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碰壁

2019-08-28 08:25阅读:
载《检察日报》2019年8月15日 http://newspaper.jcrb.com/2019/20190815/20190815_008/20190815_008_7.htm
在宾馆安排好房间,我思量是直接去法院找他?还是给他打电话问问见不见我?这五万元钱如果送不出去,亲戚会说我不办事,或者说我是完蛋玩意儿,反正,我必须跟他把事情说了,一个经济纠纷的小案子,偏向谁也不是大不了的事。
我打通了电话,他急切地问:“你在宾馆哪个房间?我这就去看你!”
他性格内向,为人厚道,遇到事情甘愿吃亏,是我们寝室公认的大哥。我们是八十年代的大学生,有一次星期日同学们集体去看电影,班长把同学们的钱收集起来,到窗口买了电影票,分发给大家,同学们都想要好的座号。班长为了公平,拿着一叠票,票背面朝上,让同学们随便抽。同学们都是到下面抽,其含意是想挑一张好的座号。轮到他挑票,他没有到下面去抽,而是拿了最上面一张,班长惊讶道:“我把最好的一张座号放到上面,本想同学们挑完了,最后剩下这张最好的座号,没想到你完全没有选座的心思,是真正的淡然啊。”
毕业这么多年,世事变迁,他也应该早变了。
他来了,亲切地和我握手,热情地问我因何来市里?我不敢说是来求他的,得侦察清楚他的情况才能决定说还是不说。
“咱们坐下说话。”他指着沙发,让我先坐,他再坐下,诚恳地问:“来市里走亲戚还是办事?。”
我犹豫地说:“我是来办点事,这事挺难办的……”
“市里有啥事需要我帮忙,你不用客气,跟我说,咱们是同学,我如果能办到,一定帮助你办”
我心里有底了,这事他能帮助办,这五万元当然也会收下。心里有了底,心情放松,谈兴上来,等聊近乎了,把事说了,然后告别。
“你这院长好干吧?”
“不好干。”他皱眉。
我意外,“你是院长,说得算,怎么不好干呢?”
他瞅着屋子的某一处,思量着说:“你不干这个,跟你说不清楚。”
我索性直接问:“给你送礼的人很多吧?”
他瞅着我,我也瞅着他,意思是咱们是同学,旁边没有人,说什么都不会走露出去,你尽管说。他说:“没人给我送礼。”
我以同桌的身份说:“我不信,就你的位置,打官司的人肯定有人找你。”
他笑笑,说:“打官司的人找法官,我
又不管案子,找我有什么用。”
我说:“有的觉得判得不公,有的想让你偏向他,找你给法官施压。”
他还是笑,说:“你真是不懂,这么说吧,我一般不给人这样的机会。给这种机会就是给自己找麻烦。有理的用不着找我,没理的我不敢偏向,你想,你偏向了一方,另一方干吗?”
我说:“给你送上礼,你不就向着他了吗!”
他说:“你这不是开玩笑吗。别说收礼,有人请我吃饭,我都不敢吃。”
他用真诚的眼光看着我,这眼光我熟悉,念书的时候,他无数次用这种眼光看过我。我沉默了。他说:“不是你有这种想法,很多人都这么想,所以,经常有亲戚朋友熟人找我,让我帮助办这个案子,偏向那个案子,我犯愁,要说我管不了,谁信呀,要说我管了,我能乱管吗!”
我点头:“是不能乱管,宁可得罪人,也要走得端,行得正,吃得下饭,睡得着觉!”
他猛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兴奋地说:“还是老同学能理解我,有你这样一个同桌,今生有幸!”他抱起双拳,对我表示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