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震来了,你怕死吗?

2018-02-13 00:12阅读:
地震来了,你怕死吗? 防范其他东西侵害是可能的,但是说到死亡,我们所有人都生活在没有护墙的城市里。
——伊壁鸠鲁
人生中一切都是不确定的,只有死是确定的。
——圣奥古斯丁
记得第一次想到死亡这个命题时,是小时候,大约八、九岁时,听到地球毁灭的预言,按那个谣言估算,我大约十八岁,就是毁灭的时刻,我吓坏了,头一次感觉憧憬的青春竟会被死亡终结,蒙着被子哭了。
其实,按哲学家观点,这个年纪,也就是自我意识开始觉醒时,开始有了死亡的意识。死亡问题据说是哲学家思考研究的终极问题,周国平老师笑称:“古希腊哲学家都好怕死啊。”
亲临死亡,的确是十八岁,同屋的外婆在睡梦中离世,那种如灯灭般的黑暗深深印在我的记忆里。
这以后,我想象过多次,死亡会是什么样子,然而,每次,自己都是一个旁观者,其实,人可能永远不会相信自己会和死亡有缘,虽然,殊途同归。
就在今天,晚上六点半,我们按时进入了会场,台上的领导刚刚宣布会议开始,而身后传来踢凳子的声音,哪来的不满啊?我反感地回头瞪了一眼,发觉后面的姑娘小跟鞋纹丝未动,同排的人也都回头,恍惚间,感觉地面有一丝变幻,“地震了”随着这一声喊,大家本能地站起来,从楼道冲下去。
这次,不是演习,是真的!大家在楼外的寒风中,瑟瑟发抖,脸上带着兴奋又紧张的表情,都在用手机给家人打电话。过了几分钟,领导出来宣布:“大家散会!注意安全!回家报平安啊!”
回家路上,听出租车司机讲自己76年经历唐山大地震的情形。那年,他16岁,玩累了,
睡得正香,母亲在屋外疯狂地叫他,他才惊醒。然而门已经变形,打不开,过了几秒钟,变了形的门在震感中恢复,才拉开门栓跑出来,母亲抱着他劈头盖脸地一通痛骂。
身边一位姐姐亲历唐山大地震,那天,“轰”地一声,战友们还以为是苏军偷袭,都准备应战,然而,当楼板轰然倒塌,才知道天灾来临,很多人都困在水泥墙板里。
队里一位姑娘,一直爱美,喜欢用香皂洗脸,指导员还找她谈过话,然而,她的腿被卡在水泥楼板里不得动弹,战友们只能看着她殷红的血顺着楼板渗入水泥墙,大家只有轮流过来陪着她,用她喜欢的香皂为她洗脸,陪她聊天,直到她如鲜花般枯萎凋谢……
这位姐姐和姐夫是一起经历大地震的战友,当“小三”、“情人”遍地的今天,她常说,经历过生死,就懂得珍惜了。
其实,就在今晚散会跑回办公室取钥匙时,我还想,万一此刻楼板倒塌了会怎样?也许,我的家人会哭喊,老公会掩面而泣,懂我的好友会泪眼模糊,也许,她会说:“梅子是个有梦想的人,可惜她为了生活一直做不喜欢的职业,一直不能过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日子……”想到这些,我的眼睛有些湿润。
诚如弗洛伊德所说:“一个人,自己的死是超乎想象的,每当我们试图想象它的时候,都可以看到自己作为旁观者在场,因此,说到底,没有人相信自己真正会死。”
其实,人生有意义吗?我想过,如果,作为一个旁观者来审视死亡,竟可以是这般淡然,那么,其实,死说不定在什么地方等着我们,喜欢《西藏生死书》里的一句话
“明天和来世,哪一个先到来?只有天知道。”
地震来了,你怕死吗?
地震来了,你怕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