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222 散文:初恋
散文:初恋
散文:初恋
我从师范学校毕业那年,被分配到一所高中教学,那是一个很偏僻的乡村,一条石子儿公路弯弯曲曲地从小镇伸出,爬行了近三十公里,进入一个山洼里卧着一个村庄,这就是乡政府所在地,中学在村子西头,校院北高南低,有雨水冲刷成的洪水沟,一道一道地从校院流向校门口。
这所高中是刚成立的,我被分配教九年级的语文,因为第一次走上讲台,心情比较紧张,我想把书教好,对于每个字的读音和声调都弄清了,需要一本字典,我到乡供销社去买。山村的供销社都是当地的农民来买东西,出出进进的男女穿得都很破很脏。卖字典的柜台站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面皮很白,个子中等,从她的穿戴上就知道她是城里人,她怎么来的我很好奇,但我不能问。因为偏远的乡村很少有城里来的姑娘,看见她我心里一动,但没有更多的想法,终究跟她不认识,我伏在柜台上问她有没有字典?她看我一眼,好象还打量我一下,我不明白她那么认真地看我。她回过头去打量一遍货架子,回过头来说,可能没有。我问她为什么是可能呢?你是卖货员你应该知道有没有字典呀!她有点腼腆地抚摸着柜台说我也是刚分配来,对于货架子上的货还不熟悉;我问她是怎么分配来的?我想可能是大中专毕业分配来的。她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她是待业青年分配来的。我问她是从哪儿分配来的?她说是从这个乡所在的阿鲁科尔沁旗所在地的镇子。我稍稍有点失望,可惜她不是大中专毕业,我认为,文化高低接触起来不一样。因为当时屋子里没有几个顾客,顾客又在别的柜台上买东西,她就有了和我说话的时间,她趴伏在柜台上,问我是哪个单位的?我说是这个乡高中的,也是刚毕业分配来的,当教师。说这些时我心中有一种优越感,我终究是专业学校毕业,又当老师,比她强一些。可能她也有了这种意识,就低下头不再跟我说话。我觉得这样不好,不平等就无法交流和来往了,我就岔开话头继续问她什么时候来字典?她说等下次进货时给我想着点。我问什么时候进货?她说不知道,她也刚来嘛。我就不知道说什么了,也觉得该走了。她忽然问我急需这本字典吗?其实我也不咋急需,但我不能那么说,就说急需,她说星期日她回家探家给我捎回来一本。其实星期日我也回家,也可以到镇子买一本,但我没那么说,而是说那就谢谢你了。
星期一我去供销社,她见我走进屋就从柜台下掏出一本旧字典递给我,她说,这是我妈用过的一本,她说她妈在镇子里当小学老师,她不用了,给你吧!我就千恩万谢地要给她钱,当然我知道她不可能要钱,我只是做个样子而已。果然她说什么也不要钱。
因为这本字典的原因,我经常利用空余时间以买各种小商品的理由往供销社跑,目的是跟她说几句话。时间长了,她也很愿意跟我说话,有一次星期日,她还到我的学校来看我,我们俩坐在我的办公室里,说着一些不着边际的事,因为是星期日,校院很肃静,温暖的阳光无声地从明亮的窗子里射进来,我们说了很长时间的话。她还要了我的手表看,然后她撸下她手腕上的表,递给我说咱们换表吧,我摆弄着她的很小的手表,意识到在我们那一带农村男女订亲都要交换一件小礼物,但我的那上海手表太旧了,跟她交换她太亏了,我说我的表不好,等我以后有了好的手表咱们再交换吧,她很不情愿地也是很不高兴地把表递给了我,她又跟我说了一会儿话就走了。我怕在别的屋子里的老师看见我们两个走在一起,我送她出了屋门口,就没敢跟着她朝校门口走,而是站在屋门口小声跟她说,我不远送你了!她没有回头,低着头一直朝校门口走去。我非常希望她回一下头,最好是朝我笑一笑,但她没有,就那么一直低着头走出了校院。
暑假我接到上级教育局调我到旗所在的镇子高中教学的调令,我去供销社向她告别,她的同事说她去镇子进货去了。我到新的学校给她写过一封信,她没有回信,我不知道她为什么没有回信,推测她不同意和我继续相处吧,我是个面矮的人,人家不愿意就别死皮赖脸了,没有跟她再联系。又过了几年我取妻生子,在小镇的街上见到她,她也早已经调回镇子工作了,她也领着一个小女孩儿,我问她小女孩是你的孩子吗?她说是,我犹豫一下,好奇地问她当年没接到过我的信吗?她说接到了,我问她为什么不给我回信呢?她脸色微红,低下头思量一下,小声说,你的信写得文采飞扬,我写不那么好,无法回……我猜测你是故意显摆文化比我高,是不同意……我就很生气地没给你回信。我相当吃惊,我想破脑袋也不会想到她没给我回信是这么个原因。我要是知道她这么想问题,我故意把信写得水汤尿蛋不就得了——天老爷,世界上有把情信写得漂亮而让婚姻告吹的事吗?我的经历可能是唯一。
我知道我们之间的故事该结束了,从此,我再也没有见到过她。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