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岁女演奏员写给妈妈的出柜家书

2017-12-05 09:45阅读:
25岁女演奏员写给妈妈的出柜家书
本文题图来自网络,插图选自拉拉“然”微博相册,应是她在国外留学期间拍摄。
25岁女演奏员写给妈妈的出柜家书
□ 吴幼坚
拉拉与我私信
她 吴老师您好!我是一名LES,今年25岁。我关注您的微博很久,但从未给您发过私信或者评论。今年2月我因为一个契机对母亲以家书的形式出柜。这次给您发私信是因为我想将家书公开在网上,也许有更多的LES或GAY能够从中受到一些出柜的启发或者别的什么。我不常发微博,一直以来都是默默做看客或支持者,我想如果能够由您发出来一定会有很多人看到的。不知道您是否能够看到这封私信,如果看到后并愿意发出我的家书请告知我,我会将之发送给您,您阅读后再做定夺。静候回音,祝健康、顺利!
我12月3日 22:36 非常高兴读到你的私信,更高兴你愿意把出柜家书公开!发给我吧,我会转发出来供更多人参考的。若能简单写个给网友看的自我介绍更好,一般人心理是知道得越多越相信是真实的。我做公益至今一直尽可能公开很多自己、家人的事,抵消部分人对网络虚拟世界的不信任。
她12月3日 22:52 好的,没有问题!今天很晚了,我明天白天准备一下然后将介绍和信件一并发送给您!非常感谢您的回信!
我 好的。晚安。
她 晚安!
她12月4日 15:12 吴老师您好!已依您所言写了一篇简短的序,劳您过目。
我22:45刚下载读完,很好。或许我明天就发上博客。
她22 : 54好的,谢谢您!祝晚安!
我 晚安。
25岁女演奏员写给妈妈的出柜家书
拉拉然的自序
我是一个看起来不太成熟,感情也不太顺利的职业演奏员。尽管生活中常遇险阻,我还是很清醒地知道自己是谁,想要什么样的感情,并且从未动摇过
。前些天我的死党之一转发给我一条朋友圈,是公众微信号“我要WhatYouNeed”发布于2017-11-29的文章《集体出柜:总要有一天,你应该站出来》,当时很想转发到朋友圈,可是因为要设置“谁可以看”,觉得很麻烦,便作罢。其实一直以来都偶有转发与LGBT群体有关的文章或推送到朋友圈,但是每次都要筛选,谁可以看,谁不可以看,很累。我多么希望有一天能够无差别出柜。
这封出柜家书写于今年2月24日,实际上出柜的导火索是因为当时我想剪寸头,进而征询母亲的意见,由此引发的母亲对我的问询和我对她的坦白。母亲阅读信件以后,整整两个半月没有理我,一个字都没有对我说,一个标点符号都没有打给我,那段时间里我内心的忐忑和煎熬可想而知。目前我与母亲的关系更胜从前,好像袒露心声后,彼此心灵的距离更近了。虽然仍有一些问题尚未解决,但这已经是一个令我满足的开端了。有时候真的想为这个群体尽一丝绵薄之力,说到底,为LGBT群体尽力,不就是为自己尽力吗。这大概是我决定请吴老师替我公布家书的原因。其实我也不知道,公开信件是否真的能对别人有所帮助,可我期盼有朝一日能够无差别出柜的心是真的,我想帮助更多与我一样的人的心也是真的。哪怕一个人也好。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不知在此引用此句,是否恰当。
然 2017年12月4日午后
另:信中提及的曾在姑妈家中分享给母亲的电影是伍思薇导演在2005年的作品《面子》(英文原名《Saving Face》);信中提及的人名均为化名,望请谅解。
25岁女演奏员写给妈妈的出柜家书
拉拉然给母亲的出柜家书
妈妈:
在过去近十年时间里,我设想过无数次写这封信时的场景,我也遏制住了无数次脱口而出的冲动。每一次我都告诉自己:还不到时候,还不到时候,再等等,等自己更加成熟,等自己更加独立,等自己更有“资本”。可是我的一个好朋友说得对,对于这件事情,永远都不是时候。是今天你说的一句话给了我决心,使我终敢提起笔来写这封近十年里只存在于设想中的家书。你说,你想知道真实的我的想法。其实我分辨不出你想知道的是“真实的我”,还是“真实的,我的想法”,但是不管是哪一个,我想这句话中最重要的一个词是“真实”。
