腊罗巴的春天——浅谈电视剧《最后的窝棚》

2020-05-22 08:51阅读:
腊罗巴的春天
——浅谈电视剧《最后的窝棚》

段相纪(彝族)

腊罗巴的春天——浅谈电视剧《最后的窝棚》
电视剧《最后的窝棚》讲述了生活在云南省昌宁县珠街彝族乡的普通农民左光辉左老黑,十二年前妻子段爱珍生病,为了看病,左光辉多次盗伐林木,遭人举报,被林业站处以罚款,左光辉恳求村长帮忙求情,不仅没得到帮助,反而被批评教育,最后用唯一值钱的耕牛冲抵了罚款。左光辉一气之下,举家搬离到大山里搭建简易破旧窝棚居住,开荒种地过起了与世隔绝的生活。转眼间十五
年过去了,从部队转业回来的段佳伟就任珠街彝族乡党委书记,看着巍巍青山、悠悠江水,段佳伟决心用自己的努力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将家乡建设好。经过段佳伟、乡长字秀芝和广大扶贫干部的不懈努力,左光辉一家也从窝棚里搬了出来和乡亲们住进了新房并舍去自家利益支持乡里新建公路。
剧是一部反映边疆少数民族贫困地区打赢脱贫攻坚战役的故事片,是云南省昌宁县首部本土电视剧由云南皓月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投资拍摄昌宁县珠街彝族乡党委、政府和云南兴杰传媒有限公司协助拍摄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原云南武警边防总队创作室主任杨佳富大校担任总编导制片人和出品人郭子孟、李发祥段兴华编剧;云南青年导演彭镜筱女士、王瀚超女士执导、摄影。最近获得了发行许可证,将在电视台和网络播出。我个人认为,《最后的窝棚》最成功之处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记录贫困少数民族地区脱贫攻坚战役的一部杰作
腊罗巴的春天——浅谈电视剧《最后的窝棚》
电视剧中的故事讲述了云南偏远山区昌宁县珠街彝族乡少数民族村寨在脱贫攻坚战役中发生的翻天覆地变化的历程,以建档立卡户左老黑一家在国家脱贫攻坚政策感召下思想蜕变过程,展现整个脱贫攻坚战役的艰难。反映出扶贫要先“扶志”,“扶志、扶智”的重要性,“精神扶贫”和“物质扶贫”一样重要。影片体现了党中央扶贫政策的优越性,体现了基层党建工作在推进脱贫攻坚进程中所起到的决定性作用,展示了广大基层党员干部不怕苦、不怕累一心想着人民群众,全心全意为了家乡发展的奉献精神;为落实落实中央政策,为了群众根本利益,哪怕得不到群众理解支持也不埋怨泄气的优良工作作风。影片全方位展示建国七十年来、改革开放四十年来,云南昌宁澜沧江畔黑惠江边阿依山下的珠街彝族乡各族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特别是脱贫攻坚战役打响以来农村突飞猛进的发展变化,实现了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绝不让一个少数民族掉队”的号召和殷切期盼。
电视剧《最后窝棚》反映了昌宁县以基层党建为引领,在各级党组织的坚强领导下,珠街彝族乡实现全乡实现脱贫出列,全面打赢了脱贫攻坚战役,在积极响应了党中央提出“到2020年全面消除贫困”的号召,偏远少数民族乡和全县一起消除了贫困。电视剧是一部反映边远少数民族地区脱贫攻坚战役“纪实故事 ”。
