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四十自述》

2020-10-27 12:00阅读:

梅西二世

博主很神秘,什么也没有留下~

关注
胡适和他的母亲
——读胡适的《四十自述》
《四十自述》
胡适在我印象中是个了不起的人物。他年少成名,不到26岁就做了北京大学教授,后历任中华民国驻美大使、北京大学校长、台湾中央研究院院长等职,最为显耀的是他在二十多岁留美期间就提出了中国文学急需“革命”的命题,由此,他成为我国新文化运动的先驱者,同时,他也是倡导现代白话文的第一人。
《四十自述》是胡适唯一的一本自传,这是他在不惑之年对他二十岁之前的回忆和追述。从这本书的自序中可知,他写这本书的目的是为给当时中国最缺乏的传记文学抛砖引玉,“为的是希望社会上做过一番事业的人也会赤裸裸的记载他们的生活,给史家做材料,给文学开生路”。
全书除自序外分为七个章节,第一到第五记述的是他在家乡接受的九年私塾教育和在上海求学的六年经历,这也是本书的主要部分。开头的“序幕”和结尾的“附录”好似可有可无的闲笔,其实,是必不可少的重头戏,前者《我的母亲的订婚》用小说的笔法记述了他的身世,后者《逼上梁山——文学革命的开始》用正论的笔墨,通过大量书信、诗词的引用,说明了他文学革命思想的起源、经过和结果,也就是他之所以能成为新文化运动领导者和白话文首倡者的原因,这或许就是他一生的高光亮点。读完本书,我觉得,他的这些高光亮点与他童年的教育密切相关,尤其以他母亲的功劳为最。
胡适的幼年是 不幸的。他的母亲在她十七岁时嫁给了大她三十岁的父亲,做了他父亲的第三任填房。胡适三岁零八个月时,他的父亲含恨离世,当时他的母亲年仅二十三岁。这样,年轻的母亲就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胡适的身上,他成了母亲唯一的依靠和生活的动力。这是一位伟大的母亲,这是一位杰出
的母亲,这是一位智慧的母亲,我们应该记住她的名字——冯顺弟。
胡适的母亲虽然身处守旧的封建时代,但她的观念却极为先进,她深知只有读书才是孩子的唯一出路,也是孩子的立身之本,所以,在胡适上学前,也就是三岁前,他在父母的讲解下“已认得了近千个方字”,这就为胡适进入学堂后的学习“不觉得艰苦”打下了基础,实际上也就是激发了胡适的学习兴趣,由此可见,我们时常倡导的教育应该“从娃娃抓起”的重要性。
父亲去世后,“我母亲望我念书的心很切,故到家的时候,我才满三岁零几个月,就在我四叔父介如先生的学堂里读书了”。不同寻常的是,胡适的母亲并不仅仅满足于把胡适送进学堂就万事大吉了,而是她还要保障胡适在学堂里的学习效率和成果,为此,她倾其所有,重金打造——“我们家乡的蒙馆学金太轻,每个学生每年只送两块银元”,而“我母亲渴望我读书,故学金特别优厚,第一年就送六块,以后每年增加,最后一年加到十二块”,这”在家乡要算打破纪录的了“。胡适母亲的这种非凡之举,让教授胡适的先生对他倍加关注和倾心,为他“讲书”时,总是“每读一字,须讲一字的意思;每读一句,须讲一句的意思”,这样的教学方式为胡适的学有所成提供了充分的保证。
胡适的母亲不仅高度重视他的读书学习,同时也对他进行“做人的训练”。“每天天刚亮时,我母亲就把我喊醒,叫我披衣做起”,“她看我清醒了,才对我说昨天我做错了什么,说错了什么话,要我认错,要我用功读书”,“到天大亮时,她才把我的衣服穿好,催我去上早学”。读到这里,我不由得想到我的母亲也是这样,我在村里上小学时,母亲总是早早的叫我起来,帮我穿好衣服,在漆黑中拉着我的手,把我送到校门口后,看着我走进教室,她才转身回去,可见,天下的母亲都是相通的。
胡适的特殊境遇决定了他母亲一直扮演着慈母兼严父的双重角色。慈母的一面,最令我惊叹的是:有一年,胡适害了眼病,多方医治,总是治不好,他的母亲非常着急,听说眼病可以用舌头舔去,于是,在一个夜晚,她把胡适叫醒,当真用舌头为胡适来舔眼睛。严父的一面最令我臣服的是:“她从来不在别人面前骂我一句,打我一下。我做错了事,她只对我一望,我看见了她的严厉眼光,就吓住了。犯的事小,他等到第二天早晨我眼醒时才教训我。犯的事大,她等到晚上人静时,关了房门,先责备我,然后行罚,或跪罚,或拧我的肉。无论怎样重罚,总不许我哭出声音来”。胡适在家乡的这九年,是在学堂读书获取知识的九年,也是在母亲管教下学会做人的九年,这即为他后来的学业功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也为他优良品行的形成养成了习惯,所以,到了人生不惑的四十岁他才会感慨道:“如果我学得了一丝一毫的好脾气,如果我学得了一点点待人接物的和气,如果我能宽恕人,体谅人——我都得感谢我的慈母。“
有人认为,胡适的成就是因为他的天赋异禀,也有人认为是因为他曾师从于杜威,还有人认为是因为他处在一个非常的时代。其实,我觉得,不是胡适的母亲冯顺弟,他什么都不是。
《四十自述》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