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公良抗日浴血许昌城

2019-01-11 08:57阅读:
吕公良,又名吕周,1903年出生于浙江省开化县华埠镇。兄弟4人,排行第四,自小勤奋好学,品学兼优,深得父母疼爱。酷爱古典文学和书法,善作诗文,并练得一手遒劲端庄的毛笔字。吕公良抗日浴血许昌城
  1920年,吕公良考取了衢州省立第八师范学校本科,求学期间,奉父母之命,娶华埠镇富商王莲厚之女王笙玉为妻。婚后,父母要他继承产业,经营工商,走发家致富之道,可吕公良执意不从,一心求学,寻找救国救民之真理。他性格开朗,慷慨大方,乐于助人,常以“好男儿志在四方,要为国为民干一番事业”自勉,德、智、体、美皆优,博得了教师的赞赏和同窗的信赖。
  1926年,受民主革命思潮的影响,吕公良不顾家庭的反对与阻挠,来到了孙中山领导的民主革命圣地——广州。在那里,他拜见了在黄埔陆军军官学校供职的同乡张育夫,张育夫热情地接待了吕公良,并询问:“为什么不读书而来广州投奔军校?”吕公良坦然回答并书:“革命尚未成功,当荷长枪,内平军阀,外攘敌寇,安用毛锥子乎!”张育夫赞叹不已,当即将他留在身旁,做编外文书。同年8月,适逢黄埔陆军军官学校招收第六期新生,吕公良以优异的成绩被录取,并加入国民党。
  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的黄埔陆军军官学校是国民革命军的摇篮。中国民主革命的先行者孙中山先生教诲军校学生:“不怕死,不贪财,爱国家,爱百姓,亲爱精诚,担负起救国救民的责任”。吕公良在军校勤学苦练,奋发拼搏,积极向上。1928年,以全优的成绩毕业于黄埔军校步科,分配在国民党陆军第十三军第八十九师任见习排长,他办事认真,精明强干,因此,受到了教官的格外赏识,后来,他成为黄埔军校第六期毕业生中荣升最快的一名年轻军官。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10月,吕公良升任第十三军第八十九师参谋长。他率师参与晋中太谷战役,在收复塞北边陲的百灵庙战斗中又立功受嘉奖。
  1938年春,吕公良参加了鲁南大会战,并力谏汤恩泊出师,参加台儿庄战役,表现出强烈的爱国热情。
  同年秋,吕公良携带家属儿女回到了家乡华埠镇,正值家乡各界为纪念七七卢沟桥事变一周年,他捐资建造“七七”
亭竣工之时,父老乡亲特邀吕公良为新建“七七亭”题写了“七七抗日救亡将士纪念碑”十一个大字。
  1939年春,吕公良担任国民党主力精锐部队第十三军参谋长,转战于桐柏山及枣阳随县之间,粉碎了日军三次鄂北豫西南大“扫荡”的阴谋,缓和了西北战局。随后,吕公良出任河南周口警备司令,扼守咽喉要道。
  1942年冬,吕公良受命在舞阳组建第十五军新编第二十九师,并任师长。他曾率师驻防安徽、临泉、新郑,忠于职守,严于治军,深得民心。
  1944年春,日军集结优势兵力,发起中原大战,企图打通平汉线,占据铁路沿线要冲,直指华南,向重庆国民党当局施加压力,以期诱降。3月下旬,吕公良奉命率新编第二十九师南移,镇守战略要地许昌。月底,日军共7万余人,向许昌方向扑来,战争的乌云已笼罩在整个豫西南上空。
  4月2日拂晓,日军突然袭击中牟,中牟守军第二十七师坚守阵地奋起抵抗,虽然取得了较大的战果,但终因兵力不足,装备较差而失守。吕公良得知中牟失守的消息后,感到大敌当前,如果各部自扫门前雪,势必唇亡齿寒,当即率部与刘昌义军长共赴中牟,趁入侵之敌立足未稳之机,一举夺回了中牟。4月17日,日军再度进犯中牟。第一次冲锋、第二次冲锋……中牟危在旦夕。而汤恩伯所部各军,皆按兵不援。中牟得而复失。于是,敌人有了向西南进犯的前哨据点,后继部队纷纷渡过黄河,进而左右出击,一面围攻郑州、洛阳,一面强攻郭庄,直逼许昌。
