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对得起“责任”二字吗?

2017-03-17 14:29阅读:
3月14日晚,一辆白色无牌凯迪拉克越野车在途经成都武侯区交警检查卡点时,拒不接受检查,并冲撞、碾压,造成现场一名交警及两名群众受伤,在撞毁道路中间隔离栏及路边指路杆后停下。事发后,现场交警一方面迅速通知120急救中心前来救治,一方面依法对犯罪嫌疑人进行控制,该人拒不配合。交警在控制过程中,发现其身体出现异常情况,立即会同赶到的医务人员开展救治,后经医务人员现场抢救无效死亡。
发生了这样的悲情事件,媒体及时将其报道出来并无过错。但作为有舆论话语权的强势媒体,在没有作过任何调查和研究的同时,直接就引用“网友爆料”说司机是警察打死的,显然有背职业操守。今年1月13日,国家网信办发文,严禁在标题中使用“网曝”“网传”等不确定性词汇组织报道或者表述新闻基本要素。严禁各类夸张、猎奇、不合常理的内容表现手法等“标题党”行为。严禁通过各类具有暗示或者指向意义的页面编排、标题拼接等不当页面语言,传播错误导向。正如网友所问:“证据呢?没有尸检鉴定,没有法院宣判,你有什么资格说是警察打死人?”这也难怪,一个媒体,居然能够代替公安机关、检察机关做出定性、下定结论,恐怕再也没谁了。
笔者不是职业媒体人,对新闻媒体行业的“游戏规则”知之甚少,也没有进行过比较深入的了解。今天看到众多网友对新京报“恶毒行径”的声讨一浪高过一浪时,笔者想到了两个字——“责任”,媒体的责任究竟是什么?而这两个字豁然显示在新京报官方微博的简介中:一份以责任为灵魂的报纸;一份致力于记录时代步伐的报纸;一份进步、美好的报纸。新京报,品质源于责任。如今看来,真是天大的笑话,十分滑稽。
“三名执勤交警在执法过程中将肇事司机打死”,新京报的这则快讯顿时引爆了朋友圈,但结果却并未达到新京报的预期,已经习惯用证据说话、凭事实论断的网民,对该媒体的选择性报道和有针对性的误导表现出极大的反感,不仅翻出了围观群众拍下的现场视频,也拔扒掉了新京报伪善的外衣,甚至微博出现了“请依法处理新京报”热门话题。
在强大舆论压力之下,新京报自行删除了微博帖文及其网站新闻,其他转发的网站也纷纷删除该帖文的转发稿帖。但遗憾的是,这种做法并未平息网民愤怒的情绪,强烈要求“处理新京报”舆论风暴还在继续。正所谓“不作就不会死。”在网络思维日趋理智成熟、网络受众日趋理性担当的现实背景之下,设若媒体依然忽视自身所承载的使命与责
任、期盼与希望,又岂能走出自我覆灭的深渊?翻一翻新京报早前的两责报道,《国家网信办:社交平台内容未经核实不得作为新闻刊发》、《国家网信办整治“标题党” 禁止使用“网曝”“网传”做标题》,新京报自问做得如何?有无把国家规定放在眼中?又是如何履行“责任”二字的?
一直以为,只有为了达到某种政治目的西方媒体才会制造一些虚假新闻,并以此来霍乱我们和平稳定、公正法治的社会根基。但当国内的一些主流媒体也“选择性”地“凭空想象”时,就不能不说是一个悲哀了。新闻报道必须真实,这是新闻工作的基本要求,也是新闻界的行规行纪,新闻工作者应当像珍惜自己的生命一样维护新闻的真实性原则。设若为了吸引受众的眼球,就不惜编造谎言、虚设命题,着实玷污了新闻行业话语权的使用。
方向对了,就不怕路远;反之,方向错了,前进也是倒退。马克思认为:“人民信任是报刊赖以生存的条件,没有这种条件,报刊就会完全萎靡不振。”老李则认为,以牺牲新闻真实性为代价来换取眼前利益的行为,既是短视的、不道德的,更是在自辱门庭、自毁根基。公信力是媒体生存的基础,是新闻行业发展的基石,媒体和新闻行业要切实承担起的社会责任,就是要坚持正确导向,真实、准确、全面、客观传播新闻信息,激发人们向上向善的力量。(李吉明 首发西征网,转载请注明“来源西征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