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西游的秀(一三一):沙僧真实战斗力有多强?六耳猕猴未必是他对手!

2020-04-24 11:29阅读:
文:白马晋一
【一】
取经师徒四人组里,沙僧似乎是最没有存在感的那一位。
此君尽管一路沉默寡言,降妖伏魔也鲜有亮点,但取经意志终究是坚定的,其间,孙悟空、猪八戒等人,曾数次闹着要散伙,唐僧也数度深陷矛盾的漩涡中,只有他坚持了下来,耐心地做师父、师兄的思想工作,最后成功将唐僧护送至灵山。正因如此,在取经庆功会上,如来佛祖还是对他的成绩给予了充分肯定,“沙悟净,汝本是卷帘大将,先因蟠桃会上打碎玻璃盏,贬汝下界,汝落于流沙河,伤生吃人造孽,幸皈吾教,诚敬迦持、保护圣僧,登山牵马有功,加升大职正果,为金身罗汉。
当然,重新获得神话时代的主流社会认可,并能够顺利回归体制,正是沙僧至遭贬以来所孜孜以求的。这也是他的终极梦想。
【二】
在早期的西游故事版本里,沙僧形象其实并非如此。
最早的雏本,可以追溯至《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这部《法师传》,性质可以看作是介绍三藏法师(即玄奘,唐僧艺术的原型)生平的纪实文学。书中记载,法师途径沙河(即连绵八百里沙漠)之际,无意中倒了水袋,在沙漠中行走,缺水是一件很要命的事,法师坚持了四五天,似乎要撑不下去了,迷迷糊糊就睡了下去,这种情况是相当危险的,睡下去可能就再也起不来了。可就在半醒半睡之间,“(法师)梦一大神长数丈。执戟麾曰,何不强行,而更卧也。法师惊寤,进发行可十里。马忽异路。
制之不回。经数里。忽见青草数亩。下马恣食。去草十步欲回转。又到一池水。甘澄镜澈,即而就饮”。
这位将法师从鬼门关拉回的执戟大神,即为深沙神。取经之所以获得成功,他无疑是关键一环。
深沙神的形象,及至具有宗教小说性质的《大唐三藏取经诗话》里,已然变身了一只嗜血成性的妖精,他挡住了西行的路。当然,这无疑是为了突出法师坚毅不拔形象而设置的。
深沙神和法师的这段对峙,描写的十分精彩,不妨摘录如下。
“深沙云,项下是和尚两度被我吃你,袋得枯骨在此。和尚曰,你最无知。此回若不改过,教你一门灭绝。深沙合掌谢恩,伏蒙慈照。深沙当时哮吼,教和尚莫惊。只见红尘隐隐,白雪纷纷。良久,一时三五道火裂,深沙衮衮,雷声喊喊,遥望一道金桥,两边银线,尽是深沙神,身长三丈,将两手托定;师行七人,便从金桥上过。过了,深沙种合掌相送。法师曰,谢汝心力。我廻东土,奉答前恩。从今去更莫作罪。两岸骨肉,合掌顶礼,唱喏连声”。
可以看出,《取经诗话》里的法师霸气外露,面对吃人不眨眼的深沙神,全然不惧,更放出狠话,若挡我路,“教你一门灭绝”。深沙神也被法师坚定的信念所感化,情愿皈依,并助其渡河。
【三】
可以看出,在早期西游故事里,沙僧(深沙神)形象完成了度化唐僧到被唐僧度化的转变,当然,这是为了凸显唐僧主体形象的必要嬗变。而后,又经多个版本的艺术接力,及至吴承恩先生笔下的《西游记》,沙僧已然沦为了跟在师父屁股后头,几乎无存在感的三徒弟了。
但他吃人的事迹,似乎仍有留存,诚如原著对他的介绍,“久占流沙界吃人精”,并有劣迹斑斑,“樵子逢吾命不存,渔翁见我身皆丧。来来往往吃人多,翻翻复复伤生瘴。
相较于为妖之时,孙悟空的从未吃人、猪八戒屈身农家从事劳作,沙僧的黑历史无疑要深重得多,而他脖子上九颗人头骷髅,正是当年作恶时留下的证据,正如佛祖给他的定位标签,“汝落于流沙河,伤生吃人造孽”。
有此前科,沙僧在取经路上自然怕犯错,不敢像孙悟空那样放任自我,担心误伤好人或无意动了某位大神的妖界代理人的利益,被借机踢出取经队伍。对于一心要回归体制的沙僧而言,一次犯错,再无翻身希望。或许,这也是沙僧一路低调的一个原因吧。
【四】
有意思的是,沙僧尽管谨小慎微,但取经路上,至少也有两次霸气出手。
第一次正是在他流沙河亮相的时候。面对前来叫阵的猪八戒,沙僧毫不示弱,“二人整斗有两个时辰,不分胜败。这才是铜盆逢铁帚,玉磬对金钟”,而一旁观战的孙悟空,同样对他毫无办法。
一向心思缜密的沙僧,怎会不知来者何人,又何故要强行秀肌肉呢?
沙僧之所以这样做,原因大抵有二。一是给师父留下一个能战的印象,表明他也是有实力的,完全有资格留在取经队伍里。二是给面前的两位准师兄一个暗示,取经路上我要求不高,可以卑微地任劳任怨,但也绝不是一个任人欺负的沙包,尤其不要触碰我的底线。
那么,沙僧的底线又是什么呢?答案恰恰在他的第二次出手。
故事发生在五十七回,当时六耳猕猴假冒孙悟空,花果山占山为王,且拼凑了一支山寨队伍,要西天取经。沙僧无意中知道了内情,“大怒道,我老沙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那里又有一个沙和尚,不要无礼,吃我一杖,好沙僧,双手举降妖杖,把一个假沙僧劈头一下打死”。这似乎是为数不多的死在沙僧杖下的妖精了。
那么,山寨队伍里有假唐僧、假八戒,沙僧为何独独对自己的山寨版下狠手?其实,这恰恰暴露了他的底线,谁要是成了他回归体制的拦路虎,不好意思,只有死路一条。
而这一次出手,无形中也体现了沙僧真实战斗力。面对假猴王的围剿,全然不惧,从容而退。诚如原著描述,“那行者(六耳猕猴)恼了,轮金箍棒,帅众猴,把沙僧围了,沙僧东冲西撞,打出路口”。当然,沙僧在个人底线问题上的决绝杀伐,则展现了“人狠话不多,社会我沙哥”的本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