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西游的秀(一二九):《西游记》地位最低的神仙是谁?

2020-04-09 13:47阅读:
文:白马晋一
【一】
《西游记》原著第六回,孙悟空因大闹蟠桃会之故,索性在花果山扯了张大旗,公然同天庭叫板。
玉帝肯定不乐意了,接连派出几股围剿势力,但均遭到猴王强力狙击。这下,就该轮到灌江口二郎神出马了。
二郎神绝非等闲之辈,拉开架势就要和孙悟空单挑。孙悟空也是一个暴脾气,囔囔道,来就来,谁怕谁。但二郎神终究是玉帝的外甥,血液里流淌着至尊神的家族基因,孙悟空渐渐处在了下风。
力怯的孙悟空,脑海里跳出一个念头,跑。
孙悟空实战七十二变神通,先后变作麻雀、大鹚老、鱼虾、水蛇、花鸨等物,一一均被二郎神识破。孙悟空无计可施,“变了一座土地庙儿,大张着口,似个庙门,牙齿变做门扇,舌头变做菩萨,眼睛变做窗棂。
但尾巴出卖了他,“竖在后面,变做一根旗竿”。二郎神怒目圆睁,冷冷一笑,你这顽皮的猴头,拿起弹弓便要打去。孙悟空见势不妙,忙夹着尾巴落荒而逃。
【二】
神话世界这对“新生代”的对决,打斗相当精彩,最后以二郎神获胜而告终。
问题也随之而来。孙悟空狼狈跑路,变作天上飞的、水中游的,均不管用,最后在无计可施之时,为何却将变作土地庙作为救命稻草,以期逃过二郎神的慧眼?
由此可见,当时民间已然有广泛祭祀土地神的风俗(至少在《西游记》作者所处的明
代),孙悟空故想幻化成常见祭祀庙所,企图蒙混过关。
有趣的是,我们如若细细打量作者笔下土地神亮相频率,竟达数十次之多。
简单罗列如下:天宫蟠桃园土地、五行山土地、鹰愁涧当坊土地、五庄观花园土地、白虎岭当方土地、平顶山(金角银角大王势力范围)土地、乌鸡国土地、号山(红孩儿势力范围)土地、车迟国土地、金兜山土地、火焰山土地、祭赛国土地、荆棘岭土地、小雷音寺土地、盘丝岭土地、比丘国土地……,甚至在灵山脚下、如来佛祖的直系地盘,仍然可以看见土地身影。
可见,土地神作为神话世界的基层神祗,几乎无处不在。

【三】
那么,在神话世界,土地神职能范畴又有哪些呢?
根据民间文典记载,简单可以概述为以下四点。
其一,典花草、掌树木。
《御制祭土地文》有载,“典司草木,土祗是供”。正因如此,孙悟空奉玉帝任命,监管蟠桃园,前来交接工作的便是园内土地神,并将蟠桃属性做了一一交代。
其二,司风水,调气侯。
《风震祭土地祝文》有载,“气侯不调 ,风雨不时 ,是官员所治之地感应而生 ,发生灾异则祭当地土地”。当然,在《西游记》里,主要的司雨神时当地龙王,土地神大概只是起到汇报工作的作用。或者这样讲,司雨的流程大致是土地神汇报、玉皇大帝审批、龙王执行的步骤。
其三,监善恶 ,察是非。
《赛谢明化寺土地文》有载,“上天后土之所以使神分此而居 ,以伺察善恶者 ,亦谓其惟聪明正直而不妄者是与也”。譬如《西游记》里,取经团经过盘丝岭,当值土地神就曾在濯垢泉旁,长期监视蜘蛛精沐浴。土地神所为,大概就是行使此职,以监察辖治妖魔以及其他异动。
其四,疗疾病,赐福佑。
《祭广东主管衙土地文》中有载,“万里落(岭)南 ,黄茅间作 ,兹依神庇 , 疾既有瘳 ,牲酒肥香 ,用答灵贶 ,神其终惠。”言意大概是某官员远道岭南任职,祭祀土地以佑无病无灾。当然,在西游神话世界,疗疾病、赐福佑等职能,主要有福禄寿等神仙主导,土地神并无过多干预权,故而信仰者寥寥。诚如取经团过号山之时,土地神备受红孩儿欺凌,衣衫褴褛,其中很大原因便是在于法力有限,民间香火费屈指可数,无法按期上缴给红孩儿“份子钱”所致。
【四】
《西游记》里,土地神虽然广泛存在,为何却备受孙悟空、红孩儿等在野仙妖欺凌呢(红孩儿自不屑说,孙悟空更是一言不合,便拿土地神出气)?
究其原因,大抵是土地神在民间传承之中,神权的缺失相关了。早在上古时代,人民以农耕为重,土地作为相关职能神,祭祀颇为隆重。但随着文明的推进,佛、道等宗教渐次兴起,无形中挤压了土地神的生存空间。譬如宋朝人王震在笔记里就如下记载,“'佛法人中国,民俗之所倾信,社庙多借重而附入之,崇饰张大,各极其力之所至,势之弱赖以少支”。当然,同佛派的推广一样,道派人士也在致力于自己的神灵系统,但无论佛、道等教如何构建神话体系(佛教由佛祖主持、道教有三清牵头),土地神大抵均被下放到权力塔的底端。
此端影响,也渐在民间波及。宋人洪迈《容斋随笔》有述,民间祭祀的土地庙,“庳陋之甚”,简陋的不得了。而在《夷坚支志》,还曾记载一则故事。庆元元年正月 ,平江市人周翁疟疾不止,寻思或鬼纠缠,于是半夜潜入城隍庙中,以探究竟。“夜且半 ,见灯烛陈列 ,兵卫拱侍 ,城隍王临轩坐 ,黄衣卒从外领七八人至廷下 ,衣冠拱侍。王问曰,吾被上帝敕命此邦行疫 ,尔辈各为一方土地神 ,那得稽缓。皆顿首听命。”其间,大概有一位孝义坊的土地神提出异议,“某所主孝义坊 ,诚见本坊居民家家良善无过恶 ,恐难用病苦以困之。”城隍王勃然大怒道,“此是天旨 ,汝小小职掌 ,只合奉行。
故事当中,大抵是说天帝为了让下民敬天,故派人暗中传播疾病,以便获取更多的香火权益。其中一位土地神不太愿意,辩称下民无罪,便遭城隍王斥责。由此可见,土地神权位之低下,甚至位于城隍王下端。这也难怪《西游记》里,孙悟空红孩儿等辈,对他们犹如奴才一般,呼来喝去百般指使了。而土地神也因长期浸淫在权力场的底端,渐渐养成了明哲保身的性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