电视剧通过“左老黑一家”全面展示脱贫攻坚目标任务的实现情况。稳定实现扶贫对象不愁吃、不愁穿,义务教育、基本医疗和安全住房有保障这是脱贫攻坚的基本目标任务,剧中“左老黑一家”主要短板是住房、教育,其次基本医疗。故事主要精力集中在“住房”(搬家、建新房)和“教育”(“左双全”辍学,需要上学)这两件事上,而促使“左老黑”思想巨大转变的是“医疗”问题上,“通过左双全”生病需要救治,需要花钱的时候,扶贫干部“小李”早替他家交了养老保险,解决缺钱救孩子的困难。面对病痛和生命攸关的问题上,人性的基本特征“善良”、“感恩”不由自主的流露出来,为在“左老黑一家”落实各项扶贫政策奠定基础。
剧情始终按照认真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战略思想。以“五个一批”的脱贫措施,认真实施易地扶贫搬迁、产业扶贫、就业扶贫、教育扶贫和基础设施改善。“左老黑”一家由于几十年住窝棚,满足不了基本居住要求,而且远离村寨,给生产、生活带来极大的困难,通过“易地扶贫搬迁”,不仅改善了居住条件,生产、生活条件也有了彻底的改善;产业扶贫上支部书记牵头,鼓励带领“左老黑”种植“白香果”已初见成效,有了“寄往北京电商产品”;就业扶贫上“左双双”被学校聘请为“手工课老师”;教育扶贫上”“左双全”回到学校读书;基础设施改善方面修路、建设移民安置小区、建设提水站“引水上山”、村庄环境治理、党员活动室(村民活动室)建在寨子中等等场景充分体现了脱贫攻坚以来农村发生的翻天覆地变化。
打赢脱贫攻坚战役,充分体现中国共产党全心全意为人民的根本宗旨,为实现乡村全面振兴打牢了坚实的物质基础和精神基础。打赢这场脱贫攻坚战役,得力党中央的英明决策,得力与各级党员干部教育引导群众、带领群众艰苦奋斗。剧中“乡党委书记段佳伟”、“乡长字秀芝”、“战区指挥长杨钱”、“扶贫工作队小李”、“副县长”、“吴校长”、“傈僳族村民阿根”、“支部书记”等等,一个个鲜活的人物形象都是当下农村脱贫攻坚这场伟大战役中前线指挥员和战斗员;“左老黑”一家是农村无数建档立卡户的缩影。
当然,现实中的脱贫攻坚伟大战役的工作难度远远比电视剧要艰难得多,要比电视剧中丰富的多、壮观激烈得多。电视剧作为艺术形式只能展现森林中的一片树叶,只是大海中的一滴水,起到“一滴水见太阳”也就达到了文艺作品的艺术价值。

第二、接地气讲好党建引领脱贫攻坚的故事
腊罗巴的春天——浅谈电视剧《最后的窝棚》
电视剧《最后的窝棚》是一部反映基层党建引领、打赢少数民族贫困地区脱贫攻坚战役的故事片,影片体现了基层党建是脱贫攻坚决战决胜的坚强保障。
打赢精准脱贫战役,是一场硬,特别是少数民族贫困地区他的艰巨性、复杂性更为突出,只有加强基层党建工作,才能突出政治功能,才能提升组织力、战斗力。只有把基层党组织建设成坚强的战斗堡垒,才能夺取决定性的胜利。
电视剧——浅谈电视剧《最后的窝棚》以脱贫攻坚为时代背景,用“左老黑”的思想蜕变过程和脱贫出列经过,展现农村基层党组织建设在脱贫攻坚战役中所起到的引领作用、组织保障作用。
影片主要从以下几个主要镜头来具体展现:
镜头一:“决战脱贫攻坚誓师大会”:“党委书记段佳伟”以地方党组织第一责任人身份作了发自肺腑的动员讲话,“珠街缺物质条件但不缺精神斗志,没有办不好的理由”真情的感召,“脱贫路上决不让一个人掉队”,传达了党中央的期盼和厚爱。