  4月24日,吕公良接到战区司令长官汤恩伯的命令:死守许昌,牵制日军,让外围西部山地几十万友军实施作战计划,待外线形成包围时即里外夹攻,歼灭南下之敌。他立即进行战前动员,慷慨激昂地说:“守土抗战,保家卫国,人人有责。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我们要有必胜的信念,要有与阵地共存亡的决心。”并精心作了兵力部署。全师将士日夜修筑防御工事,在许昌城四周墙脚根筑起了轻、重机枪掩体,阵地前沿设有3米多深的壕沟,壕沟外架设铁丝网,网外又布设地雷群,内外防务可谓森严壁垒。
  自4月23日至28日,吕公良率部在树头村、和尚桥等处与日军发生零星战斗20多次,尚不见敌主力行动,他预料:“想必在这些小接触的掩护下,其主力正极诡秘地进行着向我总攻击的准备”。其时,日军华北方面军总司令冈村宁次亲临郑州督战,敌三十七师团分左右两翼向葛西南与和尚桥进发;敌六十二师团、骑兵第四旅团、坦克第三师团分三路南下包围许昌;混成第九旅团又穿插于西南。许昌城处在重重围困、孤立无援之境地,面临全军覆没的危险。
  4月28日夜9时许,敌骑兵先头部队已达许昌城北19公里的和尚桥,与师的前哨连首先接火,双方互有伤亡,前哨连完成任务后即回主阵地参战,敌兵分两路,一路从北向东迁回东郊,一路从北而西迂回南郊,形成了一个钳型包围圈。
  4月29日拂晓,东、南郊两面战斗同时展开。狡猾的敌人佯攻北郊,集中主力进攻南关,同时采取10公里路的纵深层层包围主阵地,并以坦克开路,上空还有十来架飞机轮番轰炸。整个上午战斗十分激烈。吕公良亲临第一线指挥,哪里最危险,他就出现在哪里。官兵士气大振,置生死于度外,英勇顽强,寸土不让!敌人发动了七八次全线冲锋,均被打退,第二十九师伤亡也很大。在南关阵地上,一个营的兵力所剩无几,吕公良当机立断,立即抽调预备队的一个营补充,并命令一定要死守南关,不让敌人越雷池一步。敌人见南关久攻不下,下午又调来4辆坦克,并纠集东、南全部兵力,直扑南关阵地,发起三次冲锋,激烈的战斗延续到下午4时,城南防线被突破。
  4月30日凌晨,日军的后继主力部队与机动师团陆续进入阵地。由于战壕深宽,敌坦克、骑兵发挥不了作用,敌人用炮兵在前,工兵紧随,预备队继后的战术,同时向北门、西门和南门发起总攻。在遭到南门河丘高地的碉堡群喷射出猛烈的炮火的阻击后,敌人用十几门重炮狂轰,碉堡群被摧毁。紧接着,日军坦克横冲直撞摧毁南门,情况危急。吕公良命令城东郊一个团入城,加强守卫。他一面向军长刘昌义求援,一面向汤恩伯告急,请派援兵解围,但刘昌义驻防的颖桥镇也已被围,自身难保;总部派出的两个团又被敌军阻止在外围,无法接近许昌。战斗最激烈之时,吕公良奋不顾身,亲率一个团,穿过枪林弹雨,赶往西门,与敌人展开了巷战与肉搏。终因敌我力量悬殊,寡不敌众,弹尽粮绝,3000多名将士陆续壮烈牺牲。
  为了避免更惨重的伤亡,吕公良决定率部撤离许昌城。夜12时,吕公良在城东召集紧急军事会议,部署突围事宜。决定由参谋长王元良带领师部机关人员和通讯连从城西突围,吕公良和副师长王永淮集合二个营的兵力,冲出城东郊,掩护城西突围后南行,向后方友军靠拢。指定集合地点是城南郊之周口镇黑龙潭。2时许,突围开始,吕公良率领官兵朝东北角发起佯攻,王元良率部突出西门,迅即冲出西郊野地。吕公良率部且战且走,抵达东郊的于庄、苏沟村之间,突然遭到敌伏兵阻击。吕公良骑着马,奔前顾后,指挥战斗。由于目标显眼,致使数门炮口向他射击,吕公良身中数弹,为国捐躯。来 源:许昌市档案局(馆) 世界吕氏宗亲总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