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大节可议,迎附朱棣:身系诏狱,勤苦读书;大明内阁首辅杨溥旧事

2020-10-15 14:36阅读:

史遇春之尘境心影

一个乡下读书人,爱读书,恋乡土……

关注
作者:史遇春
这里,就来说一说古人读书的一段历史。
关于这段历史,还是要秉持我在《读书论》里所述的读书精神,即公正、客观地去看待、去评判,学其可学、弃其当弃。
那么,这位古人是谁呢?
他就是大明内阁首辅、“三杨”之一的杨溥。
杨溥既然是“三杨”之一,那么,就先说一下“三杨”。
所谓“三杨”,是指杨士奇、杨荣、杨溥三位。这三人均历仕明成祖(朱棣)永乐、明仁宗(朱高炽)洪熙、明宣宗(朱瞻基)宣德、明英宗(朱祁镇)正统四朝;而且这三人先后均位至台阁重臣;正统时期,他们都被加以大学士衔辅政。
关于“三杨”,可以看一看关于他们评论:
明朝勋戚、大臣、安国公孙忠之子、孝恭章皇后(明宣宗第二任皇后,明英宗生母)孙氏之兄孙继宗云:
“三人者各有所长,士奇有学行,荣有才识,溥有雅操,天下引领望焉。”
明代方志史学家何乔远云:
“西杨(杨士奇)玉质金相,通达国体;东杨(杨荣)挥斤游刃,遇事立断;而溥(即南杨杨溥)安贞履节,酿醴调羹……”
明代著名学者焦竑《玉堂丛语》云:
“正统间,文贞(杨士奇)为西杨,文敏(杨荣)为东杨,因居第别之。文定(杨溥)郡望,每书南郡,世遂称南杨。西杨有相才,东杨有相业,南杨有相度。故论我朝贤相,必曰三杨。”
明末史学家、文学家张岱云:
“士奇似李文靖(或即北宋名相李沆)、范文正(北宋名相范仲淹),而识稍泥。荣似裴晋公(唐名相裴度),而才小逊之。溥似司马君实(北宋名相司马光)、陆宣公(唐名相陆贽),而文采不及。又有言文贞(杨士奇)之雅差近名,文定(杨溥)之敦差近实,文敏(杨荣)之练差近术。”
“三杨”还是明代“台阁体”诗文的代表人物