镜头二:“决战脱贫攻坚誓师大会”:“县委常委、组织部长、战区指挥长杨钱”宣布“决战开始”,台下少数民族党员干部激情高涨,高呼“决战”、“决战”。这个镜头虽然是纯戏剧性的情节,但烘托出在县乡党委的领导下,广大人民群众与贫困作斗争的激情已经充分的被调动出来了,为打赢脱贫攻坚战做好了铺垫。
镜头三:在“乡长字秀芝”向“小李”介绍“左老黑”的倔强性格后,年轻的“小李”说:“不怕,慢慢来,是石头也会焐热呢”。体现我们党员干部对广大人民群众的一份真情。扶贫干部“小李”胸前佩戴党徽,她是一名共产党员,是从上级机关单位下派来的扶贫工作队员,在她身上体现出优良的工作作风:经常深入“左老黑”的家中,在“左老黑”的心结没有解开,语言不逊,恶语相待、被赶出家门的情况下,不改一心服务群众的初心,“左老黑”抵触交“新型农村医疗保险”,扶贫干部“小李”早已经帮助交了,解决了后来“左双全”住院费的报销问题,避免了因病加重贫困的风险,也因为“小李”的这一行动逐步打开“左老黑”的心结,“石头心”真的被“焐热呢”了。
镜头四:“乡长字秀芝”,一名农村党员干部,从“村长”成长为“乡长”。一名“土生土长”的少数民族基层党员干部,一直在基层贯彻落实着中央和地方的各个阶段的政策措施,一直在做着维护基层社会稳定、经济发展的工作,一直在为群众服务。但是她也成了“左老黑”“最不想打交道的人”,这是基层干部的“难”。但是,她公私分明,心里始终装着困难群众。执行“牵牛罚款”的时代她作为“村长”,积极参与走在前面,“耐心”做群众思想工作;在脱贫攻坚的现在她是“乡长”,心中最放不下最牵挂的也是“最不想跟她打交道”的“左老黑”。她动员“左老黑”一家易地搬迁、劝“双全”上学,并将几十年来执行“罚款、牵牛”政策时留下的内心“愧疚”进行了弥补,亲自将扶贫牛“大黑”牵给“左老黑”。这一切都体现基层党员干部一辈子都把群众放在心里。
镜头五:县委常委、副县长兼县扶办主任茶为民到基层调研。——群众饮水情况、用电情况、交通状况、土鸡养殖场、黄牛养殖场....,跟群众座谈:“老乡你们还有什么困难?”一系列镜头充分体现出各级党组织服务基层、关心群众,体现在党的坚强领导下,贫困山区脱贫攻坚战役取得的成绩,给农村带来的巨大变化,体现党员干部一心为人民服务的情怀。
镜头:小村庄中的党员活动室。党员活动室是基层党组织开展学习教育活动的阵地,是看得见的“战斗堡垒”,“战斗堡垒”里的每一个共产党员都是前线坚强的战士,正是这些扎根基层与广大群众手牵手、心连心的党员干部带领群众积极投入到脱贫攻坚战斗中,激发出贫困群众的脱贫信心,才攻克了一个又一个的难题,走出了贫困,逐步走向富裕。

第三、浓墨重彩民族团结和谐进步的美丽画卷


腊罗巴的春天——浅谈电视剧《最后的窝棚》
“五十六个星座五十六枝花,五十六个民族是一家”,歌曲《爱我中华》唱出了我们伟大祖国各族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在社会主义大家庭里团结一心,奋发图强,文明幸福 繁荣进步的美好前景。作为祖国大西南云南省拥有25个少数民族,是我国少数民族最多的省份。
电视剧《最后的窝棚》故事取材于作为祖国大西南云南省保山市昌宁县珠街彝族乡。从26个少数民族的省份中选取一个“小地方”作为背景,这个“小背景”仅有行政区面积281平方千米,总人口一万多人。而这个一万多人的“小地方”却拥有汉族、彝族、苗族、傈僳族回族、傣族等六个民族,少数民族中的彝族成为主体民族,是云南少数民族大省的缩影。电视剧《最后的窝棚》用写实的手法再现云南边疆少数民族村寨各民族团结和谐相处、亲如一家,兄弟姐妹情谊深,勤劳勇敢建家园,芦笙琴弦颂党恩,载歌载舞唱幸福的真实动人画面。
