数据。限制数据流向国外的“本地化(localization)”将提高跨境业务的成本,贸易整体也受到阻碍。
以美国特朗普政权的上台为转折点,贸易保护主义正在加强。在发达国家,制造业的比率下降,稳定的就业将丧失,随着迈向数字化,收入差距呈现扩大态势。如果贸易战激化,像第二次世界大战那样,经济迈向条块化,世界经济萎缩、陷入“大停滞”的风险也无法否定。
根据设想美英将限制移民、数据流通也被严格限制的“贸易保护主义前景”的预测,包括中美在内,世界整体陷入负增长。在此情况下,人口减少和老龄化加剧的日本由于依赖外需,不仅是GDP的规模,人均GDP也有可能明显减少。
为了避免这种恶梦般的前景,不仅要维持开放性,消除财富和收入差距的政策不可或缺。如果世界经济不断迈向数字化,充分利用数据等无形资产的企业的收入将增加,另一方面,通过工资向劳动者分配财富的比例将缩小,劳动分配率有可能下降。要抑制收入差距的扩大、防止社会分裂,需要“数字资本主义”的升级,例如建立向作为数据生产者的个人分配收入的机制等。
猿山纯夫 田原健吾
猿山纯夫 田原健吾
本文作者为日本经济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猿山纯夫、主任研究员田原健吾


猿山纯夫:1959年生。东京大学教养系毕业,法政大学博士(经济学)。专业为日本经济论
田原健吾:1980年生。取得东京大学博士课程学分后退学。专业为宏观经济学
版权声明:日本经济新闻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部分复制,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