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回家过年实乃亘古的家乡情结

2019-02-06 09:35阅读:
中国人回家过年实乃亘古的家乡情结
中国人回家过年实乃亘古的家乡情结
中国人回家过年实乃亘古的家乡情结

这些天来是每年一度的农历春节。看着大家急急忙忙往老家赶,不管买火车票、汽车票多么困难,不管飞机票如何贵、不打折,不管自己驾车怎样艰辛——路途遥远、天气寒冷、昼夜兼程、身心疲惫,不管火车上、汽车上、飞机上、一路上多么拥挤、肮脏和不容易,反正是要排除千难万苦、一切障碍,也不在乎被一些人说成是陈旧落后、不理智不客观的思想,反正是要赶回故乡、赶回家里,与亲人团聚、与朋友欢闹,于是我就感慨了:中国人每年都要如此排除千难万苦地赶回年过年,难道仅仅是为了那顿年夜饭而去吗?
非也!这当中的强大动力,其实是中国和中国人自古以来,漫长的数千年建立起的家乡情结,是我们的传统、我们的美德。中国人不管在离家多远的天涯海角,不管由于事务繁忙而已经离家离乡多少个年岁,不管是发达还是不得志,心里总是装着家乡,日夜魂牵梦萦的总是家乡的那些父老乡亲、山山水水——不管是穷山恶水还是青山绿水。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中国人那无形的“脐带”始终连着母亲、连着家乡,就像永远不会断线的风筝一样,年轻时想着衣锦还乡,到老了想着叶落归根,一旦在外面挣了钱便总是想着回家买耕地、建房子,死了必须葬回家乡的祖坟里。
这种主题思想,影响到中国人的老乡观念也非常强,在外地喜欢帮老乡,喜欢老乡在一起共事,喜欢说家乡话、谈家乡事,所谓“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老乡见老乡,心里喜洋洋”,也因此,城里过去的会馆、会所,今天的商会、宗亲会、同乡会等,如雨后春笋,到处都是。
由于这种家乡情结,中国人不惟年关要赶回家过年,还有清明节、七月半回家扫墓祭祖,端午节回家吃粽子划龙舟,中秋节回家团聚赏月吃饼,重阳节回家与友人亲戚一同登高,有可能也是尽量要赶回家的。只是年关情形最热闹、规模最大、时间最长罢了。从除夕到元宵,至少15天的春节,要是加上此前从过小年到过大年的几天,那就时间更长了,可以延长到将近1个月,那便占了全年时间的1/12了。初一拜父母、祖父母,初二拜岳父母、外祖父母,初三初四同辈的表兄弟姐妹堂兄弟姐妹妯娌连襟之间互相来往……真是热热闹闹、红红火火、喜气洋洋的。
这种家乡情结,也反映在自古至今的许多诗文歌曲里,同时其实也是这些诗文歌曲在长年累月深深地影响着我们,从远古的《诗经》、屈原的《楚辞》里,就有不少关于回家主题的作品;其后,如陶渊明的《归去来兮》、贺知章的《回乡偶书》、苏轼的《水调歌头》、王安石的《泊船瓜洲》、张继的《枫桥夜泊》、余光中的《乡愁》、 费翔的《故乡的云》、顺子王杰刘德华等数十人的《回家》、陈星的《流浪歌》、陈红的《常回家看看》、满文军的《望乡》,许多以《回家过年》为名的电视剧、歌曲、诗作、文章……实在是太多太多了。某年中央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的主题,就叫“回家过大年”。还有人说,每年的春运其实就是一场规模宏大的“回家工程”——说得太好了,您太有才了!
可是,在城市化大潮日趋猛烈的今天,许多的年轻人,包括我自己的孩子,他们出生在城里,也成长在城里,甚至很少回老家、很少去农村,他们始终是生活在钢筋水泥的“丛林”里,没有与水土打交道,远离了大自然,没有了家乡,也就没有了家乡情结——往后的世界,会是怎么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