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汉“长剑”怎样炼成的?——中华剑道

2018-02-12 10:19阅读:
现代武术中的舞剑、公园中的老人表演太极剑。
本来用于杀人的利器,却被人们当做了舞蹈载体,这种功能转变具有什么实际意义?
舞蹈,是人类独有的肢体语言,人们把劳动狩猎中的典型动作汇集起来,表达自己的内在情感,由此劳动动作开始升华为文化艺术,利剑寒光溶入舞蹈,意味着这种双刃短兵器已经具有了文化内涵,开始登上艺术殿堂,而利剑所宣泄出的情感是什么?
运动会集体剑舞镜头。
剑舞来源于剑术,战场的实际需要促进了击剑技术发展,剑术最早的文字记载最早见于《孔子家语》:学生子路戎装见老师孔子时,曾拔剑起舞,由此反过来推断,早在春秋时期,人们就已经在钻研击剑技术。
一群越国士兵在接受越女训练。
前面说过的越女剑传说,足以说明至少在春秋末期,剑术已经融入作战部队。
曹丕手持半截甘蔗与剑客较量。
东汉末年的一代文豪曹丕,也是一位技术精湛的剑术家,据《典论·自序》记载,他曾跟随京师剑术名家学习击剑,后来与号称晓五兵、能空手入白刃的将军邓展把酒论剑,两人趁半醉用甘蔗代替长剑较量剑术,结果邓展手臂三次被曹丕刺中。
这说明:到了东汉末年,连执政者曹操的儿子,文人曹丕也痴迷于剑术钻研,并且成绩斐然。
那么,汉初时,朝廷面对匈奴的绥靖政策,是因为将士们剑术比不上匈奴人?
山西省大同市东北马铺山,西汉白登之战旧址。
公元前201年,汉朝初立,汉高祖刘邦亲率的三十万汉军,在长城外白登地区被匈奴铁骑包围。
据史载:谋士陈平灵机一动,对匈奴的劝降使者大夸中原女人长得绝靓,吓坏了匈奴冒顿单于的内当家“阏氏”,逼着冒顿单于撤围息兵,远避“二奶”威胁,汉高祖总算没有沦为战俘。
匈奴人不懂得中华剑道,尤其是其中的“廉”字,心思歪了,失去了这次全歼汉军主力、干掉汉朝皇帝的绝好机会!
昭君出塞。
白登战败之后,几代皇帝接受了教训,不再磨剑御外,匈奴人再来烧杀抢掠怎么办?汉初的几位皇帝采取了屈辱的和亲政策。
嫁出皇室公主,与匈奴人结成亲家,美称“和亲”:送给你我家美丽的女人,别打我了,实质上就是这么回事儿!
后来昭君出塞的凄美故事,便是汉初和亲政策的重新延续。
年轻的汉武帝拔出腰间长剑,狠狠劈向空中。
汉朝的软弱助长了匈奴的野心,汉朝边境还是屡被烧杀劫掠,终于,汉朝
第一位血性皇帝出现了,刘彻没有继承祖辈留下的屈辱,一改前朝温柔面孔,温顺的绵羊变成为狂暴的野狼,匈奴人开始品尝恐怖的滋味。
汉地边城马邑,附近群山中埋伏了无数汉军骑步兵。
公元前133年,汉武帝接受大行令王恢建议,在边城马邑四周山谷中秘密布置了三十万精兵,准备诱歼匈奴主力,虽然由于机密泄露,匈奴骑兵未能进入陷阱,但却昭示汉朝对匈奴公开宣战,自此,汉朝对匈奴的政策,开始以利剑代替美女。
四把利剑同时出鞘。军事地图上,一支利剑从长安直刺匈奴龙城。
汉匈从此进入战争状态,随之而来的是汉朝版图的不断扩张,汉武帝犹如一位剑术大师,剑路飘忽不定,力道虚虚实实,剑光闪烁之际,一剑石破天惊!
龙城,一杆“卫”字军旗招展,汉军骑兵在冲杀。
公元前129年的“龙城之战”,汉武帝使出一剑穿心剑法,麾下将领卫青率一万铁骑长途奔袭捣毁匈奴圣地龙城,斩首 700余,取得汉匈作战的首次胜利。
朔方城头,汉军军旗猎猎招展。
公元前127年的“河南之战”,汉武帝如同挥舞太极剑,出剑刚柔相济,剑路标准弧形:上谷主战场正面虚晃利剑,实际令卫青部远距离迂回,对河套地区的匈奴白羊王、楼烦王部包围突袭,一战斩首2300余级,俘虏3000余人,缴获牛羊百余万头,从而囊括黄河南部广袤草场。
战后,汉武帝动员了10万人修筑朔方城,使汉朝的边防线北推移到内蒙古境内的黄河沿岸,基本解除了匈奴对京师的直接威胁。
“卫”字军旗的无数汉军骑兵在奔驰。
军事地图上:汉剑在逐渐延长。
一位剑手在舞剑,剑势如虹。
此后汉匈之间大小战事不断,公元前124年的“漠南之战”,汉武帝雪藏的又一把利剑出鞘,十七岁的年轻将领霍去病初露锋芒,率八百轻骑长途奔袭匈奴人的辎重供应重地赴利,斩匈奴相国,俘单于叔父罗姑比等2028人。
八百轻骑,孤军深入,取得三倍于己的战果,是怎样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