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听,写

2020-05-31 22:48阅读:
我在上小学之前就跟我姐姐把汉语拼音都学会了,爸爸给我们买的儿童读物都是有拼音标注的,所以,阅读这个事,我是从小就开始了的,大概是到了小学三年级,我就可以和姐姐他们接力看大部头的长篇小说了。
看书是一种看,看电影是一种看,看电视又是一种看。我在办了内退手续之后,看电视的时间明显的比以前多的多,一开始我多是看中央电视台的第十频道,看了很多节目,有百家讲坛,人物,记录,考古节目等等。
后来听朋友说第九台由西语频道专为记录频道了,也很好看,我又开始看这个频道的节目,关于宇宙、天文,动物,植物,人文,各种节目也看了很多,我觉得那几年的看电视,就是增长自然科学知识,还有谈话节目也是我喜欢看的。
这一切的看,都是在不断的丰富自己的储存,开阔自己的视野,即使没有出行,那些名山大川,那些名城古镇,甚至国外的名胜古迹都能有一些或者深入的了解,看就是用眼睛去汲取去采撷。
听,也是一种吸收,过去说的耳听八方,就是用耳朵收集各种信息吧。上班的时候在办公室能听到来自同事的各种消息,同学或朋友聚会也能听到来自西面八方发生的事儿,我在听这方面,有很大一部分是来自我的女儿。
女儿是爱说话的人,说起来还打断不了,所以,有时候我们俩的谈话就是你说你的,我说我的,在同一个时间段里,我们各自把要说的话都说了,她小的时候,是我说的多一点,她自从上了高中直到现在,说的就越来越多,常常是超过了我。
做学生的时候,就说学校的事儿,说老师和同学的事,工作之后就说公司的事,都干什么怎么干的,人际关系怎么样,每天发生了什么
又处理了什么,我大概都能知道,也正是因为她爱说,我才知道,现在公司里上班是怎么样的,现在年轻人找工作和做工作是什么样的一种情形。
有些事我没接触过或者碰上了不太懂的,一问她,她都能跟你解答,还能说出个来龙去脉,她对外界的接触多,又敏感,接受能力强,所以回家一说,我也就大概知道有些什么事,也能从她那了解到年轻人说话的用词以及方式,这样,在网络上看到这一类的我就能明白。
至于写,其实,上学读书的时候,我最害怕的是写作文,真不知道从哪下笔,该写些啥,直到高中毕业到林场去当知青,还是脑子里空空的,那时也偶尔要写个什么稿子的,我都觉得难以应付。
后来是从写日记开始的,觉得有些事要记下来以免忘记,就这样开始了记事,那时也想到反正自己记在本子上,自己看的,好不好没关系,女儿出生以后,给女儿记成长日记,记了几年吧,就这样养成了习惯。
再后来就写博客,这时候的写,也都是和自己的看和听有关系,根据看和听来的东西加上自己的想法,写下来,这一写,也有十几年了。有时候也觉得写也没啥用,不写也一样过,可是,还是会写,也许,这也是因为习惯吧。
前段时间,写了这个写不写的问题,有朋友说:你只管写,我们只管看,这话对我真是一个鼓励。从疫情发生以直到现在,我还没有出过我们大院,少了外出的活动,每天除了给自己弄吃的,喂喂猫,管理花草之外,就是写一篇小文。
这段时间的写,又让我觉出个以前的不同,以前我想到什么了非写出来不可,就打开电脑,一气写下来,现在常常是想到了什么却写了几句就无以为继了,我想一定是脑子有点迟钝了,我就边想边写,坐在电脑前的这段时间,就成了一个思考的过程,对自己所写修改的也比以前多了,我想这样的情况就更得每天坐下来捋一捋脑子里的想法了,这如果能延缓脑子的退化,也是好的。
看和听是吸收,写,是释放……

附:日记一则
1992.5.30
妞妞的六周岁生日到了,考虑到这是妞妞在幼儿园度过的最后一个生日,马上就要毕业了,妈妈征求了幼儿园老师的意见后,决定在幼儿园为妞妞开生日会。
因园方的庆六一活动会在29日进行,妞妞的生日也就正好在30号这天过了。
妞妞很乐意在幼儿园过生日,虽然没有父母参加。
29日的庆六一活动妞妞班上表演拳操,很精彩。

看,听,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