说完“三杨”,再简单介绍一下杨溥其人。
杨溥(公元1372年~公元1446年),字弘济,号澹庵,湖广石首(今湖北石首)人。
明惠帝(朱允炆)建文二年(公元1400年)庚辰科殿试,杨溥考中第二甲进士,他与杨荣同科,被授职为翰林院编修官。
明成祖永乐初年,杨溥担任太子洗马,侍奉皇太子朱高炽。
永乐十二年(公元1414年),因太子迎驾迟缓,当日又有汉王朱高煦朱棣次子,母仁孝文皇后徐氏的谮毁,朱棣震怒,结果导致东宫属官全都受到牵连,被朝廷问罪。
其时,杨溥被关押诏狱,长达十年之久。
永乐二十二年(公元1424年),朱棣崩逝,明仁宗即位,此时,杨溥才获释出狱,被授官为翰林学士。
明仁宗设立弘文阁,任命杨溥执掌阁事;很快,他又升任杨溥为太常寺卿。
明宣宗即位,杨溥进入内阁,与杨士奇、杨荣等人共同典理枢机事务;宣德九年(公元1434年),杨溥升任礼部尚书。
明英宗即位,杨溥与杨士奇、杨荣等同心辅佐;正统三年(公元1438年),杨溥被晋升为太子少保、武英殿大学士。
杨溥在内阁共十六年,于杨士奇去世后接任首辅(公元1444年~公元1446年),时人谓其有“相度”,他为人谨慎。
杨溥晚年,眼见宦官王振权势逐渐坐大,却无能为力。
正统十一年(公元1446年),杨溥去世,年七十五,赠特进光禄大夫、左柱国、太师,谥曰文定。
关于杨溥的详细情况,可参看《明史》卷一百四十八·列传第三十六《杨溥传》、彭韶《荣禄大夫少保礼部尚书兼武英殿大学士赠太师谥文定杨公溥传》等。
大节可议,迎附朱棣:身系诏狱,勤苦读书;大明内阁首辅杨溥旧事
下面,就来说杨溥身系诏狱、勤苦读书的事情。
上文已经提及,根据《明史·杨溥传》可知:
杨溥与杨荣同在建文二年(公元1400年)进士及第,并被授予翰林编修。
从进士及第、被授予朝职,到所谓 “靖难之役”朱允炆大败、朱棣登位,杨溥在朱允炆一朝奉职,首尾共计三年。
既然如此,按照当日奉行的“君君臣臣”观念,三年之中,杨溥受的是建文帝的职,食的是建文帝的禄,那么,他就应该忠建文帝的事。
但是,所谓的“靖难之役”后,杨溥作为建文旧朝的文臣,他既没有死节、也没有受到牵连打击而遭关押、被处斩,而是被朱棣任用。
这么说,并不是要苛责杨溥。
这么说,仅是从当时的社会伦理观念出发,来观察此事,并可由此得出结论:
建文、永乐变革之际,无论怎么说,杨溥都没有表现出读书人应有的风骨与气节!
关于这一点,还可以用史料来进行佐证。
明人姜清[明武宗(朱厚照)正德六年(公元1511年)辛未科殿试金榜第二甲第84名进士出身]在其所著的《姜氏秘史》卷二中,曾记述程本立的事迹。这其中,姜清对相关事体,就已经有所表达。
据述,程本立因文学优长、守身廉洁而被举荐,朝廷征召他进入翰林,参与纂修《高庙(朱元璋)实录》。后来,他被升为都察院左佥都御史,位阶为中顺大夫,支予四品俸禄。辛巳年[即建文三年(公元1401年)],因为失误陪祀,他被调除左佥都御史,仍留翰林纂修之职。明年[建文四年(公元1402年)],《高庙实录》完成,他被调为江西按察司副使。还未赴任,朱棣兵起渡江,等燕兵入京之后,程本立自尽身亡,时为壬午年(建文四年)农历六月十三日。
程本立死后,朱棣命令追讨他在建文时期所受的朝廷恩典,结果发现,程本立家无遗赀。时人称扬程本立,言其清廉正直。程本立生前著有《异隐集》十卷;后来,由佥事吴昂(生于成化时期、弘治末年进士、嘉靖时期仍健在)在闽地刊行;参政林延昴(不详)还为其书作序,称颂其为“今之夷齐”。
在姜氏的记述中,关于对程本立的评价,他虽然只是引述了林延昴书序中的内容,但是,也可推知,这其中,大约就暗含姜清本人对程本立的一种认同。
“夷齐”是何等人物?
“夷齐”是被传颂了千百年的有气节的人物。
既然把程本立比作“夷齐”,那么,当日站在程本立对照面的人物,应该如何评价,也就可想而知了。
在记述程本立死节的高行之时,作者姜清还特别记了一笔:
“时同纂修者学士董伦、礼部郎中夏正善,史官钱塘高让、庐陵吴勤、赵友士、端孝思,同郡张秉彝、唐耕,侍讲王景、修撰李贯,编修吴溥、杨溥、杨子荣(即杨荣)、刘觐,侍书刘彦铭,皆不能死节,或见用新朝焉。”
虽然,姜清没有直接指斥这些不能死节的建文文臣、也没有明确谴责其中见用新朝的人物;但是,从作者对程本立的褒扬之中,多少也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须知,这些不能死节、其中还见用新朝的人物之中,就有杨溥。
大节可议,迎附朱棣:身系诏狱,勤苦读书;大明内阁首辅杨溥旧事
再者,关于建文文臣对朱棣的迎附一事,明人黄佐(公元1490年~公元1566年)在其所撰的《革除遗事》二中,也曾着墨,其内容与《姜氏秘史》所述相同,未知其间有无摘录、引述关系。
另外,明末清初谷应泰(公元1620年~公元1690年)所著《明史纪事本末》卷十六中,关于建文文臣对朱棣的迎附,亦有记载:
“帝左右唯数人,遂尽闭诸后妃宫内,纵火焚之,挈三子变服出走,仓皇复弃三子于宫门,被燕军执置师中,帝遂逊国去。是日,茹瑺先群臣叩头劝进,文臣迎附知名者:吏部右侍郎蹇义,户部右侍郎夏原吉,兵部侍郎刘俊,右侍郎古朴、刘季篪,大理寺少卿薛岩,翰林学士董伦,侍讲王景,修譔胡靖、李贯,编修吴溥、杨荣、杨溥,书黄淮、芮善,待诏解缙,给事中金幼孜、胡濙,吏部郎中方宾,礼部员外宋礼,国子助教王达、邹缉,吴府审理副杨士奇,桐城知县胡俨。”
据此,也可以知晓当日朱允炆失国时的仓惶、悲惨:
其时,面对皇权倾覆,作为皇帝的朱允炆,身边只有几个人而已;猜想,大家都各自逃命去了吧!
其时,后妃被关闭在宫内,纵火焚烧;猜想,这些无辜的女性,应该全都葬身火海了吧!
其时,朱允炆改换衣服,带着三个皇子出逃,但情急之下,为了保命,他连亲子都丢弃宫门,结果,三个皇子被燕兵抓走;大概,生死之间,父子都不能相顾、无法相保了吧!
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建文帝的一拨文臣,向对抗朝廷的朱棣叩头劝进、屈膝迎附。
需要再次指出:
这些人当中,就有“三杨”之翰林编修杨荣、杨溥,吴府审理副杨士奇。
关于此事,后来文字的写作者或者记述者,为什么要在历史的文档中记下这一笔,点出这些建文文臣呢?
想来,他们自然是有其用意的。
关于这一点,上文已多少有所提及,此处不再展开。
(本篇结束)
大节可议,迎附朱棣:身系诏狱,勤苦读书;大明内阁首辅杨溥旧事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