你说得没错,对于一些选择,我可能表面上接受了你们的建议而内心深处却在呐喊;我是一个固执的瘦子,我觉得这一点可能遗传自外公。首先我想感谢妈妈对于我外形的“不在意”,而我更加感激你终于捅破了这张纸。我不傻,我怎会不知你对此隐忍多年?正如我隐忍多年一样。我相信,那次暑假在姑妈家的场景在你的脑海中与在我的脑海中一样,历历在目!我发誓,那时候给你看那部电影仅仅是因为它给我带来了莫大的触动,想将之分享与你,别无他意。长大一些后,每每回想起来,我都想扇那时候无知的自己。但是妈妈,你真的是自那以后才开始担忧的吗?我想不是,你早已有所察觉。我清楚地记得你直截了当地问我:“是谁让你这么痛苦,是不是姜伊?”你清晰而准确地说出的名字,让我一时无言以对。当时因为我们与纪老师有约,这件事便不了了之,出了房门以后我们俩都不约而同地再也没有提起这件事。我知道,就是那时候我们之间蒙上了这张纸。之后的这么多年里,你多次旁敲侧击地告诉我、提醒我,希望我健康成长,不希望自己失败的婚姻对我造成不好的影响;而我,也在这么多年里多次回应你,不要为我而活,不要因为你们的婚姻对我心怀愧疚,我希望你有自己的生活,丰富多彩的生活。我知道,你的希望是发自内心的,妈妈,我的也是。
让我先来聊一聊“婚姻”。我很遗憾,在你和爸爸离婚十几年以后你仍然没有走出来,走不出来的原因我不一一揣测。可是妈妈,现在有多少人离婚甚至多次离婚?大的环境不说,我从初中到现在的同学里,我都怀疑是不是父母离婚的比没离婚的更多。而有很大一部分父母,只是保持着表面上完整和谐的样子,你觉得,那是成功的婚姻吗?我不想在此浪费笔墨讨论我的婚姻观,但是我希望你认真思考,什么是成功的婚姻、什么是失败的婚姻,而一个人从一段成功的婚姻中只会获得成功,从失败的婚姻中只能获得失败吗?你说你身边有几个同事、同学有着和你相似的经历,她们的孩子也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却迟迟不愿意去追求自己的婚姻生活,对爱情和婚姻有不同程度的担忧和不信任,不敢迈出去追求幸福的生活。首先我可以百分之百且问心无愧地明确告诉你,我和她们的孩子不一样。我对爱情和婚姻没有担忧,没有不信任,我相信爱情,确信爱情的存在,如果我遇到了对的人,我很乐意并且一定会觉得很幸福地与这个人迈向婚姻,对此我深信不疑!但是妈妈,在你的原话中,有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一是“不愿意去追求自己的婚姻生活”,二是“不敢迈出去追求幸福的生活”。在你的观念里,这是两件相同的事情吗?婚姻等于幸福吗?我们每一个人在感情上、精神上追求的仅仅是一纸婚约吗?即使它可能支离破碎,使你痛苦不堪,但只要表面上安然无恙,就是我们所追求的“幸福的生活”吗?你在2014年10月3日写下这样一条QQ签名,为什么说“幸福,都在别人的眼里”?而不是“幸福,在自己的心里”呢?那时候我看到这条签名感慨万千,妈妈,你自己真的理解这句话吗?关于你和爸爸的婚姻对我造成的影响,一定是有的,但是这绝不会导致我的性取向产生变化。你那些同事、同学的孩子们对感情和婚姻产生畏惧,他们是懦弱的,而我,你的女儿,我是坚强且勇敢的!你说如果人生可以重新选择,你一定会亲手哺育我,不会让我那么小就独自面对生活,你会一直陪伴着我长大,你所走过的人生中有太多的遗憾。妈妈,谁的人生中没有遗憾?幼年时的遗憾,少年时的遗憾,青春时的遗憾……人生本就是充满遗憾的。我们能做的不是幻想从头来过,去弥补遗憾,因为我们终会发现,那里有补不完的遗憾。而遗憾,一定是坏的吗?正是因为那些遗憾,让你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想做怎样的事,想成为怎样的人,让你在未来朝着更好的方向行进。而有很多事情,不是填补遗憾能够改变的。即使你一路在我身边,小心地呵护我直到现在,也只会让一个瘦瘦小小的同性恋变成一个白白胖胖的同性恋。对不起,妈妈,我很残忍地说出了这句话,可是我生来如此。
