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互联网在前,产业互联网在后,新世代开启

2020-05-30 07:36阅读:
消费互联网在前,产业互联网在后,新世代开启
/孟永辉

无论是头部的互联网平台,还是中小型的创业者们,回归行业本身的趋势开始变得愈加明显。所谓的回归行业,其实就是要把行业看成是目标和对象,不再对行业的痛点和难题持回避态度。有人将这种新的发展趋势归结为产业互联网的范畴。如果从目标对象的角度来看的话,这种定位不能说没有道理。

按照人们对于产业互联网的定位,其实就是一个以B端行业为主要改造对象的全新时代。这个时候,单纯地获取流量变得不是那么重要。因为即使是得到了流量,没有新的产品和服务供给,所谓的流量也仅仅只是一个数字而已。深度改造B端行业,通过新的产品和服务来找到满足
C端用户的新方法,是突破当下发展瓶颈的关键所在。

C端用户的需求不同,B端用户需要的是改变传统的生产逻辑、供应方式。这并不是仅仅只是通过资本运作和搭建平台就可以实现的。新技术的成熟和落地,才是真正决定产业互联网时代能否顺利推进的关键所在。然而,新技术的成熟需要一个过程,落地又需要一个过程,这就决定了产业互联网并不会在短期内就可以实现。

这是我们看不到消费互联网时代那样一日千里的发展态势的根本原因。即使是以阿里、腾讯和京东为代表的头部互联网巨头,他们在产业互联网的道路上依然走得辛苦。这说明产业互联网时代应当关注的是长期主义,而非短期主义。由此,我们可以观察资本市场,很多的投资巨鳄都在调整自身的投资策略,从以往的快进快出,转向了现在的长期持续。

产业互联网,一次对消费互联网的弥补

提及互联网行业,很多人想到的就是流量红利、资本红利、平台红利等诸多的红利。说到底,消费互联网的兴起,其实就是多种红利相互叠加的结果。既然是一种红利,其实,从另外一个侧面就说明消费互联网时代并没有真正触及到行业最本质的痛点和难题。从这个角度来看,产业互联网,是一次对消费互联网的弥补。

产业互联网寻求的是破解行业发展难题的新方式。消费互联网时代,解决行业发展困境的方式和方法是通过不断将尚未改变的产品和服务,通过去中间化的方式提供给用户来实现的。从本质上来讲,消费互联网时代其实是一个去产能,去库存的过程。在用户需求尚未发生改变的大背景下,消费互联网的发展模式是存在一定的合理性的。

当消费互联网通过去中间化的平台模式将海量的产品和服务,以极低的成本提供给用户的时候,用户面临的其实严重的生产过剩。当用户红利依然存在的时候,我们可以通过互联网式的运营和营销,达成供求两端的平衡。一旦用户红利不再,或者说用户对这些陈旧的产品司空见惯,我们再去用简单的撮合和中介,必然无法达到预定的效果。

产业互联网的出现就是要为破解行业的发展难题找到新的解决方案。同消费互联网时代,依靠撮合和中介的方式不同,产业互联网是通过改造行业本身,促使他们产生新的产品和服务来实现用户的再度激活的。同消费互联网时代一味地进行撮合和中介不同,产业互联网更加关注的是对于行业的深度改造,以产品和服务来实现用户转化。

产业互联网实现的是对B端的深度改造,而非服务。在消费互联网时代,互联网平台对于B端用户采取的是服务的方式,实现盈利的方式基本上也是基于服务产生的。很多的服务仅仅只是局限在对现有的产品进行销售上,当用户依然对价格等元素敏感的时候,这种方式是有效的,一旦用户不再关注价格本身,这种服务必然会遭遇困境。

当产业互联网时代来临,如果一味地对传统行业生产逻辑的陈旧熟视无睹,一味地做撮合,非但无法让B端用户满意,反而还将会把自身的发展带入到死循环当中,天花板距离越来越近。产业互联网时代的来临,其实是对消费互联网时代的一次纠偏。从消费互联网时代对B端痛点和难题的熟视无睹,转移到了对B端痛点和难题的深度改造。

从这个逻辑俩看,产业互联网依然是对消费互联网的一次弥补。对于产业互联网的玩家们来讲,他们不再做撮合者和中介方,而是开始站在B端用户的背后,助力这些B端用户去转化用户。因此,产业互联网其实是对B端用户的一次深度改造,通过深度改造来让B端去改变,让他们用新的产品和服务去赢得用户,而不再是一味地去产能,去库存。

