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小记

2018-12-26 23:19阅读:
冬日小记 初冬的清晨,清冽的江风迎面吹来,向小树林吹去,木棉树叶纷纷扬扬落下来,淡黄色叶片叠落在地面的枯叶之上,似乎仍保有着生命的活力。稠密的鸟鸣声此起彼落,林梢之上似乎正进行着一场激烈有趣的辩论会,低调的几只鸟儿飞落草丛,时而低头觅食,时而盘旋低飞。数十只白鹭在江面上自由地飞旋,不时俯冲直落,在滩涂上优雅地漫步。江水平缓地流淌着,终究会流到入海口,汇入大海。季节更替,昼夜循环往复,流走的是日子,留下的是记忆,是对生命越来越多一点的感悟。
江滨大修土木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许多龙眼树被连根拔起,不知是移植到了别处,还是排了其他的用场。原先茂密的树林不见了,只留下稀稀落落的几棵,代之而起的是几座仿古的亭子,又建了三四座彩色拱桥,算是营造出了小桥流水之古意?
裸露的大地沉默无语,推土机隆隆轰鸣着,笨拙却有力地推碾着路面上的碎石。晨练的人们大多溯江而行,有的带着耳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机械地快走慢跑 ,有的摔打着双臂迎着朝阳漫步江边。有个孩子摇摇晃晃地学骑单车,他的父亲紧跟在后面,扶着车子全力保护儿子。
想起纪录片《国家地理》中,鸟夫妻轮流飞向百里之外的海域,捕食小鱼回来喂食嗷嗷待哺的雏鸟。待小鸟羽翼丰满,便毫不犹豫地督促他们飞离鸟巢,尽快学会自食其力的能力。生命繁衍生息,新生,长大,衰老,最后身披一缕斜阳归去。从何处来,到何处去,或许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作为生命个体的你,经历了分娩时的阵痛,新生命降临时的喜悦,老去时的平心静气,也不枉来人世走一遭吧。
这段时间骑行时断断续续听完了《一个人的朝圣》,《骑士团长杀人事件》,再
次听了《挪威的森林》,看了村上春树的散文集和旅。村上的文字以特有的叙述方式和语言节奏吸引着我,想更深入的读下去。而近段时间读书的速度越来越慢,时光却流逝的越来越快,转眼间又到了岁末。念及岁月蹉跎,心中又是惶恐又是怅惘,又有些微的感恩和知足。也就是这些微的欣慰感激之情,支撑着日渐老去的年华,走过了一程又一程山水。且还要继续走下去。
冬至这一天,南方人的丸子,北方人的饺子,又将年岁送走了一年。时光啊,仿若流淌的河流,持续不断地向东流去。我是多么想留在原地,静享自然里所有的美好啊,而时光却一点不解风情,拽着我一路向前,不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