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水浒的秀(九):晁盖为何扶宋江上位?他临死一句话暴露真相!

2017-05-04 08:18阅读:
文:白马晋一
【一】
宋江被一群哥们架上梁山,一并迎接他的,自然有帮主晁盖了。
说被架着逼上山,其实不太准确。应该说,是宋江自己以半推半就的姿势大步飞奔上山的。不上山,就得被朝廷砍头呗。
诚如在上山路上,宋江对晁盖说的一番话:“小弟来江湖上走了这几遭,虽是受了些惊恐,却也结识得这许多好汉。今日同哥哥上山去,这回只得死心塌地,与哥哥同死同生。”
这话里很有玄机。
“这回只得”,恰恰声明自己的无奈。是被逼的,走投无路了。晁盖哥哥肯收留,这可是莫大的恩。“死心塌地”、“同死同生”,这更是表忠心。言下之意,一切以晁盖马首是瞻!
话虽是这样说,但宋江接下来要做的,却是要让晁盖的身份,由帮主变成前帮主。
【二】
接下来就是有趣的“二人转”了。
看原著。“擂鼓吹笛,众好汉们都乘马轿,迎上寨来。到得关下,军师吴学究等六人,把了接风酒,都到聚义厅上,焚起一炉好香。”这是盛大的欢迎仪式。
宋江名声在外,这样的仪式不意外。
但意外的是,“晁盖便请宋江为山寨之主,坐第一把交椅。”
这才正式递交“入会申请”,怎就被推上帮主(寨主)?宋江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余光瞥了一眼前来敬酒的晁盖。
只见晁盖道,“当初若不是贤弟担那血海般干系,救得我等七人性命上山,如何有今日之众?你正是山寨之恩主。你不坐,谁坐?”
好一个“你不坐,谁坐”!其实就是“我不坐,谁敢坐”?
晁盖这出戏唱的好,他知道江湖人最讲究报恩报仇的。此前自己劫生辰纲犯事,多亏宋江报信。这个人情,不得不还。如今,虚与委蛇地做个样子,要推宋江上位。一只手推,另一只手却是拽着。
看吧,演一场戏,之前的人情账就赖掉了。
【三】
宋江是个明白人。
“哥哥差矣!感蒙众位不避刀斧,救拔宋江性命,哥哥原是山寨之主,如何却让不才?若要坚执如此相让,宋江情愿就死。”
其实宋江在被动交际时,往往会有三样法宝。一哭、二跪、三去死。这一句“情愿就死”,晁盖忽然不知该说什么呢。
宋江接着道,“仁兄,论年齿,兄长也大十岁,宋江若坐了,岂不自羞。”也就是排资论辈嘛,晁盖年纪和资格都长,理应排第一。
又是一番假模假式的作秀。晁盖坐了第一位,宋江坐了第二位,
吴学究坐了第三位,公孙胜坐了第四位。其余各众也有自己的位置。
行文至此,有人或要替晁盖鸣不平了。这不是以小人之心度豪杰之腹嘛。晁盖天王一生可是光明磊落,怎会用作秀的套路?
其实,换做谁在领导的岗位上,屁股都是不愿意动的。比如梁山的第一任CEO(或称帮主),王伦同志,就是屁股不想动,被晁盖拿刀子给干掉了。而晁盖抢了别人的位置,又怎会轻易让贤呢?
可见,晁盖是有前科的人。当然,证据还不仅如此!
譬如原著五十八回,晁盖中了“敌人”的毒箭,临一命呜呼之时,就曾瞪了宋江一眼,道,“若那个捉得射死我的,便教他做梁山泊主!”
他为何不将梁山产业托付给排行第二的宋江?
其实,晁盖的所为,已经实实在在印证了他的恋栈,以及对宋江的不放心。
【四】
梁山让贤这一出戏,可以看做是晁、宋二人联手做的秀,也可以看成是二人的第一次正面交锋。
其实,在江州劫法场之后,在宋江的暗示下,大批好汉跟随他上了梁山。而这伙人的上山,无形中稀释了晁盖在梁山的既有力量。而此前拿着宋江推荐信上山的原清风寨花荣等九人,无疑在情感上也是站在宋氏一线。
反观晁盖旧部,大概仅吴用、公孙胜、林冲、刘唐、阮氏三兄弟、杜迁、宋万、朱贵、白胜数人。且杜迁、宋万、朱贵实属梁山第一代CEO王伦的政治遗产,是否心怀他念还真不好说。而吴用又首鼠两端,公孙胜心系江湖闲情,亦非可托用之人。
正因如此,处境颇为尴尬的晁盖,必须要下一阵及时雨,假意捧宋江一马,实则将宋江一军。他在暗中敲打这位外来的黑汉子,这梁山,你要搞清楚谁才是一哥。
这一阵,晁盖似乎完胜!
独特视角趣味解读西游、三国、水浒等名著题材,​可搜索微信公众号“白马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