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也干不了

2020-06-02 11:01阅读:
什么也干不了,有时是客观上的,有时是主观上的,客观的比如你正想到地里干活却下起了大雨,你出不去,干不了,本来你是可以转身做些室内的事情的,但主观上,你可能就惦着这一件事,还赌上气了,那就真的什么也干不了了。
疫情期间实行管控之后,大院是出不去了,说什么也干不了是有点夸张的,但那些必须出去才能进行的、完成的事情,就真是做不了了,笼统的说就是,在这期间什么也干不了。
这段时间,各种的推文看了不少,脑子里的想法也是风起云涌,前天江苏电视台又开播新剧《三叉戟》,已经跟着看了两天,不知是不是网络阅读以及电视剧的一些情节在脑子里盘桓旋绕,昨夜就有一梦。
梦见自己公众号的文,怎么也发不出去,一而再的尝试都不行,再看以前写的,也有被删的,看到说可以申诉,就申诉了,但回复依然是不可以,有违规(这所谓违规,是最让人郁闷和百思不得其解的,想自己是遵纪守法的,写的也多是生活中事,却也会违规,还不明白违的哪一条规)。
梦之跳跃更有意思,又有一情节,不知自己是在看剧还是真事,看到警察接到报案,准备出警,有人就说那都是听说的,听说的你也出警啊,这不是胡来吗,这不是浪费资源吗,一屋子警察便按兵不动,有人说:这样就什么也干不了了。
昨晚睡得很晚,早上又醒的很早,大概也就睡了四个小时,却有了这样的梦,我想这是白天的事在梦中的呈现吗,也许是。能醒的那么早,可能也是因为心里有事,今天是有一个知友的告别仪式的。
昨天已经提了申请一直未见回复,可能是今早想看看有没有批复就醒的早了,还是没有。昨天跟丁子说起这事,
我还跟她说我心里颇纠结,告别仪式是想去参加的,但是对于出门,又心虚的很,从二月初封闭以来,我一直不曾迈出大门一步,现在反而视大门之外为危险之地了,似乎并不想走出自己这个安全区。
没有得到批复,也许是因为这也算是人群聚集吧,因为没有得到批准我又感到一种潜在的危险,我的这一种心态是不是“疫情后遗症”呢。
从一月到现在,已经快半年时间了,人们所说的“按下暂停键”,也渐渐松动了,但是一切都不一样了,连一些愈演愈烈的事都渐渐消弭,但经此一疫,已有很多变化,以我小小的心思,当然是能安居能乐业最好,各个职能部门不被掣肘能各司其职就最好,老百姓求啥呢,只求过“好”日子罢了。
梦终究是梦,老百姓都说梦是反的,那就希望这一仗结束后,有一个真正的复兴,我们能轻松自在的生活,哪怕要更加努力,要付出的更多,只要不是什么都干不了。

什么也干不了
什么也干不了
什么也干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