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寒冰:收入增长,为什么生活压力也增长?

2018-07-12 08:56阅读:
收入增长,为什么生活压力也增长?
时寒冰
时寒冰:收入增长,为什么生活压力也增长?
改革开放以来,民众的收入在增长,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但同时,许多人的生活压力也在加大(尤其背负房贷的家庭),这也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收入为什么与生活压力同步增长?
一个至关重要的原因,是社会福利、保障机制的不健全乃至缺位。
对于一个社会来说,民众的焦虑尤其是群体性的焦虑,是不利于社会的稳定发展的。为此,就需要建立其完善的社会保障体制,消除民众的后顾之忧。社会保障制度被认为是现代国家的基本社会制度,健全完善的社会保障是现代社会富裕文明的重要标志。
时寒冰:收入增长,为什么生活压力也增长? 插图来源:俾斯麦参加柏林会议时的画面
德国人现在最感激的领导人,是“铁血宰相”俾斯麦,当然不是因为他的“铁血”,而是因为他的柔情,他亲手创建的社会保障制度,被认为是重塑了德国人的性格。当每一个公民,感觉到有一个充满温情的保障机制,给他们带来保护和尊严的时候,这个民族就变得更加奋发向上。相反,如果国民无法得到健全的社会保障机制的保护,一生为教育、医疗、养老等等而奔波劳累,他就不可能有安全感,也没有精力去思考权利、尊严、气质等,这是对一个国家或民族至关重要的问题。
换句话说,如果公众无法得到社会保障机制的保护,生活中,就会把物欲方面看得很重,就无法在精神上超脱。而对于物质层面的追求是没有穷尽的。多少钱算富裕呢?在上世纪80年代,万元户是被人羡慕的,而现在,百万元户都不敢说自己有钱。在一线城市,买房只能交个首付。如果不幸生一场大病,可能一下子就回到赤贫的状态。
时寒冰:收入增长,为什么生活压力也增长?

最近,《我不是药神》很火,很多人共鸣,但是,板子打错了,很多人谴责原研药厂的暴利,但问题并不出在这里,原研药如果没有暴利,就不会有人花费巨资去做研发,就不会有那么多疗效好的新药问世。
问题在哪儿?据媒体公布的资料显示:影片中提及的格列卫,在中国的售价是全球最高的,高达23500元人民币,而这种药,在韩国的售价仅折合3000元人民币,在澳大利亚的售价高些,折合1万元人民币,但是,澳大利亚的医保政策让这种药到患者手中的价格还不到200元人民币。
时寒冰:收入增长,为什么生活压力也增长?
数据来源:环球时报2015-1-24报道
进口药价格是高,但没有高到离谱的程度。中间有寄生虫、既得利益者,把药价炒到了天上。这是一种赤裸裸的吸血鬼的行为,他们对患者敲骨吸髓,让一些不幸有人患上重病的家庭,一夜之间回到赤贫状态。退一步说,即使社会保障机制不能及时健全,至少,打掉这些吸血鬼,也会好很多。而如果建立起完善的社会保障机制,让这些吸血鬼和残忍的既得利益者,失去敲骨吸髓的机会,民众就消除了后顾之忧。一个没有后顾之忧的民族,才能活出良好的精神状态,才能活得更有境界更有尊严。
时寒冰:收入增长,为什么生活压力也增长? 插图来源:毕加索的作品《梦》,所传达给观者的审美感受和暗示意义就是如梦中事物一样不可思议。
现实中最残酷的一点是,它距离人们的梦想,总是非常遥远。比如,住房问题,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敢让商品房的占比达到像我们感受到的这样高。住房是一种基本的生活所需,许多国家在走房地产市场化路线的同时,也在不断加大住房保障、住房福利的投入。而且,还有一点,是我们所忽略的,那就是,西方国家土地私有,许多人自己建房,就能轻松解决好居住问题,而对于土地国有的国家而言,民众没有土地,国家只有拿出更多的土地建造保障房,才能平衡这一结构性的矛盾。
时寒冰:收入增长,为什么生活压力也增长?