一是剧情中的主要人物均为少数民族。电视剧真实再现该地区多民族聚居,画面的各种场景出镜汉族、彝族、苗族、傈僳族等各民族同胞,他们一起生活、一起劳动创造,在一起努力建设起美丽的家乡。剧中不论是干部还是群众,他们没有民族隔阂,亲如一家,其乐融融。本土少数民族干部被组织培养成了带领群众脱贫致富的地方“主官”,正带领干部群众战胜一个又一个的困难,走出贫困,走向小康、走向富裕。
二是剧中男主角“左老黑”一家是彝族,他的好朋友“阿登”一家是傈僳族。虽然是不同的民族,但他们是“知心知底”的好朋友,两个不同民族家庭亲如一家人,是“最好”的兄弟。镜头中展示他们山菁进行民族民间乐器“比赛”、“较量”,在草坪上,两家夫妇一起歌舞,在易地扶贫安置区的新居室中拉家常、叙友情,用各自心爱的民族乐器抒发对新农村变、新变化、新生活的喜悦之情。
腊罗巴的春天——浅谈电视剧《最后的窝棚》
三是电视剧把“副县长”宣布“整乡脱贫出列”这一情节安排在彝族传统节日“火把节”的现场,整个画面人山人海,各少数民族群众身穿节日盛装,个个欢欣鼓舞。彝族传统节日“火把节”本身就是一个喜庆的节日,再加上“整乡脱贫出列”的“喜讯”,把剧情和剧外的情绪提到了高潮。剧中彝族、苗族、傈僳族轮番表演各自的歌舞,既把各民族的艺术精粹充分表现出来,又把在党的民族政策指引下,少数民族群众摆脱贫困走向小康的这种喜悦和幸福感淋漓尽致的表现出来。
四是最后,各民族歌舞表演后的大联欢活动把剧情进一步推行高潮。撒火把、互送祝福,放烟花、互报平安吉祥。使不完的脚劲跺得地板蹦蹦响,唱不完的颂歌感动阿依山俯首侧耳仔细细听,火树银花不夜天,幸福在人间,幸福在农村、幸福在彝乡、好一幅民族团结和谐进步的美丽画卷。

第四、“腊罗巴”非物质文化遗产瑰宝的集中展示
腊罗巴的春天——浅谈电视剧《最后的窝棚》
电视剧《最后的窝棚》在全面展示在党的领导下,建国70多年来,云南边疆各族人民团结友爱、亲如一家,特别是打响脱贫攻坚战役以来,农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各族人民过上了幸福安康的生活,反映了现代少数民族山寨群众的和谐、温馨幸福的生活。同时也全面展示了丰富多彩的各民族文化,把云南省保山市昌宁县珠街彝族乡特有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进行了一次集中的展示,通过电视剧我们可以看到“腊罗巴”丰富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瑰宝闪耀着的五彩斑斓的光彩。
——“唢呐”,“腊罗巴”的乐器之王。
昌宁珠街腊罗巴,世代在澜沧江与黑惠江间的崇山峻岭里生息,形成了独特的民族特性。用“会走路就会跳舞,会说话就会唱歌”来形容一点都不过分。而吹唢呐则是所有民间艺术中的首选项目, 丧葬、婚庆、建房竖柱、老人做寿及主要节日、重大活动都少不了它,作为艺人唢呐则就是自己的“表情”和“嘴巴”,常常用吹奏唢呐抒发自己的心情。
吹唢呐已经成为腊罗巴的一种传统习俗,成为腊罗巴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
