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神有戏(十一):姜子牙法力不及十二金仙,元始天尊为何令他封神?

2019-05-10 08:40阅读:

文:白马晋一


姜子牙终究是要开创大事业的人。同师父、众师兄弟们昆仑山一别,随带着行囊便到了当时商汤帝国第一都市朝歌,开启了人生魔幻之旅。


花开两朵,此番先表一枝。我们还是告别子牙的脚步,把目光移向昆仑山玉虚宫,但看元始天尊钦点封神之人,便有些耐人寻味了。


按天尊对于子牙的评价,“你生来命薄,仙道难成,只可受人间之福”。显然,这是一个天赋平庸之人。要知道,元始天尊可是开天辟地时代就已成名的正神,他早已见惯了风云变幻以及尔虞我诈的神魔世道。这样的人物,为何偏偏选择看似平庸的姜子牙,代他完成封神大业?


要解释这个问题,其实不难。我们不妨从姜子牙、元始天尊以及二者所处神话背景这三个维度进行解读。


先来从姜子牙其人入手。


应该说,元始天尊通过累年的观察,得出的结论是子牙的意志品质是比较坚定的。譬如在昆仑山修道了四十年,相较于其他同门,仅仅学到了些许皮毛功夫,但他始终是毫无怨言。即便是学业“挂科”,被请出“校门”,给得态度也很明朗,“弟子乃真心出家。苦熬岁月,今亦修行有年;虽是滚芥投针,望老爷大发慈悲,指迷归觉,弟子情愿在山苦行,必不敢贪恋红尘富贵,望师曾收录”。可得出来,子牙对于自己是阐教弟子的身份认同感,是非常强烈。这样的人,下山后即使受到花花世界的影响,也不太容易出现变节。


值得一提的是,姜子牙这人还有一个很有趣的性格特点,即是不懂得变通,却又懂得变通。世界上不懂变通的人很多,只懂得变通的人也很多,但能有机地融合这两项的人,并不多见。子牙在大方向上,是绝对容许变通的,那就是一切以阐教利益为重、一切以师父训教为根本。而从子牙后续伐商、封神得一系列实际行动看,确实很好地贯彻了天尊的思想。这就是“大事不虚”。


但在具体事务上,他却从来不会被道德绑架,或者当事件发展方向同阐教利益冲突之时,他也会无顾道德约束,给阐教站台。


打个比方,姜子牙下山之后,为了能迅速地和世俗世界接轨,本身不吃荤、不喝酒,但碍于友人的面子,也不会太过坚持,半推边就两下便酒肉均沾。甚至,为了更好地体验世俗生活,他在友人的倡议下,还大张旗鼓地娶了一位六十好几的“黄金剩女”。也就是“小事不拘”。


又如,在征伐商汤以及它的外围势力时,西周领导文王或武王囿于道德压力(商汤毕竟是宗主国,法理上占据道德优势),对待被俘虏敌方重要将领态度犹豫不决之时,姜子牙便极其强硬又富有变通性将道德秩序丢在一边,以维护阐教利益。譬如监斩崇侯虎、纣王两子殷洪、殷郊便是其中案例。


除却姜子牙本身的性格优势,元始天尊内定其行使封神任务,当然还有其它具体权衡。这就是元始天尊维度的考量。



诚如先前所述,姜子牙这人资质比较平庸,在天尊的直系弟子当中,硬实力是不太突出。不突出,其实就代表着没有影响力,也就是没有错综复杂的人脉纠葛,不存在拉帮结派的可能性。封神这事,实质上是由三界最高阶层昊天上帝主导、鸿钧祖师附议的高规格的人事布局。元始天尊是其中的统筹者和执行者,但谈不上最高决策者。在元始天尊看来,姜子牙这位资质平庸的徒弟有着较强烈的事业野心,但没有充分的政治野心,抢风头的情况不太容易出现。更为关键的是,姜子牙“仙道难成”的身份属性,注定他成不了一个神仙。即便在代理封神过程中,姜子牙形成了自己的权力关系网,帐下聚集了死忠门徒,甚至天尊旗下十二金仙,也要卖足面子,但由于身份的殊异,身为凡人的姜子牙,很难给神仙界施加持续的影响力。封神一事结束,人际关系的相关纠缠,也就随之衰减,如此一来,姜子牙这个“临时工”必然不会对天尊这位正职领导的地位造成实际威胁。


当然,元始天尊选择子牙作为封神代理人,除了主观因素,还得结合客观因素来看。也就是当时的神话背景。


商周交迭时代,应该是人类迈向更高文明的阶段,以华夏文明为主导的南赡部洲为例,建立了当时较为先进的宗法制,确立敬天保民的方针,并成立诸多温和的礼数教条。当然,这需得益于三界秩序的稳定。而在此很长一段时间内,甚至可上延至洪荒时代,神(仙)、人、妖、兽等为了各自族群利益,展开了你死我活的角逐。譬如《西游记》所描述,妖王孔雀明王出生之时,便以生吞活人为乐。处于实力链顶端的上古神仙们,用了数万年甚至更长时间进行政治结构整合,三界经历了从无序到有序的阶段。这些神仙们,或许在长期的磨合过程中,达成了一个共识,人类社会政治事务,由人类自己来决定,神仙不得用外力进行干预,至少,表面上不可行。


这种较为统一的政治秩序,在《封神演义》第一回,就有隐约体现。当时上古正神女娲受纣王亵渎,心中大为恼怒,“若不与他(纣王)个报应,不见我的灵感,即唤碧霞童子,驾青云往朝歌”。也就是直接要用神力砸场子、端掉商汤帝国的意思。可当驾云飞至朝歌上方之时,却见“红光冲天,正行时被此气挡住云路”。这里的“红光冲天”,其实就相当于现在的红灯,起来秩序警醒的作用。此时,再看女娲反应,“不可造次,暂行回宫”。由此可见,三界已然达成契约型的社会秩序,即便法力如女娲,也不敢轻易违约闯红灯。


在这样的前提下,姜子牙“仙道难成”反而成为了一种身份优势。他非神仙,自然有权力干预人间事务。而他又有神仙背景,手持自由出入神级中枢机构昆仑山的“绿卡”,当然这也方便元始天尊等神仙意志的渗入。姜子牙“似仙却非仙、是人更胜人”的身份属性,使他成为了仙、人两界的一个缓冲,一个有效地缔结者、推动者。


看来,封神这事非他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