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落款错了

2020-04-15 07:39阅读:
晚上九点半,陈显打算关掉手机睡觉。他从农村长大,考入大学前就跟着父母养成了早睡早起的习惯。他刚按住关机键,忽然,局的微信群里跳出一则通知,是局长发的,他细看,内容是202019日机关全体人员学习。
微信群就这样好,局里有什么事需要全体人员知道,在群里发个信息就行了。这种学习是常事,这种通知也是常事,陈显不太在意,大略读一遍,记下学习的时间,就想关掉手机。嗯?通知的落款是201916日,通知一年前就发出来了?不对,是在去年的通知基础上修改成这个通知的,忘掉修改时间;或者是落款时间写错了,因为疏忽没发现,应该告诉局长。
他没有单独加着局长,能够单独加局长微信的都是局班子成员,一个小秘书,局长是不会加的,要想私下告诉局长通知的落款时间错了,就得单独加局长。因为这么一件小事加局长,局长会加我吗?
估计群里的人都看到了这个通知的落款时间是错的,但是都不吱声,这就是人的共性。
他想到了一件往事,一天早晨上班,进大门时碰见了局长,他跟局长打招呼时,看见局长脸上有一个饭粒,显然是吃饭时无意粘上的,局长没有发现,他刚想提示局长,又把话咽回去,他怕局长尴尬,再者,两三个来上班的工作人员,也跟局长打招呼,显然也看见局长脸上的饭粒了,都装作没看见,我多嘴什么。那一天陈显坐在办公
室里都不安分,他惦记着局长脸上的饭粒是否被人看见?看见的人是否告诉他?他是什么反应?下班,他出了办公室,在走廊上碰见朝楼门走的局长,他跟局长打招呼,细心地朝局长脸上看,饭粒没了。
通知的落款时间错了,不是大事,看到的人也知道是疏忽写错了,不影响通知的内容。但是,应该改过来,我要是告诉局长,局长不承认写错了咋办?说是去年下发的通知,难道一年前就不能写下一年后的某天学习吗?你咋着?
陈显没有睡意,从写字台前站起来,到客厅的茶几上,拿起暖壶往茶杯里倒热水,端着茶杯,站着慢慢地喝。他感觉口渴,是干渴,边喝,边望着屋子的某一处,思量着。
应该早一些告诉局长,再磨蹭,有人往群里发别的东西,就把这个通知顶上去了,再说就没意思了。他走到写字台前,按亮了手机的显示屏,微信群里最新信息仍然是那则通知,过去有十几分钟了,没人指出来,也没人往群里发东西,为什么谁也不说话?也不往群里发东西?都在看这则通知吗?或者都看见了通知落款是错的,等待某个人说话吗?
要不,我用玩笑的语言提示:估计很多人都看到了这个通知的落款时间是错的,但是都不吱声,下一次我也不吱声(微笑)。
陈显犹豫一下,没有发出去,局长认为自己小题大做咋办?有人认为这不是玩笑是讥讽咋办?或者有人读出别的意思咋办?这不是自找麻烦吗?
有一种流行的说法,万言万当,不如一默,这句话是清朝的一个宰相总结的。还是别说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就是落款的时间错了吗,也不影响通知的内容。
陈显在地上转悠。劝说自己不要管这事。可是,怎么劝说也不行,总是觉得是回事,不甘心放弃。
时间过去了半个小时,十点多了,群里依然没人说话。以前有通知,总会有人回复说收到,或者表示会按时参加,今天怎么没人说话?也没人发别的东西?
是不是很多人都像自己一样在犹豫?
说到底,就是个落款时间错了,别管它了。
陈显再看一眼微信群,那则通知安静地匍匐在那里。
睡吧,明天早晨起来看看有人说啥吗!
陈显关手机。在他按住键子的刹那,微信群里跳出一行字:局长,我晚上有事刚看微信,通知的落款时间错了。
是小余,陈显脑海出现了活泼可爱、漂亮风趣儿的姑娘身影儿,她比陈显来局里晚,却在上次群众推荐后备干部时,列第一名,陈显也投了赞成票,她谦虚,勤奋,乐观,谁也抗拒不了对她的好感。
局长回复,哦,我这就改了再发一次。
重发的通知落款修改成了202016日。
群里归于宁静。
陈显后悔没有及时提醒局长,在他看来复杂、纠结的事,原来就这么简单。
载《小小说大世界》2020年2期 作者 吕斌 编辑 姚伟 《微型小说选刊》2020年13期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