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西游的秀(一零二):太上老君都不敢惹孙悟空,妖精为何却瞧不起它?

2019-08-30 09:29阅读:
文:白马晋一
【一】
西天取经这一路,孙悟空却没少挨妖精讥讽。
譬如原著第十七回,黑风山熊罴精盗了唐僧的袈裟,还煞有介事地要开个佛衣会。孙悟空气不过,便上门来讨说法。
当然,也来个先礼后兵,悟空便颇为气昂地喊道,吾乃五百年前大闹天宫的齐天大圣是也,汝等江湖小妖,快将非法所得交出。
未料到,那黑面怪闻言,怪笑道:“你原来是那闹天宫的弼马温么?”
即便是那张看不清五官的黑脸,也分明感受到肌肉抖动且轻蔑的笑。悟空暴跳如雷,一言不合便开打!
这样例子,举不枚举。但凡有些能耐的妖精,见到孙悟空颇为得意的自报家门,总要捂着肚子先笑一阵,然后指着猴王的鼻子道,你真是一只有趣的弼马温,接着又一通不自主的爆笑。
笑得悟空七窍生烟。
【二】
同妖精态度形成鲜明反差的是,神仙给出的反应却出奇地好。
土地神、龙王等中低级的神仙自不必说,有趣的是,越往上层的神仙,面对这位有着重案卷宗的前齐天大圣,也丝毫没有倨傲之意,同样毕恭毕敬。
譬如原著二十六回,孙悟空因一时之忿,打砸了镇元子的人参果园,导致唐僧被扣了护照,无法继续西行。悟空亡羊补牢,四处求方医树,便到了方丈仙山。这方丈仙山是谁的道场?东华帝君,这可是神话世界同王母娘娘齐名的神界大咖。面对悟空到访,帝君表现得相当恭敬,“大圣,失迎。请荒居奉茶。遂与行者搀手而入。”
又如原著六十六回,取经人在小西天一处遇阻,孙悟空无计可施,便来武当山真武大帝道场求援。且看描写,“(猴王自报家门道)我乃齐天大圣孙悟空,要见师相。众灵官听说,随报。祖师即下殿,迎到太和宫。”
这真武大帝,又人称荡魔天尊,神位仅稍次于玉皇大帝、元始天尊。但孙悟空来访,也是迎着寒暄,表现尤为恭敬。

【三】
为何妖精照面,张口一个、闭口一个弼马温,而到了神仙口里,却是齐刷刷地大圣您好?
这里面自然有阶层属性的区别。
《西游记》里的妖精,显然是属于草莽阶层,整体素质不高。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就如同《水浒传》里所谓的好汉一般,平时相互之间的问候都是“娘希匹”,也不太讲究文明规范。遇到孙悟空,自然也改不了通病,便是“弼马温”、“泼猴”地一个劲叫。孙悟空毕竟经过上层建筑浸淫,无论是有心或无心的直呼,自然都要恼了

神仙呢,当然属于精英阶层。在古代传统儒家文化里,是很讲究礼法的。《西游记》作者吴承恩是个儒生,自然把这套礼法的东西搬进小说里。譬如第四回,孙悟空面见玉帝之时,不太懂规矩,竟然不下拜,还自呼老孙。且看诸仙反应,“仙卿们都大惊失色道,这个野猴!怎么不拜伏参见,辄敢这等答应道‘老孙便是’却该死了,该死了!”
可见,神仙体系里,是很讲究文明礼仪,待人接物,均有得体。见到领导该怎么说,遇到同僚该怎么讲,都有系统的规范标准。其实这些,孔老夫子早有示范,“入公门,鞠躬如也,如不容。立不中门,行不履阈。过位,色勃如也,足攫如也,其言似不足者。摄齐升堂,鞠躬如也,屏气似不息者。出,降一等,逞颜色,怡怡如也。没阶趋,翼如也,复其位,椒措如也”(《论语》)。当然,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即便孙悟空早已是过气的齐天大圣,诸仙所表现出来的,仍是极富Gentleman地问候。
简言之,神仙整体素质比妖精高。
【四】
当然,如果作者在悟空的称呼上做文章,仅仅是为了区分各阶层素质问题,那就大错特错了。
我们再看神仙们的表现。
二十六回里,东华帝君恭敬地请到访的悟空入座,接待工作做得极其到位。但是,当悟空央其出马医治人生果树时,帝君却左右顾盼而言其他,含蓄地给推脱了。也就是脸好看,忙不帮。而在六十六回,真武大帝给出的反应如出一辙,也只是象征性地派法力不甚高强的龟蛇将走个过场。根本解决不了问题。
最为典型的,却是太上老君。
这位天界数一数二的尊神,对于孙悟空的要求,表面上可是有求必应,满脸还堆着微笑。试举一例,乌鸡国国王需要金丹还魂,悟空进宫索要,他也很大方地给。但私底下,却又换了一张嘴脸。因佛派西天取经工程,对于道派而言,存在实质性侵害,故他三番五次地派心腹妖精下凡,责令毫无保留地对取经团进行绞杀。譬如在平顶山一役,金角、银角大王就差点要了悟空性命,而且手段极其狠毒。
这下,应看出作者潜藏本意了?
吴承恩老先生费尽心思要揭露的,正是古代封建官僚体系里,楚楚衣冠下的虚与委蛇、满口仁义道德高素质下的虚伪甚至冷酷。兴许,神仙们表里不一、笑里藏刀的行径,反倒不如妖精们直接粗鲁地翻脸干架来得可爱了。
脱西游的秀(一零二):太上老君都不敢惹孙悟空,妖精为何却瞧不起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