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代权势超过东厂的锦衣卫指挥使:明代自创刑法之东厂与西厂

2020-07-08 09:46阅读:
作者:史遇春
东厂的设立,是从明成祖朱棣(公元1402年~公元1424年在位,庙号初为太宗,后改成祖)开始的。
锦衣卫大狱的重新启用,也是从朱棣开始的。
起初,就机构整体而言,锦衣卫还没有后来那么强势,完全无法和东厂同日而语。
但是,须知,就领导“厂卫”的个人来看,迁都[明成祖永乐十九年(公元1421)农历正月]之前,在锦衣卫指挥使纪纲、门达等人大为幸进、先后执掌锦衣卫的时候,东厂的权势就已稍逊于锦衣卫了。
那么,领导锦衣卫时,权势盖过东厂的纪纲、门达又是怎样的人物呢?
说到纪纲、门达,关于他们的生平事体,可参见《明史》。
《明史》卷三百十七·列传第一百九十五《佞幸传》首列纪纲、门达二人。
所谓佞幸,一般而言,是指以谄媚得到君主宠幸的人。
很显然,佞幸是贬义的。
而且,在中国古代,佞幸的贬义还是十分深重的。
纪纲、门达二人,被《明史》列在佞幸之首,首先,这是时间先后顺序上的考虑;同时,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凸显了二人的为恶之甚;当然,这也是对二人历史定位的一种体现。
第一代权势超过东厂的锦衣卫指挥使:明代自创刑法之东厂与西厂
这里,就将纪纲的情况,按照明史《纪纲传》所载,做一个详细的叙述:
纪纲,临邑人(今属山东
德州)。
他曾为诸生。这样说来,纪纲也算是读书人了。
当日,燕王朱棣起兵夺权,兵过临邑。
在临邑地界上,纪纲曾叩首于朱棣的马前,请求为朱棣尽命效力。其时,朱棣与纪纲谈话之后,很是喜欢纪纲。于是,朱棣便收纳了纪纲,让纪纲成了自己的属下。
纪纲其人,在武功方面,他擅长骑马射箭,说来也是有些真本事的;在为人方面,纪纲善长谄媚逢迎,他为人诡诈狡黠、工于挖掘钩探他人的内心意图与思想动向。
正是因为有这样的人格特质,所以,纪纲很能迎合朱棣的意图。这样,朱棣也就非常宠幸纪纲。
等到即位之后,朱棣便擢升纪纲为锦衣卫指挥使,命其掌管亲军、统理诏狱。
既然提到诏狱,试问:
什么是诏狱?
所谓诏狱,就是刑狱之名,一般是指奉皇帝诏令拘禁犯人的监狱;也用以称奉皇帝诏令审理的案件。
中国历史上,汉代时,已有诏狱;西汉时,诏狱较多:宗正有司空诏狱;少府有若卢诏狱……。东汉光武帝(刘秀,公元25年~公元57年在位)时,废除诸多诏狱,仅存廷尉诏狱及洛阳诏狱。
宋朝初期,官员犯法,由御史台或开封府、大理寺审讯;宋仁宗(赵祯,公元1022年~公元1063年在位))之后,直接由皇帝下诏,特派官员或太监置狱审讯。
明代时,诏狱一般专指锦衣卫镇抚司大狱;明太祖(朱元璋)洪武(公元1368年~公元1398)中开始设置,洪武末年废除;明成祖永乐中,恢复设置。
一般来说,诏狱用刑酷烈,是刑部大狱所不能比拟的。
关于诏狱,需要强调的是:
诏狱最初设置时,主要是用于处理高官犯罪、需皇帝下诏方能逮押入狱的案子;也就是说,诏狱由皇帝直接掌管的刑狱。
第一代权势超过东厂的锦衣卫指挥使:明代自创刑法之东厂与西厂
朱棣登基之后,都御史陈瑛诛灭建文帝的忠臣达数十族之多,亲属牵连被杀者有数万人之众。
因为有此先例,故而,纪纲便深知朱棣的用心。于是,他广布校尉,每天刺探臣民阴事,汇报给皇帝。朱棣又将一切事件全权交付纪纲处理。结果,纪纲便对相关人等痛加诬陷和诋毁。
纪纲种种残酷的作为,均被朱棣认为是忠诚效命。
朱棣视纪纲为自己的肺腑,还提升纪纲为都指挥佥事,仍旧执掌锦衣卫。
执掌锦衣卫期间,纪纲任用指挥庄敬、袁江,千户王谦、李春等人为羽翼,诬陷并逮捕浙江都察使周新,致其死罪。