产业互联网实现的是从二元对立向一元统一的转变。无可否认的是,消费互联网时代的来临的确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行业的运行效率,并且造就了一个又一个平台的出现。但是,我们更加应该看到的是,消费互联网时代建构了一个线上和线下二元结构对立的状态。这种此消彼长的发展模式带来的互联网模式与传统模式的对立,当红利无法持续,行业发展必然会遭遇困境。

产业互联网时代的来临,旨在打破这种二元对立的发展模式,转而寻找线上和线下握手言和的方式和方法。以新零售为例,其实它就是要寻求一种线上和线下的统一。虽然很多的新零售参与者们并不在线上和线下的统一看成是全部,但是,产业互联网的确在寻找一种一元统一的方式和方法。

由此可见,产业互联网依然是消费互联网时代二元对立发展模式的一种弥补。当消费互联网时代相互竞争的两方握手言和,我们看到的是一个一元统一的时代的来临。这才是行业发展真正应该关注的主要方向。只有经历了这个阶段,行业的发展才能够真正回归正途。

正视消费互联网,产业互联网的新开始

当产业互联网时代来临,人们开始对消费互联网另眼看待,甚至还有人开始质疑消费互联网时代存在的必要性。尽管消费互联网存在诸多的问题和弊端,但是,在那样一个特定的阶段,消费互联网有其存在必要性。当我们正视消费互联网,产业互联网才能迎来真正意义上的新开始。

正视消费互联网存在的必然性。每一个行业的发展都必然会经历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互联网对于行业的影响和改变同样如此。在我看来,消费互联网其实是以互联网技术为基础设施的新技术对行业影响的开始。在特定的技术、特定的商业模式之下,消费互联网的出现和发展有着其内在的必然性。

当互联网技术所裹挟着的新技术尚未成熟之前,通过平台的模式来实现行业效能的提升,其实是必然要经历的阶段。我们看到,虽然消费互联网没有真正改变行业本身,但是,它的确开启了互联网技术改造传统行业的序幕,并且将互联网与行业紧密联系在了一起,甚至发展成为了一种类似水电煤的基础设施。因此,消费互联网其实更多地扮演的是一种启蒙的角色和作用。

从这个角度来看,消费互联网的出现和存在是有其必然性的。如果我们为了拥抱产业互联网的风口而一味地抹杀消费互联网存在的现实。那么,所谓的产业互联网必然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真正把消费互联网看成是互联网以及其裹挟着的新技术改造传统行业的新开始,才是产业互联网真正开始的关键所在。

正视消费互联网留下的宝贵遗产。虽然消费互联网并未从根本上解决行业发展的痛点和难题,但是,它还是留下的相当多的宝贵遗产的。我们现在看到的诸多互联网巨头,其实都是在消费互联网时代成长起来的;我们现在正在经历了互联网式的生活,其实都是在消费互联网时代培养起来的;我们现在商业社会里的诸多创新模式和想法,其实都是在消费互联网时代衍生起来的。

正视消费互联网时代的遗产,在消费互联网的基础上来探究产业互联网的发展新方式,才能减少试错成本,真正走入正道。如果无视消费互联网时代的遗产,仅仅只是把消费互联网和产业互联网割裂开来看到的话,这种方式非但无法让消费互联网时代的功能和作用发挥到最大,反而还会将产业互联网的发展带入到消费互联网的怪圈之中。

这是在产业互联网发展的早期,我们一直会或多或少地看到消费互联网影子存在的根本原因所在。无法对消费互联网的遗产进行有效地应用,仅仅只是一味地用一厢情愿的方式来发展产业互联网,最终产业互联网又回溯到了消费互联网的发展怪圈当中。因此,正视消费互联网时代留下的宝贵遗产,在此基础上产业互联网的发展才不会倒退。

当产业互联网的发展开始变得成熟,人们对于它的认识开始变得理性与客观。正确认识并梳理其与消费互联网之间的关系,将真正开启产业互联网的发展新纪元。这个时候,消费互联网不再是我们认为的消费互联网,而产业互联网同样如此。

作者:孟永辉,资深撰稿人,专栏作家,特约评论员,行业研究专家。长期专注行业研究,累计发表财经科技文章超400万字。支持保留作者来源的分享,转载请保留作者版权信息,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