说起同性恋,你会想到什么?有病?很恶心?很变态?你不要回答我,因为我不想知道你此刻心底对这个问题的答案。我想先科学地,不带有任何情绪和主观情感地,向你普及一些事情。同性恋,是性取向之一,不是生理疾病更不是心理疾病,而各种性取向之间并无优劣之分。关于性取向的产生有很多种理论,当今绝大多数科学家、心理学家、医学专家认为性取向是先天决定的,美国心理学协会发表的一篇科学文献表明:长期的实验记录证明,同性恋是无法被“矫正”的,性取向无法改变。而研究人员早已得出了较为一致的看法:同性恋有深厚的生物医学基础,同性恋者的性取向是由基因决定的,无法通过后天改变,不是一种选择,也不是自己可以控制的。部分同性恋者在12岁时,就已经清楚地意识到自己的性取向了,另一部分同性恋者要在12岁-16岁的阶段继续探索自己的性取向并逐步确定下来,绝大部分同性恋者在20岁的时候都能清晰地知道自己的性取向了。但是也有一些同性恋者可能在40-50岁时,才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性取向并深信不疑。这些情况都是正常的,同性恋者意识到自己性取向的早晚,与个人经历、所处的社会文化环境,有很大的关联。这是因为异性恋在数量上占据碾压性的优势,同性恋者很难在周围充满异性恋者的环境下,像异性恋者一样从小认知自己的性取向。年幼的同性恋者充其量只会疑惑自己为什么不像周围人一样对异性感兴趣,但不会发觉自己是同性恋。这就是“后天同性恋”的由来,实际上这些“后天同性恋”只是较晚意识到自己性取向的同性恋者罢了。以上内容你都可以在百度上查阅到,网络上有各种详尽的资料。我截取这一片断是想让你知道,妈妈,成为同性恋,不是我的选择,不是我能控制的;你要相信我,如果可以,我早就做出了我该做的选择。
说到同性恋的定义,我不得不提及另外一个名词,性别焦虑,或者叫做性别认同障碍。关于这个名词的定义,你可以自己在网上查,我不一一复制粘贴了。对于性取向,我也曾有很多困惑,正是这些困惑推动我去接触和了解一些事情,而最终完成自我认知。我必须要说的是,我不是性别认同障碍。女孩像假小子, 男孩有女孩子气并不能算是性别认同障碍。我非常认同自己的性别并能够骄傲地说出,我是女生,我也非常满意自己女性的身体。我会用事实来说明。首先,关于短发。我觉得可能多少跟爸爸是有点关系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小时候头发长了一些他就希望我剪短,觉得利落干净。客观来说,妈妈,你难道不觉得短发比长发方便太多吗?洗头发快,干头发快,打理头发的时间可以忽略不计。我目前的发型前两天发过照片给你了,除了上专业课等必要的时候会把头发扎上去,大部分时候其实都是放下来的。而这个发型是非常需要护理的,长短要维持得恰到好处,要时常修剪,每天发箍或者橡皮筋一定要带在身上,发箍戴时间久了头两侧会痛等等,我知道这些都是小问题,可是我这么懒的一个人有时候真的会觉得很烦,既然我可以有更便捷的选择,我为什么要为难自己呢?第二点,裙子。我很不喜欢穿裙子,这是实话,可是妈妈,我也没有百分之百去排斥裙子不是吗?前两年我不是还买过两条夏天穿的那种很休闲的裙子吗?包括我最近一次去逛街的时候也买了一条相同风格的裙子。我只是因为不喜欢,穿得很少而已。穿裙子的时候我觉得很没有安全感,走路、坐下时也很拘束。那么既然我不喜欢,为什么又会买那些裙子呢?因为我也想改变。而我想改变的并不是我一直以来假小子的打扮,因为我觉得这没有什么错,没有什么不好,没有什么需要改的,我只是想尝试更多不同的风格,看看穿裙子时的我是否可爱俏皮,看看穿高跟鞋时的我是否高挑迷人(不知你是否记得,出国的第一年我带来了一双高跟鞋,那双鞋我有在寝室里穿过,练习穿高跟鞋时如何走路,还叫同学帮我看我的姿势哪里不对;可惜最终没有穿出门过一次,因为基本没有办法正常走路),让自己变得更加风格多变,多姿多彩。而只有当我尝试过之后我才会知道什么样的发型和穿衣风格是适合我的,以及什么样的发型和穿衣风格是我真正喜欢的。