“腊罗巴”唢呐,民间俗称“鼓吹”或“吹打”,古往今来,在婚丧嫁娶、红白喜事及各种比较隆重的活动中,均有吹奏唢呐的传统习俗。在不同的场合,吹奏不同的调子。人们通过吹奏唢呐来抒发情感、渲染场景气氛,烘托欢乐喜庆或悲愁忧伤的气氛。唢呐吹奏具有浓郁的地方民族特色和传统文化渊源,具有很强的民族性、艺术性、人伦性的价。唢呐既可以表达吹奏者德心情,也可以为他人说出心里话。再办理丧事场景,唢呐唱出的是一曲曲忧伤哀婉的歌谣,为主人倾诉一腔的愁肠;当再喜庆之事时,唢呐奏出一串串活泼明亮的音符,奏出一个喜气洋洋的艳阳天。
腊罗巴的春天——浅谈电视剧《最后的窝棚》
珠街腊罗巴的唢呐曲调,流传到今天还保留着三四百首,主要分为喜调和忧调两大类,另外还有部分祭祀调。喜调又分“官调”、“大喜调”、“小喜调”,代表性的曲调有《开堂调》、《压棚调》、《迎客调》、《过山调》、《进门调》、《拜堂调》等。忧调的分类则更细,大多数直接以曲调名称分类,代表性的曲调有:《开咽喉调》、《隔娘调》、《哭喊调》、《献饭调》、《下葬调》、《隔魂调》等等。
唢呐的结构主要由哨子、哨筒、堵气盘、哨杆、碗口等部件组成,制作工艺要求十分精细,尤其是哨子和哨杆是关键。哨子一般取长势好的嫩芦苇杆荫干后制作,好的哨子是唢呐师傅的心肝宝贝;至于哨杆,一般用花椒树或小花树制作,花椒树木质疏松,便于制作,但使用年限短,容易变形损坏;而小花树木质紧密,制作起来较难,但使用年限较长,而且不易变形和损坏。珠街腊罗巴唢呐师傅多数都用小花树来制作哨杆。
一个完整的唢呐班子至少有8个人组成,必须配置唢呐2支、大筒2支、长号2支,以及扁鼓、铰子、铙子、片镲、铃子等打击乐器。如果是在喜庆的重大活动中,还要辅之以二胡、笛子、箫、三弦等弹奏乐器。其表现形式上,可以独奏、二重奏、多重奏,合奏,还可以联手奏,其组合形式的多样化,形成了珠街腊罗巴唢呐丰富多彩地内涵和外延。不同的搭配,有不同的吹奏效果,其表达的感情色彩也就不同,所表现形式和内容也就大不相同。
腊罗巴的春天——浅谈电视剧《最后的窝棚》
珠街腊罗巴唢呐的传承历史非常长久,以世家传承和拜师学艺的师徒传承为主,言传身教,口口相传,所有唢呐调子,都是靠死记硬背的方式,学下来、记下来、传下来,因此,有的学徒因记忆力一般,没能学成,半途而废的人大有人在。流传到珠街的具体时间已无从考证,目前能够追溯清楚的在、五代(近百年)的时间。
党和政府一直十分重视保护和传承传统文化,珠街腊罗巴唢呐也得到很好的传承。目前,珠街腊罗巴“唢呐”被命名为省级、市级、县级非物质文化传承项目,张正强被授予省级非物质文化传承人,张子成、张子武、郭如军、赵正祥被授予市级非物质文化传承人,张正书、罗德忠、赵宏伟、段绍军、戴有成、郭体康、段绍海、杨绍祥等12人被授予县级非物质文化传承人。唢呐艺术不断得到发扬光大,多年来,珠街腊罗巴唢呐多次参加县、市、省级展演和比赛、多次获的奖励,取得全省民族民族民间歌舞乐大赛金奖的桂冠,得到专家的赞赏肯定和广大观众的好评喜爱。
社会在发展,民族音乐也随着社会的进步而发生改变,但它同时也受到来自新鲜音乐形式和外来文化的冲击,珠街腊罗巴唢呐音乐以他独特的艺术魅力得到不断的传承和发展。
电视剧《最后的窝棚》多处出现吹奏唢呐的场景,而且“左老黑”本人也是一个传承人,首先他把技艺传授给“自己的儿子”“双全”。充分展示省级非物质文化项目“唢呐”的故乡的深厚的文化底蕴,让我们共同祝福,独具特色的腊罗巴唢呐音乐文化生生不息,代代流传。
——彝族歌舞的殿堂尽在《腊罗巴的春天》之中。
腊罗巴的春天——浅谈电视剧《最后的窝棚》
