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日报》今天发表评论《妙笔倾注一座城:评覃展龙(龙歌)散文》

2019-06-13 09:38阅读:
《广西日报》今天发表评论《妙笔倾注一座城:评覃展龙(龙歌)散文》
《广西日报》今天发表评论《妙笔倾注一座城:评覃展龙(龙歌)散文》
孜孜执著于一座城
——覃展龙(龙歌)散文创作初探
祖籍桂中古城武宣、但长期寓居于北部湾畔的港口城市——防城港市的壮族著名诗人、作家覃展龙(笔名龙歌),迄今已出版了三部诗集、四部散文集(第五部又即将出版),达浩浩两百余万言,可谓笔耕不辍、成果斐然。其散文作品数量繁多、题材广泛、内容丰富、手法多样、笔触风趣,充满着生活气息、地方气息、民族气息、时代气息、文化气息。本文试图在有限的篇幅里,对龙歌的散文创作提出一些管中窥豹、浮光掠影式的很不全面、很不成熟的看法。
龙歌的这四本
散文集,分别是2003年当代中国出版社出版的《家住防城港》、2007年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的《行走在海风中》、2007年大众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大海的另一种风情》、2019年团结出版社出版的《边海履痕》。
有特色有意思、也是令人惊讶令人敬佩的是,这四本书,包括即将出版的第五本书,总共两三百篇文章,不说百分之百、至少百分之九十五以上,都是写的同一个城市——即作者的“第二故乡”防城港市,防城港的人、防城港的事、防城港的物、防城港的景、防城港的情。也就是说,龙歌自从1994年正式来到防城港工作;或者说更早10年,1984年他上大四毕业实习时便第一次来到防城港,此后几十年他一直在干着同一件事——热爱防城港、介绍防城港、描绘防城港、宣传防城港、讴歌防城港。一个作家,竟如此长时间、如此多篇章只写一个城市,别说在防城港、在广西,就是在当今整个中国文坛,恐怕也是不多见的;之前我只知道一个,那就是新疆的刘亮程,写《一个人的村庄》的那位。
一个人,漫漫几十年里一直执著于一座城,如此痴情投入,如此孜孜不倦,如此持之以恒,如此锲而不舍,这是一种什么了不起的精神?我想起了一代伟人纪念白求恩大夫的那些话:“这是什么精神?这是国际主义的精神,这是共产主义的精神。”“一个人能力有大小,但只要有这点精神,就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哈哈,这是严肃的文学评论,那些话就不好引用太多了。下面还是找几篇具体的文章来说一说吧!
龙歌能坚持这么多年潜心于只写防城港一市,而且日积月累写了这么多、这么好的文章,一方面是其早年在广西民族学院(今广西民族大学)中文系四年的科班学习,打下了扎实、全面、精湛的汉语言文学基础,以及他自己本有的天分、才气、情怀;第二方面是他从大山到大海、迁来这个“第二故乡”以后,对她深深的眷恋、喜好,倾注了情感,“爱得深沉”;第三方面是他长年工作、生活于此,且是做记者、编辑工作,平时调查、采访机会多,接触面广,认识朋友也不少,自然而然就集腋成裘、积沙成塔,岁月久了便洋洋大观起来。他自己在《家住防城港》里就是这么写的:“家住防城港,所见甚多,所闻甚多。每每有朋友来访时,我总会情不自禁地做一番义务宣传,把防城港的昨天、今天、明天,倾尽所知地告诉他们。”不光是告诉,还要写成文章,于是,二十多年过去了,遂有了眼前这好几本著作。
在龙歌笔下,那巍峨连绵的十万大山,是各族群众紧密团结的象征;那挺拔耸立的南疆群峰,是边民坚强意志的表现;那冲皇沟的水,是源于长寿南山润泽万物的圣泉;那起伏的涛浪,是渔民耕耘的蓝色土壤;那平静的海湾,是京族少女羞涩的笑靥;那冬天盛开、凌寒傲霜的金花茶,是当地百姓高贵精神的展示;那纯洁优雅的白鹭和谐相处,是港城人民美满生活的写照;还有那风生水起的北部湾畔小渔村、千帆竞发的港口码头,以及潭蓬古运河、怪石滩、木麻黄、沙螺寮、火山岛……经过他的生花妙笔、浓墨淡描,均显得摇曳生姿、美不胜收。而这字里行间、一图一画,都倾注着他对防城港的热情与熟稔,勾勒出防城港的绚丽与变迁。