说清楚我非性别认同障碍的事之后,让我们回到前一个名词上来。你也知道,现在的孩子性成熟得越来越早,小学就有男/女朋友的多得是,我不知道你们那一辈人在年轻时会在多大的时候产生对一个人的好感,以及对“性取向”的认知。这里我想分开来说,因为这两件事不是在同一时期发生在我身上的。我即将25岁,而一个人在成长到25岁时没有过任何情感经历是不可能的,我们母女间的不曾提及是因为我早年的畏惧和我后来的“不愿伤害”。既然今天下定决心向你袒露真相,我就来开诚布公地简单谈一谈我的情感经历。每个人在最初产生对一个人的好感时都是年少无知的,我也是。我会很开心,喜欢一个人,喜欢和这个人说话,喜欢和这个人待在一起,想更多地见到这个人。最初的这个时间,是小学时,你和爸爸离婚以前或者说在我知道你和爸爸离婚以前(因为实际上我并不知道你们具体何时离的婚);而最初的这个人,是一个女孩。那时候太小,不会有“爱情”的概念,更不会有“性取向”的认知,自然而然我也就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我只是更频繁地和她说话,更频繁地去找她玩,更多地和她待在一起,仅此而已。十几岁的时期是一个孩子生理成熟和心理成熟的重要时期,而我的这个时期出现了一个人,姜伊。其实什么都没变,我依然和以前一样,喜欢和这个人说话,想更多地见到这个人。有一句话是,求而不得,是爱情的常态。而我最初的求而不得,是姜伊对我忽冷忽热的回避,我们无法像更年幼时的两小无猜的女孩们一样自然而然地相处,而正是这求而不得带给我的伤害,让我逐渐意识到一件事,那就是,我对这个人的感觉是不一样的。我不会因为一个普通朋友的忽冷忽热兴奋或失落,开心或伤心,可是我会因为她而感受到我之前从未经历过的许多感受和情绪,与此同时也因为一些外在因素让我有了对“性取向”的探索和认知。回想起来,其实当初我对姜伊算不上爱情,那是我个人情感经历中爱情的雏形。而多年以后当我真正知道了什么是爱情,并打心底里放下了对姜伊的感情之后,我跟她成为了朋友,那种互相之间不多不少,而又非常重要的朋友。并且我们也直截了当地谈过当年在中学时的事情,让我无比释然。我知道,我的妈妈如此聪慧,早就看出端倪,让我直面自己真实的性取向并让我懂得什么是爱情的人,是汤洁。如果你要问我,在这个世界上,除了父母以外我最爱的人是谁,是汤洁。没错,她甚至排在其他亲人之前。即使今时今日,在我们俩斩断一切已经好几年以后,我还会这样回答。一个人在爱情中应该感受的开心与甜蜜我都在与她的过往中感受了,让我任何时候回想起来都念念不忘;而可能会从爱情中得到的痛苦与无奈我也得到了,让我时隔多年以后再提及时依然会不可自制地落泪。与她的故事我不想多提,就让往事如烟,即使它飘散得那么那么慢。而我和汤洁难以磨灭的往事一手导致了我的下一段情感经历的失败结果,王菁。你应该记得,她两次到我们家来。其实她第一次来的时候我很诧异,因为那时我们俩并不熟悉,在交谈时她开玩笑似的问她休假在家很无聊要不来找我玩吧,反正离得很近,我没有当回事,随口回答好啊,你想来就来呗,我没有想到她真的会来。详尽的过程我也不介绍了,结局就是她非常非常的喜欢我,可我的心一直放在汤洁那里没有拿回来,我不能给予她相等的回应,我无法欺骗自己,过不去自己那关。在这段感情中,我伤害了别人,让别人心碎了,我也曾因此非常愧疚。你知道吗妈妈,在我跟她最后一次长谈中我问她,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是开心多还是不开心多,她没有正面回答,可是她说即使不开心大于开心,她也想跟我在一起,就算她知道我不爱她,她还是想跟我在一起。那时候我的眼泪刷的就下来了,妈妈,你能明白我的感受吗?当一个人对我付诸如此深情时我却无法回应。可我的眼泪不是因为愧疚,也不是为她伤心对她怜悯,而是因为那一刻我感受到的巨大的悲哀。汤洁是我的求而不得,而我是她的求而不得。这就是我所有的情感经历。
25岁女演奏员写给妈妈的出柜家书