作为《最后的窝棚》故事背景地、拍摄地的昌宁县珠街彝族乡,以腊罗巴(彝族)为主体民族与苗族、傈僳族和汉族组成成一个团结和睦的大家庭。各民族文化交融,形成了独特的民族文化奇葩,珠街彝族乡还被保山市人民政府授予“民族民间艺术之乡”。电视剧采用写实手法,给人一种记录真实生活的感受。电视剧在展现“唢呐”的同时,还将彝族乐器“芦笙”、“竹笛”,民族歌舞、婚俗、丧葬礼仪、服饰文化、饮食文化等集中地自然而然的“真实”的充分展示出来,我们走进电视剧《最后的窝棚》,就像真的走进了充满神奇魅力的民族文化殿堂,电视剧在演绎滇西少数民族边远山寨在脱贫攻坚奔小康的进程的同时,全方位给观众领略多姿多彩的边疆少数民族风情,这也是电视剧《最后的窝棚》的又一个独到艺术成果。


第五、“草根”演员演绎出鲜活的人物形象
腊罗巴的春天——浅谈电视剧《最后的窝棚》
电视剧《最后的窝棚》是一部反映边疆少数民族贫困地区打赢脱贫攻坚战役的纪实片,影片体现了打赢脱贫攻坚战,必须加强基层党组织建设,充分发挥党组织的战斗堡垒作用和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脱贫攻坚决战决胜才会有坚强的保障。脱贫攻坚这一场战,对偏远少数民族贫困地区来说工作更艰巨性、情况更复杂,是“硬中之硬,艰中之艰”。电视剧通过“左老黑”从思想转变到行动转变,从忌恨干部、不相信政策到逐步体会政策的优越性、感恩各级组织和干部,最终告别“最后的窝棚”“喜迁新居”这一主体脉络来展现。
电视剧的故事取材于作为祖国大西南云南省保山市昌宁县珠街彝族乡,通过“以小见大”的手法展现民族团结的幸福画卷。全国56个民族,云南有26个民族,而“故事”发生地是一个总人口一万多人“小地方”,却居住着汉、彝、苗、傈僳等六个民族,少数民族中的彝族(当地自称:腊罗巴)成为主体民族,这也是云南少数民族大省的一个缩影。电视剧充分展示边疆少数民族村寨各民族团结和谐相处、亲如一家,兄弟姐妹情谊深,勤劳勇敢建家园,芦笙琴弦颂党恩,载歌载舞唱幸福的真实动人画面。同时电视剧处处闪耀着民族文化光彩,把云南昌宁珠街乡底蕴深厚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进行了一次集中的展示,通过电视剧我们可以看到腊罗巴”丰富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瑰宝闪耀着的五彩斑斓的光彩。而这一切,都只是一群过去从来未与影视表演有过任何关联的土生土长的“腊罗巴”人的真诚演绎,是偏远山区少数民族普通劳动者把生活“真实”变成艺术的“真实”呈现给观众,是这一群把灵魂镌刻在澜沧江黑惠江畔的阿依山深处的腊罗巴人坚强执着追求美好生活,爱国爱家,知恩感恩的情怀,圆满实现了从“生活中人”到“剧中人”的飞跃,就是一群澜沧江与黑惠江畔的“腊罗巴”人,十足的“草根”人物演绎出了电视剧中鲜活人物形象。
腊罗巴的春天——浅谈电视剧《最后的窝棚》
“左老黑”作为“一号人物”,是本剧的中心“轴”,扮演者胡鉴是一名土生土长的彝族基层干部,真实身份是一名村党总支书记,由于他生在农村、长在农村、工作在农村、服务于农村,他的所思所想与“剧本”人物真的是“心有灵犀”一点通,他可以按照“剧本人物”的需要,自如的运用实际生活工作中积累的大量素材,使这个人物变的比生活中的原貌更真实、更生动,是一个少数民族老汉的独特现象活跃在演幕之中。