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年春节到来时,趣说“抢红包”

2020-01-18 23:22阅读:
鼠年春节到来时,趣说“抢红包”
时下,发红包、抢红包成为新潮。大凡戳手机的人,或多或少参与过“红包游戏'。微信红包,随机分派。玩的是拼手气,看谁抢得快,抢的包额大,多则几十元,少则几角钱,抢得额度最高的为手气王。有时还依照事先约定的规则轮流坐庄,由手气王继续发包,闹得不亦乐乎。我所在的文联群、作协群、三味书屋群等就经常有“红包雨',热闹非凡。
鼠年春节到来时,趣说“抢红包”
其实,发红包由来已久。传统意义上的红包即压岁钱。兴于汉代。就是过春节时长辈用红纸封包发给小孩子的过年零用钱。钱状佩带品图案有龙凤、双鱼等。唐代宫廷盛行。到明清时演变成给孩子的串钱。民国时货币改为纸币,长辈用新钱或连号的纸币用红纸包裹给孩子,意为避邪吉祥,连连好运。这种红包很像当今的红包了。
鼠年春节到来时,趣说“抢红包”
史料记载:有一年乾隆按贯例给子孙发红包时,漏掉一人。说的是乾隆帝即位60年的春节,紫禁城格外热闹。皇子皇孙、曾孙玄孙济济一堂,恭候帝老爷赏赐红包。所有子孙都给了,乾隆唯没给十五子永琰。永琰不解问。乾隆答:“你要红包有何用?'绝大多数大臣领悟了其意。果然,次年永
琰登基,是为嘉庆皇帝。谨此借喻,今天的你我,抢没抢到红包,不必在意,兴许你下次鸿运当头哩。
鼠年春节到来时,趣说“抢红包”
新中国成立后,中原地区盛行新郎接娶新娘时撒红包习俗。这种习俗是在迎亲花轿打灭后兴起的。即新郎家用红纸包上一摞两角、两元、拾元的红包,新郎进新娘家大门时就抛撒,让迎候的亲友到处抢。郎哥接着又向新娘房门缝里塞红包,伴娘们满意后才开房门,让郎倌接走新娘。
鼠年春节到来时,趣说“抢红包”
有关发、抢红包的故事很多,单说我刚学微信时一事。我学这较迟,也就四五年吧。当时觉得别人发、抢红包蛮剌激,我便跃跃欲试。那年正月十四晚,文友张隽约我喝茶,至十一点钟左右,为祝贺一位网友荣当大V,我一口气学着发了二三千元红包。我们还笑道,千万不要发“破产'呵!自此,我真服了这东西。
鼠年春节到来时,趣说“抢红包”
在互联网时代,红包一头连着人,一头连着钱,是移动互联网与线下商业结合的手段。指尖经济魅力无穷。2015年春节期间,支付宝、微信、百度派出红包6亿元现金。2019年春节联欢晚会与百度建立互动平台,观众参与春晚红包互动,人气旺盛至极。
鼠年春节到来时,趣说“抢红包”
微信红包,乐在一个抢字,拼的是手气,看谁手脚麻利,戳屏敏捷,其乐融融。但“手机戳垮了,眼睛盯瞎了,颈椎病复发了,荷包瘦瘪了'的歌谣也盛传了。是的,要抢出仪式感,抢出好彩头,抢出真情来。但憨憨们:我们千万不要做“红包奴'哦!呵呵!
鼠年春节到来时,趣说“抢红包”
作者:魏云乔,系武汉市黄陂区政协原副主席,湖北省作协会员,作品散见于《湖北诗刊》、《长江日报》等报刊杂志,曾出版诗歌、散文集7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