住房绝不可以变成一种奢侈品,对于任何一个国家来说都是如此。住房变成奢侈品的结果,是人们不得不为这种基本的生活所需付出自己毕生的财富,也付出多年的理想和梦想,当理想和梦想被沉重的房贷所击垮,谈什么精神、理想都是奢望。
我们不妨看看数据。房子与人均可支配收入息息相关。人均可支配收入要用于食品、衣着、医疗保健、交通和通信、教育文化娱乐服务、房租等等,剩余的钱才能买房子。2017年,全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25974元,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为18322元,收支相抵后,人均结余7652元。2017年年末全国大陆总人口139008万人,可以得出,2017年,全国居民可支配总收入约为36.11万亿元,除去消费支出以后,全国居民累积结余资金为10.64万亿元。这部分结余,相当一部分属于特别富有的人,他们会把其中的相当一部分用于储蓄。
时寒冰:收入增长,为什么生活压力也增长?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
时寒冰:收入增长,为什么生活压力也增长?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
2017年,当年存款新增存款4.6万亿元,这部分存款,80%的属于富裕的人(这部分人基本都有房),除去这部分储蓄,还剩下多少呢?
6.04万亿元。
假设这些钱全部用于购房,而2017年全年,我国商品房销售额为13.37万亿元,也就是说,我国居民当年的全部结余都用于买房还不够,还需要7.33万亿元的贷款(这里面没有考虑富人动用储蓄买房的因素)。
2017年末,我国境内住户贷款余额为40.5万亿元,2016年末,我国境内住户贷款余额为33.36万亿元,新增贷款为7.14万亿元,而当年我国居民需要7.33万亿元的贷款,还不够,从哪里补呢?那就是公积金贷款,也就是说,居民所有的结余都买房还不够,还要借助贷款才能实现购房梦。2017年,居民购房的金额,不仅用完了全部结余,而且还借贷了相当于结余1倍多的资金。
时寒冰:收入增长,为什么生活压力也增长? 数据来源:中国人民银行(单位:亿元人民币)
就像我前面括号中所言,这个估算并没有考虑动用储蓄买房的情况,即使考虑到这种因素,买房对民众财富的转移也是非常惊人的。在这种情况下,人们的生活压力当然会很大。
健全社会保障机制,建设一个民富的社会,消除民众的忧虑,一个民族,才能活出精神状态,活出尊严,活出生命之美,社会也才能更加蓬勃向上。而且,只有建立起民富的社会,才能让我们不再严重依赖外部的消费市场,更有利于经济的可持续健康发展,当然,也不会再有任何国家敢轻易对我们打贸易战。
附新闻一:专家谈天价药背后的专利制度:既是保障也是博弈手段(节选)
2018-07-10 来源:科技日报
近日,一种名为格列卫的药被称为“神药”,成为人们热议的焦点。
“我吃了三年的药,吃掉了房子,吃垮了家人。”患者这句无奈心酸的话,让许多人潸然泪下。而众所周知的进口专利药与印度仿制药悬殊的价格落差,也让人震惊。
格列卫是治疗慢粒性白血病的救命药。但救命药却卖出天价令人无法接受。
为什么格列卫这么贵?知乎上有一句经典回答:“之所以昂贵到要卖几万元,那是因为你能买到的已经是第二颗药了,第一颗药的价格是数十亿美金。”
原研药研发周期漫长,投入巨大,风险极高。在专利保护期内,为了尽可能地收回成本并赚取足够的利润,在哪个国家卖都不会便宜。以格列卫为例,从发现靶点到2001年获批上市,整整耗费五十年,投资超过50亿美元。
“这些药厂就是靠吃人血馒头活的。”记者也曾听到过一位中年女性咬牙切齿地说。
需要特殊药品的普通人,如果情绪控制稍不理性,就会对瑞士诺华制药这样的企业恨之入骨。弱者当然需要同情,但具体到个案上,主要还是得依靠社会保障制度来实现。
(原题为《格列卫“挨说” 专利制度不当背锅侠》)
附新闻二:2017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5974元 同比增长9.0%(节选)
2018-02-28 来源:人民网-财经频道
人民网北京2月28日电 据国家统计局网站消息,统计局今日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2017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以下简称《公报》)。《公报》显示,全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5974元,同比增长9.0%,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7.3%。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中位数22408元,增长7.3%。按常住地分,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6396元,比上年增长8.3%,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6.5%。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中位数33834元,增长7.2%。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3432元,比上年增长8.6%,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7.3%。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中位数11969元,增长7.4%。按全国居民五等份收入分组,低收入组人均可支配收入5958元,中等偏下收入组人均可支配收入13843元,中等收入组人均可支配收入22495元,中等偏上收入组人均可支配收入34547元,高收入组人均可支配收入64934元。全国农民工人均月收入3485元,比上年增长6.4%。
《公报》表示,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18322元,比上年增长7.1%,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5.4%。按常住地分,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24445元,增长5.9%,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4.1%;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支出10955元,增长8.1%,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6.8%。恩格尔系数为29.3%,比上年下降0.8个百分点,其中城镇为28.6%,农村为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