“左老黑”性格特点鲜明,在脱贫攻坚工作开展初期是“固执、自负、顽固不化”,用“乡长”给工作队员“小李”介绍情况时说法“就是一块捂不热的石头”;通过脱贫攻坚工作的开展,他逐步感受党的惠民政策的优越,特别是通过“双全”生病、治病这个过程,彻底改变对乡村干部的看法和态度,真真切切感受到当前的各种惠民政策和基层干部的为民服务情怀,他的性格发生了彻底的改变。从此,“犟老头”变成一个通情达理的人。是好的政策和干部好的作风改变他的“犟脾气”,给了他好性格。最终“左老黑”变成了一个“知恩感恩、上于追求,团结友善、爱妻爱子”的人。党的惠民政策,基层干部的好作风最终把“捂不热的石头”变成热爱生活、追求美好生活的奋斗者。
腊罗巴的春天——浅谈电视剧《最后的窝棚》
“左老黑”妻子段爱珍的扮演者查如玲也是一位年过半百、土生土长的彝族农村妇女,她是地道的农民,劳作之余传承民族刺绣手艺,是一位当地的裁缝师傅,成功扮演农村家庭妇女。整台剧始终为“左老黑”帮衬,维系着这个家庭和谐、社会关系,引导着“左老黑”的思想向积极的方向发展,也为“双双”、“双权”向着健康方向发展提供了坚强的保证,这既是“剧情”的需要,也是黑惠江畔腊罗巴家庭母亲朴实善良、勤劳聪慧品德的真实再现。
腊罗巴的春天——浅谈电视剧《最后的窝棚》
乡长“字秀芝 ”扮演者周健香是一名幼儿教师,成功扮演从原“村长”逐步成长为“乡长”的当地少数民族干部,是一位在不同时期经过长期磨练和考验,慢慢成长起来的基层干部,她对党组织高度负责,在不同时期能够执行上级政策决策,勇于担当敢作为,时时刻刻想着群众利益和群众的期盼,她了解群众,善于做群众工作,得到群众的爱戴。
腊罗巴的春天——浅谈电视剧《最后的窝棚》
左双双“左老黑”女儿扮演者,分为幼年、成年两个时期。幼年 扮演者刘龚梅是一名三年级小学生。在“他家大黑牛被牵走,去抵乱砍滥伐林木罚款”剧情中,表现得淋漓尽致,她能够一下就溶入到剧情之中,在表演现场使导演及在场工作人员一起进入丢失“家庭唯一财产---大黑牛”的悲痛之中,在审片和首播中引起观众的共鸣。成年左双双扮演者王宝娣是一位刚参加工作不久的基层干部,剧中她常常和其父母讲自己的理想和追求,提出自己的观点和愿望,而又能处处考虑父母的感受,在向父母表达诉求的同时,又能够忍受“左老黑”反对的 “委屈”,在她身上既有现代青年的追求,又能自觉接受父母的约束淳朴的民族优良传统。她想继续读书,却只能接受辍学在家的现实;想跑出去看外面的世界,却只能接受在家劳动、做饭、洗碗、扫地;在教育扶贫工作中,“吴校长”给了她当“手工课老师”机会,心灵得到了放飞,还有幸与“陈老师”有了感情的交流,被“陈亭老师”爱上,少女萌动的爱情之花即将绽放之际,父亲“左老黑”发出“放学要早一点回家,不要叫坏人拐代克”的忠告,但“左老黑”倔强封闭陈旧的思想没有动摇和遏制他们对爱情的渴望,终于等到“父亲左老黑”思想转变,告别“最后的窝棚”搬进新家,结婚成亲。在她身上即体现当今青年的性格,更展现出少数传统美德得到传承。
腊罗巴的春天——浅谈电视剧《最后的窝棚》
李德昌扮演的“乡党委书记段佳伟,剧情是一名腊罗巴优先青年,当兵入伍20年后专业回家乡作为乡镇主要领导,年轻时戍边卫国,年长后回来建设家乡,从硝烟战场转移到没有硝烟的“脱贫攻坚战场”。这是无数“腊罗巴”、乃至全国优秀儿女爱国爱家、报效祖国、建设家乡的真实写照,同时也是优秀青年一朝在军营终身守军魂的体现。
腊罗巴的春天——浅谈电视剧《最后的窝棚》
