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葱茏,因你

2020-05-21 11:58阅读:
岁月葱茏,因你


岁月葱茏,因你
图文|夜色

人活在世,能留下的东西实在太少,除了爱,而文字算是给自己这一生最真实妥帖的纪念。
-----------------------------------------------------------------------------
-------------------------------------------------------------

收到苏编的信息,是关于本土作协的一个征文链接,讲述个人与文学结缘的故事或是一些难忘的历程。我看了一下,回信苏编,说关于这个主题自己实在没什么东西好写,就不参与了。
一直觉得自己与什么文学写作是扯不上边的,平时喜欢碎片式地散写,权当只是心灵的另一个栖所,从没正儿八经地去把它当回事。然而,回复了苏编的信息后,我的思绪却不安分了,很多片断纷至沓来,原来那些曾经写过的文字一直如此清晰地蜇伏在我的脑海里。
我生性自由散漫,小时候并不算是一个刻苦学习的女孩子,那时的理想从未跟文学与写作有关,最大的兴趣爱好是唱歌。不过,虽然我不爱学习,但从小学开始,我的作文一直会被语文老师当做范文在班上读给同学们听;每次作文簿发下来,看着老师在我文章里的一些句子下面划着红色的波浪线(代表赞美)时,心里就有些小喜悦。我想,那时候的那些小喜悦或许就是我最终会爱上抒写的最初动力。
第一次算是真正以自己的名义抒写是在十五岁时,那时突然心血来潮想写一部小说,关于青葱岁月的小说。我不知天高地厚地开始动笔,写了将近三万多字,后来因为要应付中考,小说只好搁浅。 然,这一搁浅就再也没了后续。
第一次写诗是在高一,算是朦胧派诗歌,诗境充满忧伤。记得当时我还把它工工整整地抄写在纸上,贴在自己房间的墙上。也就在当天,这诗被我哥看到,他非常严厉地批评了我,说我“不务正业”,叫我不要把时间浪费在这些无聊的东西上。我听了,只好讪讪地收起那首诗,不敢再明目张胆地写了。不过,我确实很喜欢“不务正业”。读高中时,我帮同学写了大量的情书。对待写情书这样的事我是非常有兴趣的。当时有两个女同学同时暗恋上我们年轻的语文老师,为了不让对文字有灵敏嗅觉的语文老师看出情书是出自一个人的手笔,我要用两种不同的文风代写。后来,我写得一手好情书的事情在同学们中暗自传开,我成了“情书高手”,找我代写的同学越来越多。虽然情书是帮别人代写的,但我从不马虎,每次都会极认真地倾听同学的情感故事,分析她们的心理后再下笔。我想,这在后来我写情感类文章特别上手或许有一定关联。
高中毕业后,我好像就再也没有为自己写过什么。我不知道像我这样骨子里有着文字情节的女子怎么会再也没动过笔,去为那段漫长的时光写一点值得纪念的文字。
直到十多年前,在我人生最低谷的时候,我在新浪博客网注册了一个博客,开始碎片式的文字记录。也就在那时,我迷上了吃茶、布茶席。于是,文字便成了我吃茶心境的载体。我不知道是我的茶通过文字描述更有生命力了,还是我的文字中因为有茶而更加灵动,总之,它们相辅相成,在那段灰暗的时光中带给我身心至高无上的慰藉,最终带我走出人生低谷。
如果说茶能让我的灵魂片刻沉静下来,那文字就是安放我灵魂的彼岸。这个彼岸,它永远都将存在,不会消散。
在新浪写博一年多时,我在博客上认识了周老师。只是万万没想到这位周老师竟然与我同住一城,更巧的是竟然还与我同住一小区。周老师是广播电视台的一个编辑,他在我博客上留言,建议我投稿。投稿,这可是我从不曾去想的事情,或者说连梦也不会去梦。我给周老师留言,说自己纯粹只是写着玩玩的。一日,周老师找了我的一篇文章,他说他帮我拿去投稿。周老师的这番热心,如果我再拒绝就显得有些矫情了。