抛开性别不谈,把人物设定为男女,我的哪一段感情不是简单又复杂,无比真实的爱情故事呢?故事中的每一个人都是好人。而将主人公换成男男或者女女时,他们就变成变态,变成坏人了吗?其实在当今越来越开放的社会风气下,同性恋逐渐被越来越多的人们接受和包容,歧视等现象固然存在,可是肉眼可见的越来越少,而保持着固有偏见的主力军正是我们的亲人长辈,是老一辈的人。妈妈,我很幸运。从我正视自己的性取向至今,我从未因此遭受过任何歧视和不平等待遇,我的同学和朋友们对此接受度非常之高,我们谈及恋爱和有关性的话题时丝毫不会受到这个人的伴侣是男是女而受到影响;而更幸运的是,我不是一个人,我的朋友之中也有和我有着相同性取向的人,有男生,也有女生,他们阳光向上,健康努力。可是这一切都是在同辈人之中的,我从未向任何长辈袒露心声,因为我知道长辈们对同性恋人群根深蒂固的观念和歧视。妈妈,如果你是我,你希望外公外婆歧视你吗?你希望他们觉得你恶心,觉得你是变态吗?你的答案即是我的答案。有这样一段话,我爱你,所以希望你也爱我,可我希望你爱的是真实的我,而不是我扮演出来的我。这么多年以来我没有告诉你实情的原因,不是怕你歧视我,因为我知道你那么爱我,在时间的帮助和我的引导下你终究会接受真实的我,我怕的是伤你的心。我知道我一定会伤你的心,我也已经这么做了,我只是想在无边漫长的拖延之中寻求对你伤害最小的方式。因为我知道,这件事情于你比于我更加艰难痛苦。在这么多年里,我遇到情感问题时有人倾诉,而你对我的担忧却无处可说。我确信你不会跟任何人提及这件事,哪怕是你最亲的一个姐妹,你一直都在默默承受。袒露真相需要极大的勇气,而向你坦白用掉了我迄今为止最大的勇气。我知道,这一步我迟早要迈过去。
我不奢求你能立刻接受我现在所说的一切,我知道你需要时间,就像我用了这么多年一样。你可能会痛苦一阵或是愤怒,你可以对我发泄,可以骂我,但是只要你愿意,我会一直帮助你、引导你去科学、客观地了解真实的我,以及同性恋人群。我真的非常渴望有一天我也能像其他女孩那样,向妈妈问询关于爱情的建议。如果你真的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在未来可能会与我相伴的伴侣是女人,这让你痛苦不堪难以承受的话,我愿意独身到老,与你还有猫狗为伴,毕竟爱情不是生命中的全部,而我相信我有能力在以后承担和照顾好我们的生活。不论你做出哪种选择,我都会接受,也终会找到应对的办法,但是我有一个请求,也是我唯一的底线。将来请不要强迫我和任何男人步入婚姻,无论那个男人有多么优秀或者他有多么爱我;如果我终决定和某一个男人共度余生,只能因为一个原因,那就是我爱他。这是我对此唯一的请求。我知道在这之后的某段时间里,你可能会上网查阅各种关于同性恋的资料,而在你查阅的内容中会有好有坏,我不介意让你知道那些坏的,因为我相信,你最终会对此作出客观的正确的判断。而我也需要得到你的回应,让我知道你在得知所有这些后的想法和抉择,好的也好坏的也罢,不论这需要多长时间。
妈妈,对不起,我让你伤心了,但是我爱你!
然 2017年2月24日凌晨
25岁女演奏员写给妈妈的出柜家书《爱是最美的彩虹——同志母亲吴幼坚视频选》上下集共150分钟,内容含2005年以来电视采访:南方、广东、广州、凤凰卫视、美国CNN及进高校开讲座等,对同志和父母都有启迪。义卖价50元(含中国除港澳台地区外邮局普通包裹邮寄费),筹款支持我做公益。需者来信wuyoujian1947@163.com 我再详告邮购方式。
25岁女演奏员写给妈妈的出柜家书《这一株三色堇——吴幼坚1993版影集》全书96个彩页,大16开,刊有我250多张照片,200多位作家诗人配诗280多首。1993年定价60元,现价(稍有残缺)50元(含中国除港澳台地区外邮局普通包裹邮寄费),筹款支持我做公益。需者来信wuyoujian1947@163.com 我再详告邮购方式。
25岁女演奏员写给妈妈的出柜家书《广雅知青阳山情》是1968年从广东广雅中学去粤北阳山县插队的28位知青,在45年后撰文结集而成的回忆录。全书20余万字(我那篇1.5万字),通过近60篇朴实无华的文章和大量老照片,还原了特殊年代里知青生活真实的历史片段。义卖价50元(含中国除港澳台地区外邮局普通包裹邮寄费),筹款支持我做公益。需者来信wuyoujian1947@163.com 我再详告邮购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