当日,皇帝看不顺眼、或者痛恨的宦官与武臣,全都交由纪纲定罪。纪纲常将这些人带到家中,先安排他们洗沐,又招待他们饮食,还会假惺惺对他们说:
“见到皇上,我一定会请求他宽宥你们的过失。”
等到将这些人的金银财帛诱取净尽后,纪纲就会立刻把他们押到闹市诛杀。
第一代权势超过东厂的锦衣卫指挥使:明代自创刑法之东厂与西厂
纪纲曾多次指使家人伪造诏书,将诏书带去各地盐场,勒索攫取食盐。利用诏书,纪纲前后勒索攫取食盐四百余万斤。得手之后,在返还过程中,纪纲还会再称有诏,又借此夺用官船、牛车,不予支付任何运费报酬。据载,纪纲曾夺用官船二十艘、牛车四百辆,运载所勒取食盐,进入私宅
纪纲又陷害大商数十家,在榨尽大商的资财之后,他才肯罢休。
诈取交趾使者的珍宝奇货;侵夺官民人等的田地住宅;这都是纪纲的所作所为。
抄没原晋王、吴王的家时,纪纲曾私下隐匿并吞没金银财宝无数。抄没之时,得到二王的冠服,纪纲还自己穿戴起来,并置酒高坐,命优童奏乐,向他敬酒,欢呼万岁。
纪纲曾想买一位女道士做小妾,不想,那位女道士被都督薛禄先弄去了。后来,纪纲在大内碰到薛禄,他就动手薛禄对进行殴打,当时,薛禄的头被打裂,几乎因此致死。
因都指挥哑失帖木不给自己让道,纪纲愤怒痛恨,他便诬陷哑失帖木冒功领赏,后来,将他捶打而死。
纪纲还阉割良家子弟数百人,充当自己的左右侍从。
第一代权势超过东厂的锦衣卫指挥使:明代自创刑法之东厂与西厂
皇上下诏挑选妃嫔,在察看考核通过之后,便命令她们暂时出宫,等到了年龄之后,再行送入宫中。其间,纪纲却将其中最优秀的入选人员纳为自己的小妾。
原吴中大富豪沈万三,洪武年间被抄没。但是,当日抄没之时,遗漏的资财还很多。沈万山的儿子沈文度曾匍伏拜见纪纲,向他进献黄金、龙角、龙文被、奇宝异锦等,希望成为纪纲的门下,以便岁时供奉。于是,纪纲就令沈文度为自己求索吴中的美女。此后,沈文度还倚仗纪纲的权势,搜刮民财民物,并与纪纲五五分赃。
纪纲蓄养众多的亡命之徒,私下制造的刀甲弓弩数以万计。
端午节时,皇帝去射柳(一种练习射箭技巧的游戏),纪纲嘱咐镇抚使庞瑛说:
“我故意射不中,你去折下柳枝。鼓噪说是射中了,试一试众人的心意如何。”
庞瑛按照纪纲的吩咐去做,当时,竟然没有人敢出来纠正。
对此,纪刚高兴地说:
“已没有什么能难住我了。”
于是,纪纲便开始图谋不轨。
永乐十四年(公元1416年)七月,仇恨纪纲的内侍揭发了纪纲的罪状。
于是,皇帝命令给事中、御史在朝堂之上弹劾纪纲。
随后,将纪纲交由都察院审理治罪。
按查之后,纪纲确有举报弹劾的那些罪状,案成:
即日将纪纲押到闹市,施以磔刑(即凌迟处死:割肉离骨,断肢体,再割断咽喉);
纪纲的家属,不分老少,全部遣去戍边;
开列纪纲的罪状,颁示天下;
纪纲的党羽庄敬、袁江、王谦、李春、庞瑛等人,或诛杀或发遣边地,处罚不等。
这是很完整,也很典型的锦衣卫指挥使——明代特务头子的事迹与人生,其间字里文外的种种意涵,无须赘述,读罢皆可了然于心。
第一代权势超过东厂的锦衣卫指挥使:明代自创刑法之东厂与西厂
最后,简单说一说门达。
门达,明英宗(朱祁镇,分别于公元143~公元1449年与公元1457年~公元1464年在位))天顺年间担任锦衣卫指挥使。
门达的性格机警沉鸷。
当日夺门之变时,门达有功,
后来,他曾执掌锦衣卫。
门达所为之事,与纪纲相类。
最后,门达也被逮捕治罪,判处斩刑,关进狱中。
结果,明宪宗(朱见深,公元1464年~公元1487年)宽恕门达之罪,将其发往广西南丹卫充军,门达后死于其地。
(本篇结束)
第一代权势超过东厂的锦衣卫指挥使:明代自创刑法之东厂与西厂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