就这样,我的第一篇被发表的文章出炉了。当我拿着还散发着淡淡油墨气味的报纸,看着自己的文字变成一个个印刷字体出在眼前时,心中涌出的喜悦似曾相识,它穿越时空,与小时候那端坐在课桌前听着老师把我的文章当作范文读时的暗喜融汇一起,它们是如此真实而美好。
从那以后,我开始陆续向报社、杂志投稿,在那几年时间里,发表了几十篇散文随笔。我想,作为一个热爱文字的作者,投稿发表算是一个被认可的过程。当时,周老师建议我加入当地作协,我那散漫的性格又出来了,我说入作协之事就算了,我这人不喜欢热闹,还是自己玩玩就好。而周老师真的是一个无比热心之人,他竟然给我发来了申请表格,找了文联主席给我作推荐人,就这样,我毫无心理准备地加入了作协。朋友开开玩笑说,你的文字终于找到组织了。
再后来,无意中发现当地都市报有开办博客网,那里云集的大都是本地区的文学爱好者,我想在这里或许能浏览到更多关于本土地域风情的文章,于是也注册了一个博客偶尔发表自己的文章。在那年的年终,都市报博客网评选年度十大博客,仅入博半年的我竟然入选,而获奖的名称也是别出心裁,叫“妩媚奖”。这个奖,实在是大胆新颖,实在是个性十足,而我也觉得实在是贴近我。我很感谢当时评奖的主编,感谢他能看懂我文字里的别样韵味,人有妩媚之态,而文字也可如人一样。这个“妩媚奖”给了我一个更笃定的方向。
2014年,我把自己所写的文章集结成册,取名《素朴流年·》。当时给我写序的高老师看了我发给他的书稿后,说对我写的情感故事非常有感觉,情感剖析拿捏很到位,建议以后可以尝试写写情感小说。高老师的话,让我想起了我的那部写了三万多字的被搁浅的小说,想起读书时帮同学写情书的场景。那些情感,那般真诚、细腻、流畅的表达,在多年后,我把自己透露出来的旁观和曾经渐行渐远的情怀抒写到自己的文字中,它们就变成我的情感。我一直认为,只要是真情,它们在人世间都是相融的。而那些在别人眼中不值一提的信件,未尝不是给我的一个很好的写作锻炼。
我的第一本随笔集在蕴酿了三个多月后成册。说真话,当拿到这本属于自己的子时,我的手是沉甸甸的。记得那时我说过一句话:无论别人如何评价它,即使它并没有达到我所要的完美,但书里的每一个文字都带着我的呼吸,它,是我的珍宝。
这几年我文章写少了,投稿发表也不再积极,我觉得这是一个沉淀的过程。但我还是一直有在写,我对它依旧热爱,几年下来,又积累了一些文章。回看之前和现在的文章,呈现着两个完全不同的自己,若说喜欢哪一阶段,我想我还是更喜欢沉淀之后的自己。我准备再把这些文章集结成册,不过,这次我不急着要在限定的时间里出册,有了第一次的经验,这次我想慢慢整理。
出两本册子,有人可能觉得没什么意义。我的文章大多写的是很个人的东西,不受任何形式上的约束,我生来只会为爱而抒写,它需要充满灵性的自由来表达。我深知自己写的东西跟文学价值扯不上一点关系,然而,它们对我自己的个人精神价值却是极大的。我的兴趣爱好除了文字,还有别的,而这其中,唯有文字能给予我最深邃的空间。在这个空间里,我可以与自己的灵魂对话,我所有的情感在字里行间得以抒情与依托。
记得苏编曾经为了写一篇关于我的文章问过我一些写作的问题,我对他说,人活在世,能留下的东西实在太少,除了爱,而文字算是给自己这一生最真实妥帖的纪念。时隔多年,如今回想起过往的种种,文字带给我的不仅仅是一些外在所看到的欢愉,最重要的是它丰饶了我的内心,我的人生岁月因它而葱茏。
那个引领我走上真正写作之路的周老师,我很久未跟他联系了。我已搬离那个小区多年,不知他是否还住在那里?不知他一切是否安好?如果可以,我想在我的第二本册子出来时,请他喝一杯茶。


岁月葱茏,因你

岁月葱茏,因你
岁月葱茏,因你
岁月葱茏,因你
岁月葱茏,因你
岁月葱茏,因你
岁月葱茏,因你
岁月葱茏,因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