在《潮湿的太阳》一文中,龙歌写道:“如果把整个码头看成是一台巨大的钢琴,从0号泊位到20号泊位便是一排整齐的琴键,工人们正齐心协力地弹奏一曲劳动的乐章,串串跳跃的音符是旭日下的粼粼波光,是天边移动的七彩云霞,是游弋海面的大小船只。”他用一连串形象的比喻(既有静态——钢琴、琴键,又有动态——弹奏、音符),描绘出港口的宏壮场面,业务繁忙、生机勃勃、有条不紊,防城港市生产建设前景大好,其自豪感溢于言表。
在《渔村撷绿》一文中,龙歌写道:“我们徜徉在清幽的林荫道上,乐此不疲地采撷着俯拾即是的绿意。我们脚踏着地上大片大片的浓绿,我们的头顶着天上纤尘不染的蔚蓝。我们获得了一种心旷神怡的美好无比的享受。我们呼吸着沁心透肺的浓郁芳香的同时,也会深深地陶醉于绿的生动、绿的永恒,被这绿色的世界所感染,领悟着生命的旺盛和可爱。”通过这一段既平实亲切而又不乏文采的语句,作者表达了自己投身于风光旖旎小渔村、醉心于绿意盎然大自然的契合与喜悦之情。
广袤无边、水天一色、时而波平浪静、时而潮涨潮消的汪洋大海,会让人心胸开阔,也会让人思绪万千。久居防城港海滨的龙歌,其书中亦有不少哲理思考之作。在《永远的潮汐》里,他写道:“漫步海边,平静地思考,让灵魂接受潮汐的冲洗,或许我们才慢慢地学会谦卑,才会明白个人的力量是微不足道的。就算有所成就,有那么一丁点骄傲的资本,也是不该到处炫耀的。别总以为自己很了不起,面对碧海苍天,每一个人都毫无例外地显得卑微,甚至是不足挂齿的。”站在苍茫的大海面前,作者的谦逊、自省,难道同时不也是对大海的歌颂、崇敬吗?在《大平坡听潮》里,他写道:“在这样一个人影稀疏的夜晚,我不知道是我将潮声揽于怀中,还是潮声将我揽于怀中。但我知道这是一种梦幻般的体验,给我许多思考,给我许多启迪。人生有多少烦恼被潮水卷去,人生又有多少惊喜让潮水涌来?”这一段很容易让人想起庄子那个“晓梦迷蝴蝶”的著名寓言,一觉醒来,神情恍惚,究竟是蝴蝶做梦变成了我,还是我做梦变成了蝴蝶呢?营造出一个如梦似幻、浪漫无比的诗化意境。
龙歌的这几本散文集里,也有不少讲述港城普通人真实故事的篇章,如《春城妹子》、《裴叔》、《万姐》、《海莲》、《卢嫂》、《卖海鸭蛋的大婶》、《老螃蟹》等,都是作者对于街头村尾、父老乡亲的细心留意与体察,也是作者始终保持一颗平常心、具有平民情怀的反映。在《卢嫂》里,作者写道:“远处漂着正欲归航的渔船,归航的渔船中有一艘是她的丈夫使的舵。卢嫂站在木麻黄林子中,望着渔船驶回港湾。风吹动木麻黄的枝叶,在卢嫂面前晃来晃去,还时不时调皮地用柔软的手指拂弄卢嫂的面颊,像顽皮的精灵跟卢嫂捉着迷藏。可卢嫂全然不理会这些,她焦灼地等待着。在卢嫂看来,丈夫平安归来比什么都重要,比什么都幸福。”将渔民妻子殷切期盼着出海的丈夫平安归来的内心世界刻画得惟妙惟肖、深沉含蓄,不能不令读者生出恻隐之情来。
根据惯例,末尾处再对龙歌的散文创作提两点我个人的小小建议吧。我也曾读过龙歌的不少诗歌,在文学语言的独创性上、在遏抑不止的激情上,老实说他的散文要略微逊色于他的诗歌;他的诗歌豪迈奔放、辞采斐然,而散文相对而言就“温柔敦厚”、“徐缓清淡”了不少。再则,在他如此多的散文里,亦难免一些“急就章”、“短平快”的作品,要是能再展开、再深入、再整合、再着力,那就内涵更丰厚、气魄更宏大、更有分量与价值了。
要是按照福克纳、马尔克斯或柳青等人的类似说法,防城港绝对是一座“富矿”或一口“深井”。假以时日,相信永葆初心的龙歌定会给我们呈现出更加骄人的精神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