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本想写篇文章唱颂歌,没想到马屁拍到皇帝的肿瘤上,悲催了!

2017-10-10 15:09阅读:
    他本想写篇文章唱颂歌,没想到马屁拍到皇帝的肿瘤上,悲催了!
              婉如清扬
隋炀帝统治的前几年时间里,他一直忙于宣扬大隋的威武,东南西北地奔忙着。当时也的确给了周边小国强有力的震撼,加上大隋军队对西域强有力的控制,使得吐谷浑,高昌等国根本不敢乱动,哪怕是突厥都服服贴贴,听话得很,当然有朋友会说,那不得听话吗,每次都是牛羊送来,金银回去,当然这也是实情。
在隋炀帝终于消停一些,回到东都后,民部侍郎裴蕴就给他上了一道让他特别窝心的奏折。裴蕴原是陈朝大臣,但他和别人不同,他吃着碗里看着锅里,曾向隋文帝“请为内应”。陈朝一灭,他就得到了破格提拔,成为仪同。他资质奇佳,到了隋炀帝时,仕途飘红,一直做到民部侍郎。这样一个“才子”,自然是不会浪费迎合皇帝需求的机会的。当时天下人口大增,裴蕴认为民间的名册,户籍与事实不合,许多人根本没上户口。这里面弯弯绕绕多咧,为什么不上户口?尤其是壮年人冒充老年人?原因很简单,因为壮丁要服役嘛。隋炀帝不清楚,裴蕴可清楚,为此,他请皇帝下令,重新检查,以面貌来验大小,同时检举揭发,被举报出来的人要替举报者缴纳赋役,这一招效果很好,全国各郡一下子多了二十多万壮丁,而且还增加了六十四多万人口。
隋炀帝很满意,人口有了,壮丁有了,裴蕴有功!又是提他当御史大夫,又是让他参与机密。裴蕴是个懂得投桃报李的人,有了特权以后,他自然不忘替皇帝办事,凡是皇帝要加罪的人,他就往死里整,凡是皇帝想赦免的人,他就往轻里说,大化成小,小化成无,最终双方满意,到后来,刑部大理寺都是由他来断案,反正裴蕴一张嘴,可抵《大业律》,或轻或重,裴大人说了算,裴大人的意思就是皇帝的意思。
在这当儿,他就替隋炀帝摆平了薛道衡。
他本想写篇文章唱颂歌,没想到马屁拍到皇帝的肿瘤上,悲催了!
薛道衡是北齐北周大隋三朝秘书。隋文帝手下,他担任内史侍郎好多年,当时的名臣高熲杨素等人,对他都是相当敬重,包括皇太子在内的诸王
爷都争着去巴结他。他又非常有才能,隋文帝又看重,所以红得耀眼。
不过大凡是文人,多少都会有些迂腐,薛道衡就是这样一个迂人。他一辈子从都的都是秘书工作,写起文章来自然是不在话下,但是对于人心的揣摩,他还是欠缺了一点。
薛道衡的迂是出了名的,就连隋文帝也常说他迂诞。开皇年间,薛道衡受人株连,按律要流放岭南。当时还担任扬州总管的杨广希望他能够从扬州绕行,再去岭南。这本是个好主意,隋文帝也只是说让他去岭南,并没有如其他人一样有规定的期限,晚一点到达也没多大关系。绕道扬州,路是不少,但是也有好处,在这会儿,隋文帝万一想起他的好来,一道诏书让他回去呢?另外,杨广也可能趁机向文帝求个情,留他在身边。文帝找了个台阶,不就可以下去了嘛。可是薛道衡不睬杨广,硬是从江陵走,不绕那点弯路。杨广的脸面被扫,很不高兴。其实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想当年平定陈朝时他们曾一起作战,薛就没给过他好脸色,那也行,当年杨广才二十岁,的确年轻,没经验,挂个元帅的名,就任由高熲,贺若弼,薛道衡等人说了算。可几年过去了,薛道衡还是没把他放在眼里!
杨广很不爽,但他也还不是妒贤忌能之人,任由他去。
杨广即位后,任命他为番州刺史。皇帝的用意很明显:你是先帝下令得外放的,咱就是想把你调回来,也得稍等等,过几天再说。聪明人也会明白,孝治天下,老皇帝两腿一蹬,新皇帝就来个大洗底,那不乱了套嘛,所以,薛道衡只要随便那么做做样子,不久就可以回到中枢,逍遥快活。隋炀帝还指着他回来继续在秘书监干嘛。可是不知道他是铁了心的不和杨广合作还是脑子进水了,一年后,他便上表要退休。
对于这样的老人,隋炀帝也没什么好办法,只她把他召回京。如果他安安静静地,也就算了,给他一个台阶下,另安排一个职位。可薛道衡一回京,做的事情就很不好看。他上奏了一篇《高祖文皇帝颂》,把文皇帝的前朝夸得天上有地上无,似乎文皇帝就是华夏民族最强,没有之一。但话里话外都和诗经的《鱼藻》有点类似,就是怀念武王讽刺学习幽王的!
本来不想和他计较,但这老儿竟然还有这样心思,那就不得不除掉了。杨广准备对他下手,让他担任司隶大夫。司隶大夫是京畿地区总安全官,看起来还是个正四品的官,但是很不安全,万一出个什么事就得他挂上钩,何况和秘书监这样的单位比起来,他去上任,尴尬得很。连司隶刺史房彦谦都看出了问题,要他低调点,否则就要没命了。
薛道衡可不听,他认为他写的颂是赞美的是前朝,和现在隋炀帝的朝堂不是一脉相承的吗?没什么不对啊。
他继续我行我素。新律令讨论了很久都没能出炉,薛道衡就说:“如果高熲不死,新律令肯定会颁布很久了。”要知道高熲可是他亲自下令要处死的诽谤君父的罪臣,满朝文武谁不知道当初高熲的案子牵连极多,谁敢提他名字?也就是这句话要了薛道衡的命。炀帝认为他想念高熲了,薛道衡竟然公开表态,推翻他的圣旨,这是悖逆!
皇帝都说他有罪了,那他就是有罪。本着这样的原则,大红人裴蕴立马组织强大的司法部门来给他定罪,从前的那些微不足道的小事,加上他写的那篇马屁文,还有这句想念老友的话,就成了他全部的罪过:目无君上,妄造祸端。
薛道衡根本不知道,他还不断地催有关部门快点审理,还让家人准备好饭菜,招待前来问候的宾客。没想到,宾客没等来,等来的是皇帝要他自尽的诏书。他虽然已经70岁了,但他不想死,他想自己去说情,只是裴蕴哪里会给他这样的机会?在某些人的操作下,隋炀帝派人把他勒死了,妻子儿女都被流放到新疆且末。
薛道衡不是十恶不赦的坏蛋,他也没有能够拥兵自重,但却和其他人一样不得善终。他从来没讨好皇帝,其实说来都是小事,真正让他获罪的发端其实是那篇颂,也许他的本意不过是想借颂文皇帝来拍拍现任皇帝的马屁,可惜他没想到,杨广也许真的逼杀过父亲,才会如此敏感,加上帮凶裴蕴的引导,哪怕全天下人都知道他是冤枉的,但是他还是得死,妻儿还是得落下客死他乡的下场。(婉如清扬  微信号同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