王蓝花扮演的“小李”是一名驻村扶贫工作队员,面对决战脱贫攻坚、决胜全面小康的严峻挑战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她不怕艰苦、苦干实干、攻坚克难,吃苦耐劳,当政策的宣传员、情感联络员、人民群众的勤务员,发挥特殊的作用,是千千万万驻村扶贫工作队员的缩影
腊罗巴的春天——浅谈电视剧《最后的窝棚》
左老黑儿子左双权也是小学生赵宇轩扮演,在剧中也演得较为生动感人。
腊罗巴的春天——浅谈电视剧《最后的窝棚》
通观电视剧《最后的窝棚》,有人物角色共计40多人,群众演员最多上万人(彝族火把节狂欢镜头,采用节日真实场景拍摄),全部有“业余”人员出演,不仅没有“影视”经验,绝大多数就连小范围的公开歌舞、演唱、朗诵的经历都没有经历过,仅仅凭着对党和国家脱贫攻坚惠民政策的感恩之情,踊跃参加演出。从艺术技巧等专业方面来考究,还有一些不到位、不成熟的地方,或许还存在某种缺陷,但笔者认为通过电视剧《最后的窝棚》,我们可以全方位了解偏远少数民族地区脱贫攻坚取得的辉煌成就,看到农村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也可以看到在这场农村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过程中一个个鲜活的人物,看到腊罗巴人打赢脱贫攻坚战役的奋斗历程和取得阶段性顺利喜悦心情,感受少数民族群众如今的幸福生活。
实践的精彩是想像不出来的,生活的美好是杜撰不出来的。通过总编导杨佳富深入基层采风创作,汲取题材主题、情节语言、表现内容,不断进行生活和艺术积累,不断进行美的发现和美的创造,在原构思基础上写出和拍出了精彩纷呈《最后的窝棚》故事。
总之,电视剧《最后的窝棚》以小见大反映了少数民族地区脱贫攻坚战,浓墨重彩民族团结和谐进步的内容,充分展示了彝族支系腊罗巴人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同时也讲好了党建引领脱贫攻坚的故事。影视剧是遗憾的艺术,电视剧《最后的窝棚》也有很多不足之处,还有纪录片的感觉和不够艺术化的感觉。但瑕不掩瑜,该剧充分展现了'党建引领、脱贫攻坚、民族团结、非遗传承、美丽彝山”的主题,它是云南省昌宁县笫一部本土电视剧,它是反映少数民族题材又一部优秀电视剧,它是彝家人心灵的“鸡汤“。
腊罗巴的春天——浅谈电视剧《最后的窝棚》
作者简介:
段相纪,男,彝族,云南昌宁人。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先后任县、市政协委员,县市文学(民间文学)协会会员,县文化促进会会员、理事。1981年开始发表作品,作品散见于《昌宁文艺》《茶乡文学》《昌宁报》《燃烧》《横断山》、《保山报》、《边防武警报》《边防文学》《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山茶》《大西南文学》“昌宁文学丛书”等。《文化保山.昌宁卷》主创之一(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昌宁腊罗巴传统民俗文化》主创之一(云南民族出版社出版),先后参与各种丛书、地方志书撰稿和编辑工作。歌曲作品《彝乡美》、《亲亲故乡》《黑惠江歌谣》等,歌舞小品剧本《黑惠江畔种烟忙》《争星星》《罗老怪种烟》《改菜谱》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