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小说:演戏

2020-10-12 08:04阅读:

内蒙吕斌

赤峰日报编辑吕斌

关注
市场的南端,两份卖豆角儿的人阵势鲜明,妇女站在电动三轮车旁,穿戴干净,神态安然,对过往的人偶尔嘀咕一句:“卖豆角儿啦,新鲜豆角儿。”
有人看看三轮车上的豆角儿,三轮车很新,豆角儿也不错,问:“多少钱一斤”
“两元。”妇女回答时,站着不动,好像断定问价的人不会买。
果然,问价的人转向旁边那个男人面前,看看地上铺着的旧口袋上放着的豆角儿,口袋很脏,豆角堆在上面,很随意。男人个子很高,有点驼背,戴着的绿布帽子耷拉着舌头,上身蓝布褂子太大,落满尘土,背部有白色的污迹,好像是污水,也像是雨水;黑色的裤子左膝盖处破了个洞,右裤腿挽到小腿上,穿着的白色胶鞋变成了黑色,挂着泥和土,一看就是刚从地里干活儿出来的农民。
“你这豆角儿多少儿一斤?”
男人答:“一元五。”
顾客转过身去看看妇女的豆角儿,又转过脸来,嘀咕:“你这豆角儿和她的一样,咋比她的贱?”
男人压低声音说:“看不出来吗?她是小贩子,豆角儿是从外地批发来的,我这是自家地种的,吃不了,扔了瞎了,拿到市场让城里人偿偿,随便收两个钱。”
这么说来,他这豆角儿是绿色食品。问价的人买了一些豆角儿。
男人高声叫嚷:“豆角儿,豆角儿,自家产的豆角儿,不上化肥,不上农药,刚摘的,过几天扒园了就买不到了!”
不断有人买他的豆角儿。
妇女不嚷,只是望着从三轮车边走过的人,有人问价,她就随口回答,没人问价,她就稍息,过一会儿换一条支撑腿。
没人买她的豆角儿。
有的人注意到了妇女的豆角儿,特别是买男人豆角儿多的时候,需要排队,有的人不愿意排队,图省事想买妇女的豆角儿,可是,她的豆角儿的不地道,没法儿买,有的人来了气,想说她几句,你卖这上了化肥打了农药的豆角儿,缺德吧!可是,又不敢说,大人有个大脸,小人有个小脸,老母猪还有
个长瓜脸呢,不买你说不买的,不能抹了人家面子,人家又没做违法的事。
有人买男人豆角儿时,请教:“你说你这是自家地里产的,那个妇女的豆角儿是从外地批发来的,咋区分呢?”
男人胸有成竹地说:“你拿回去吃吃就知道了,我这豆角儿有味儿,她那豆角儿水汤巴几的,啥滋味没有。”
买豆角儿的人就死心塌地地买他的豆角儿。
男人臭摆女人的豆角时,尽管声音压得很低,女人还是断断续续听到一些,按说她该跟男人干仗:“你缺德吧?你卖豆角儿,我也卖豆角儿,你咋说你的豆角儿好我管不着,你不能臭摆我的豆角儿!”
可是,女人一直不吱声,只是买豆角儿的人朝她的豆角望的时候,她为了表达对男人的不满,白男人一眼。
买豆角儿的人理解为妇女心虚,豆角儿不好就是不好,人家不是臭摆你,是实话实说。
有的人从另一边走过来,问男人豆角儿多少钱一斤?嫌贵,不想买;踱到女人面前问豆角儿多少钱一斤?更贵,比较两个人的豆角儿品种和价格,返回来买男人豆角儿。
男人卖完了豆角儿,趁着没人的时候,到三轮车上扯起塑料布的两个角儿,妇女扯起塑料布的另两个角儿,两个人一用力,就把车上的豆角抬起来,扣到地上的麻袋上。
男人把塑料布放回车上,女人从麻袋上抓了几把豆角儿放到车上的塑料上。
男人嚷叫着卖豆角,女人安静地站着卖豆角儿。
太阳落入了西边的丛山中,男人的豆角儿卖没了,女人的豆角还剩了一点。
男人坐在三轮车的驾驶员位置上,女人坐进三轮车上,三轮车突突突地出了市场。走到僻静的地方,女人说:“把妆卸了吧!”
男人停了三轮车,摘了帽子,脱下衣服。从车厢角落拿起一个布包,拿出干净的衣服换上,把脱下的衣服塞进包里,开着三轮车,顺着大街跑去。
载《小说月刊》2020年10期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