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西游的秀(一三三):孙悟空猪八戒也有黑历史?闲谈西游抢婚风波!

2020-05-15 09:01阅读:
文:白马晋一
【一】
《西游记》第二十八回,取经团路经碗子山,却遇到了一些波折。
原来,这碗子山波月洞里住着一只老怪,唤作黄袍大王,手下有一群闲来无事巡山的小妖,见着高坐大马的唐僧细皮嫩肉,便心生主意,绑来给大王做下酒菜。唐僧灰头灰脸地被押进洞,扔在洞角的树桩边上,小妖们便吆喝着四散开去,磨刀的磨刀,煮水的煮水,唱山歌的唱山歌。这场面,却被一位美艳女子看到了。
只见这位女子来到唐僧面前,问清了来历,知是东土大唐而来的圣僧,便道出了一段身世,“我家离此西下,有三百余里。那里有座城,叫做宝象国。我是那国王的第三个公主,乳名叫做百花羞。只因十三年前八月十五日夜,玩月中间,被这妖魔一阵狂风摄将来,与他做了十三年夫妻。在此生儿育女,杳无音信回朝,思量我那父母,不能相见。那宝象国是你西方去的大路,你与我捎一封书儿去,拜上我那父母,我就教他饶了你罢。
原来,这位女子本为宝象国三公主,十三年前因赏月之故,被黄袍大王掳来此处,做了压寨夫人,甚至诞下一双儿女。大抵是时隔久远,如今思乡病犯了,便央着唐僧做一笔双赢的交易,我放你一马,你也回请人就我一程。

【二】
百花羞的遭遇,在《西游记》里并非个案。
原著六十九回,朱紫国国王也曾向唐僧师徒道出了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三年前,正值端阳之节,朕与嫔后都在御花园海榴亭
下解粽插艾,饮菖蒲雄黄酒,看斗龙舟。忽然一阵风至,半空中现出一个妖精,自称赛太岁,说他在麒麟山獬豸洞居住,洞中少个夫人,访得我金圣宫生得貌美姿娇,要做个夫人,教朕快早送出。如若三声不献出来,就要先吃寡人,后吃众臣,将满城黎民,尽皆吃绝。那时节,朕却忧国忧民,无奈将金圣宫推出海榴亭外,被那妖响一声摄将去了。
瞧这赛太岁好生狂妄,竟公然欺凌人族的地盘,恐吓国王不说,更明目张胆地将王后给掳走了。忆及这段屈辱故事,朱紫国国王声泪俱下,竟双膝跪下,央着取经人铲除妖孽,救下心上人儿。
由此可见,魔王抢亲在西游神话故事里,实为司空见惯的情节。
【三】
遑论黄袍大王、赛太岁等辈,且说孙悟空、猪八戒尚未皈依佛门之前,也曾干过这等丑事。
猪八戒大闹高老庄的故事,相信读者们早已耳熟能详了。高家老丈人无意中识破了猪八戒的妖精身份,便不让女儿同这位妖精女婿来往了。猪八戒不愿好聚好散,却要来横的,将高小姐从岳父手中抢来,禁闭于阁楼之上,使得亲人不能相见。高老爷重金请来和尚道士降妖,未想道行不够,均被猪八戒一钉耙给抡了出来。
有意思的是,在《西游记》(吴承恩版本)前身《西游记杂剧》(元代杨景贤著)里面,猪八戒为了骗取高老爷女儿(杂剧里为裴太公)的贞洁,竟耍起了阴谋诡异,冒用他人姓名,实施了一场骗婚。同样在《西游记杂剧》里,孙悟空占山为王之际,也因山间空虚寂寞冷,竟下山抢来周边金鼎国里不谙世事的小公主,也不管女方同不同意,只顾着给自己暖被窝了。
当然,及至吴承恩先生笔下,大抵觉得孙、猪二者的前科太过难堪,恐破坏他们形象,便在小说里一并删除了。

【四】
有意思的是,古代小说里的抢婚故事,并非《西游记》独有。
另一本名著《水浒传》里,同样存有这样一个故事。
桃花山有位名叫周通的寨主,人称“小霸王”,因见山下桃花庄刘太公女儿长得标致,竟要强娶上山作压寨夫人。刘太公心里一百个不愿意啊,却碍于周通的拳头,只得长吁短叹。幸好遇到投宿庄上的鲁智深。鲁智深假扮新娘,痛打了前来迎亲的周通一顿。周通也并非莽汉,情知自己的拳头比不过鲁智深,便缩起头来认输,罢了这门亲事。这似乎同“猪八戒背媳妇”,有着异曲同工之感,无非是神话世界里的魔王,变成了人间实实在在的魔王了。
值得反思的是,古时小说里频现魔王抢婚桥段,从某种意义上可以看做封建时代社会秩序的相对固化,社会资源的不对等导致了婚姻资源的不对等,王公贵族门当户对式的通婚,导致下级阶层向上婚配遭遇天花板,进而产生无助感甚至无望感。于是,小说里衍生出诸如黄袍大王、赛太岁乃至周通这般各式各色的魔王,而他们侵害的对象,多为王室贵妇人或民间富家女子。这些魔王,在小说里所体现的情感投射,不仅是简单的野蛮施暴者形象,也赋予了阶层反抗的元素。尽管这种反抗是不文明的,也是令人不齿的。当然,这大概又是当时社会现实的一种曲向体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