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电影《夺冠》

2020-10-14 10:33阅读:

梅西二世

博主很神秘,什么也没有留下~

关注
追寻女排精神的内涵
——观陈可辛导演的电影《夺冠》 电影《夺冠》

可以这样说,陈可辛是香港导演闯荡大陆的最为成功者,没有之一。
如果说2013年的《中国合伙人》让他触摸到了大陆电影的经脉,那么,今年的《夺冠》就是他对大陆电影魂魄的升华。这两部电影的共同点都是根据真人真事改编,只不过前者仅是中国改革开放初期一代人的奋斗传奇,而后者则是激励了中国几代人的女排精神,且一直在向下传承。 《夺冠》的故事取材于中国女排的成长历程,从1981年至2016年横跨三十五年,这个漫长的过程足可以拍成一部长长的电视剧,而电影的属性决定了它必须有取舍,陈可辛首先在时间的跨度上选取了三个节点,表现在电影中就是三场比赛,即1981年世界杯上的中日大战,2008年奥运会上的中美大战,2016年奥运会上的中巴大战。这三场比赛像片名剧透的那样都是在“夺冠”,只不过“夺冠”的不仅仅是中国女排,而是串联这三场比赛的郎平,只不过她的身份不同:1981年她是中国女排的主力队员,2008年她是美国女排的主教练,2016年她是中国女排的主教练,所以,诸多媒体认为这部电影就是郎平传。对此,我不敢苟同,我觉得这部电影不是在为郎平个人树碑立传,而是通过郎平这个与中国女排息息相关的人物,把中国女排这几十年的奋斗历程展现出来,不是要尽情展现中国女排夺冠的荣耀,而是要深入探究中国女排精神的内涵。
电影的前半部分主要描摹的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以郎平为首的那一代老
女排队员们,经过一番艰苦的训练,顽强的拼搏,终于在1981年的世界杯上夺得了世界冠军,实现了中国三大球在世界大赛中的突破。这一过程向我们传达的不仅是老女排“团结奋斗,为国争光”的精神,更是我国改革开放初期人们希冀的国家的强盛,民族的自信,所以,在女排夺冠后才会有举国欢腾,神州同庆的盛况,这时,中国女排精神已经演化为一股激人奋进的力量,催人向上的豪情。
2008年奥运会后中国女排逐渐跌入低谷,一度沦为世界三流的球队,面对这种状况,从美国归来成为中国女排教头的郎平,没有在一味的沉浸在老女排的精神里,而是追随着时代变化,对女排进行了大胆的改革。本片中最有气势,也是最为精彩的一个桥段,就是郎平在出任中国女排主教练后,面对高层的质疑,大胆的提出了自己对女排改革的三项计划,即“大国家队”,“引入外教”和“多重阵容组合”。陈可辛在处理这一桥段时,采取了鲜有的”假设闪回“的方式,也就是当郎平每讲到一项计划时,镜头立刻切换到已经在实施的画面中,这种即时的直接转换,既是对郎平改革计划的解读,也是对后来一一付诸实践的肯定,这样的表现方式爽朗明快,节奏感强,给人以清楚明了之感。郎平的这一举措,不仅给中国女排精神赋予了新的内容——创新,而且对中国体育的改革,乃至对中国的改革开放都起到了积极地推动作用。
郎平是新老女排的亲历者、见证者和联结者,她传承了老女排“团结奋斗,为国争光”的精神,同时,她也将诸多的活力如创新、实现个人价值等,注入到了新的女排精神之中,这也是女排再次创造一系列辉煌的根本所在。
陈可辛将本片的片名由《中国女排》更改为《夺冠》,其实就是对本片的剧透,让本片失去了悬念,可见他在本片中着力点要表现的并不是中国女排在世界大赛中屡屡“夺冠”的辉煌,而是要刻意展示中国女排夺冠过程,特别是由此而衍生、提炼的 “女排精神”,这或许就是陈可辛拍摄本片的目的和意义。 说陈可辛讨巧也好,顺应也罢,总之,他的《夺冠》在这个新冠依然阴郁的国庆,却获得了票房和口碑双赢,这才是电影的硬道理和真实力。 电影《夺冠》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