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幼坚:一株自由开放的三色堇,一份不分性别的自由与爱

2017-11-03 11:33阅读:
1999年,她52岁,儿子18岁,那一年,儿子郑重地向她“出柜了”。
当时在全中国都不理解、不接受甚至攻击诋毁同性恋的时候。她却平静地对儿子说:“能否找到满意的爱人?”还和儿子聊到了安全问题以及防范措施。
她就是博客“大V”——三色堇吴幼坚。一位勇敢地站出来,成为中国首位公开支持同性恋的母亲;她60岁自学电脑,在博客上用文字给同性恋群体及家人精神上的支持。
1.“希望你能找到满意的爱人”
独子远涛出生时,吴幼坚33岁,先生40岁。中学毕业后她在粤北做过知青,搞过创作,不知不觉就耽误了二十来岁的时光,与先生相识、相恋到结婚、喜得贵子时已经不小年纪了,远涛出生后,夫妻俩选择陪伴离休的父母安度晚年。
吴幼坚:一株自由开放的三色堇,一份不分性别的自由与爱
(吴幼坚与幼年儿子)
虽说中年得子,但是两代人对孩子并没有过分宠溺或苛责,而是给个孩子一个宽松自由的成长环境。他们是彼此的亲人、朋友、老师,母子之间既有亲情又有友情,还有师生之情。
爱与自由是互相理解的前提。当孩子长大成人,第一次和吴幼坚谈到性取向问题,并且向她“出柜”时,吴幼坚有一瞬间震惊,但是她知道,取向不同,并不是生理或心理的疾病只是一种与异性恋不同的性倾向而已,这种倾向同样值得被尊重。吴幼坚对同性恋者的认识得益于方刚的纪实文学《同性恋在中国》和李银河的《同性恋亚文化》两部作品。
只是吴幼坚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接触的第一个同性恋者竟然是自己的儿子。平静了一会儿后,她想:既然儿子有勇气承认,自己也因该鼓起勇气来,认真对待这件事儿。
吴幼坚认真地问儿子“能否找到满意的爱人?”,作为母亲的她,本能地关心孩子的感情生活。谈到安全问题时,儿子很理性地讲了自己的看法,甚至还说到了“安全套”。
这一瞬间,吴幼坚知道儿子长大了,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他已经有能力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了。
吴幼坚:一株自由开放的三色堇,一份不分性别的自由与爱

(吴幼坚与成年儿子)
2.爱是最美的彩虹
母亲的包容和理解,让身为同性恋一员的郑远涛欣喜不已,但是其他同性恋者可能就没有这么幸运了。郑远涛热衷公益,他知道自己能为同性恋者这个隐匿在暗处的大群体做点什么,于是他邀请母亲一起为同性恋发声,推动社会对同性恋群体的理解和包容。
吴幼坚是一位母亲,但也是普通人,她有勇气面对自己儿子,却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勇气面对中国千千万万个同性恋者以及他们背后破碎的家庭。
同性恋者出柜,结局一般都是母亲崩溃,以死相逼,父亲扬言断绝关系,逼孩子“恢复”异性取向。有些同性恋者迫于压力,选择和“正常人”一样生活,结婚生子,讲黄段子,尽力伪装着自己,结果害的却是三个家庭。
吴幼坚知道,每一个同性恋者家庭破碎的原因几乎都是相同的,那就是相互之间缺乏理解。
纠结许久,她想起了自己的父亲,如果父亲还健在,他一定会说这是一件“有意思”而且有意义的事。儿子能够自觉承担社会责任,作为母亲,吴幼坚决定与他并肩而立。
吴幼坚:一株自由开放的三色堇,一份不分性别的自由与爱
(吴幼坚接受采访图)
2005年她以同性恋者母亲的身份接受南方电视台的专访,向社会公开表示支持儿子的性倾向,呼吁更多的人去理解、包容同性恋群体。
“同性恋本来就没有什么,不是坏事情,也不是错事,也不是丑事,你们就把它当成一件普通的事情好了”
2007年,60岁的吴幼坚放下握了一辈子的钢笔,开始自学电脑,因为那个时候,博客时代已经到来了!在网上她能尽可能地帮助更多的人。
一切重头开始,自学电脑何其容易,从开机、关机、打开网页、登录博客,她一步一步地学了起来,最开始的时候,连换行和打出个感叹号她都要琢磨许久。终于吴幼坚发出了自己在博客上的第一句话:“吴幼坚个人电脑今天开始使用!虽笨手笨脚的,但总算打出了第一行字。普通话较流畅不等于汉语拼音正确,所以速度很慢。但我还是有信心学好它,作为给自己的礼物。”从此,她在支持同性恋群体的公益事业上一路高歌猛进。
2008年6月,在吴幼坚母子的推动下,广州成立中国第一个同性恋者亲友会,吴幼坚任会长。8月29日开通首条同性恋亲友会热线电话。有越来越多的同性恋者开始了解到这个组织,从这里汲取勇气和力量。
吴幼坚:一株自由开放的三色堇,一份不分性别的自由与爱
(吴幼坚与同性恋者亲友会)
同年岁末,吴幼坚的个人博客访问量从0逐渐增长至130万次,吴幼坚不仅写博客、回复私信,还录制了个人视频、向大家推荐电影。被评选为2008年新浪“十大草根”后,她有些诧异,博客影响的人数远远超过了她的想象。截止到今年4月份,她的博客访问量已经达到654万余次。
2102年初,吴幼坚不再担任同性恋亲友会会长,同时宣布60-65岁的第一个五年计划——“六个一工程”,顺利完成后,接连着公布了65岁到70岁的第二个五年计划——“八个一工程”,为同性恋者及其父母服务,也为创建多元开放包容和谐社会发挥余热。
提起这份工作对她的意义,她说,“我只有远涛一个孩子,现在,很多人叫我‘吴妈妈’”
吴幼坚知道,中国和世界最终将走向包容和多样化。而这一过程需要有更多的人去推动。
3.“死后我们的骨灰要洒向大海”
2017年4月25日,吴幼坚70岁了,人到七十古来稀,多位好友聚到富力养生谷为她庆生。吴幼坚自己也专门写了一篇博客——《70岁生日谈生老病死五点心愿》。
吴幼坚:一株自由开放的三色堇,一份不分性别的自由与爱
(70岁生日现场)
吴幼坚与丈夫相识相恋至今五十余年,两人现在身体良好,但是她知道,生老病死凡人皆难免,如果必要时就动用自己存款请护工,若没有必要进行治疗,吴幼坚希望他们夫妻两人可以安然离去。人来自大自然,自然也要回归大自然,吴幼坚与丈夫皆生于海港城,死后也不必占地立碑,直接将骨灰撒向大海就好。当然,她个人更愿意捐献器官与遗体,用自己的所有去帮助别人。
她的“八个一”工程中还剩下最后也是最难的一项——写一本LGBT纪实书稿并力争出版。从今年春节开始,整理和写作任务一天都没停过,把她所了解的非异性恋者的经历留给社会,留给历史。
文中谈的虽然是自己的生老病死,但是吴幼坚却如置身事外一般淡然。
五彩纷呈一世界,五味杂陈一人生,当吴幼坚随着丝带起舞时,你根本无法把眼前的她和脑海中70岁的老人联系起来,朋友开玩笑说:“我们越活越老,阿坚你越活越年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