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原文链接地址: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64aab1da0102dt1f.html?vt=4
亲爱的朋友,也许您不是基督徒,也许您也曾听说过耶稣基督让死人复活的故事。您可能会说,那是书里的故事,谁会相信那个?下面这个铁的事实,让我们不得不相信,耶稣是昔在、今在、而且是永在的神!只要我们全心全意的信靠祂,我们就能得到祂的祝福!

我是内蒙古东胜(即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东胜)人,我是送货来的,在这儿有点事,住几天。感谢主。也是为神作的工,没有完成神的旨意。今天虽然是个临时的聚会,但是我们也要感谢神让我来到这里。
我接待神已经十七年了,在这十七年中间走的反正挺坎坷的。神与我同在,神给我非常大的恩典,我与在坐的弟兄姊妹一同分享。
我是一九九零年接待神的。我过去是给粮食局开车的司机,一九九七年的时候就下岗了,下岗以后单位为了照顾我,就承包给我一个前边是饭店后边是旅馆的这么一个馆子。经营几个月生意非常的好。
一九九七年的冬天,当时下着一场挺大的雪,十二月份么,天气非常的冷。一天早上有九点多钟,来了一个女人,穿得又破又脏,怀里用小被包着这么长的一个小孩儿。来了以后她就问我:“你这是旅馆吧?”我说:“是”。我就热情的接待她。我说:“你住旅馆呀?”她说:“是”,我说:“你住啥样的房间?”她说:“最便宜的房间”。我说:“最便宜的房间五块钱,因为冬天我烧暖气”。当时这个女人非常为难地对我说:“哎呀你看,我身上只有五块钱。”当时我笑了一下说“五块就五块吧。”说完我就把她安排在后边的房间里,拿着五块钱就到前边饭店忙去了。白天旅馆不忙饭店忙。
忙了一天到了晚上十点钟左右,我正坐在巴台前算一天的收入,突然想到那个女人带着个孩子一天进入房间没有出来,只让服务员给她送了一壶水,可以说一天没有出来吃饭,又想到她只有五块钱都给我了。我就对我妻子说:“小王你快去看一下那个女人咋回事呀,带着个孩子一天没有出来吃饭。”我妻子当时就埋怨我说:“你这么爱管闲事干嘛,人家(不过是)住旅馆的旅客嘛。”我说:“我感觉到有事,你快去看一下。”因为我那时信主已经有七年了。我妻子挺不高兴的就去了,进去几分钟就出来了,说:“不知道是咋回事,那个孩子睡着了,那个女人坐在床上哭呢,好像是哭了好长时间了,不知道是咋回事,你进去问问她吧。”我说“我是信神的人,我不能和一个异性单独在一起。”说完我拉着妻子就进去了。进去以后我问她咋回事?我一问她她就更哭了,哭着对我说:她是山西朔州的,丈夫是个木工,到这打工已经来了半年了,半年里没给家里写过一封信,没打过一个电话,更没给家里寄过一分钱。她带着孩子好不容易找到他,见丈夫和别的女人在一块住着呢,人家不要她了。只给她六十块钱,就跟着那个女人跑了。她拿着六十块钱在城里整整找了他三天,也没有找到。最后她对我说;“今天早上天还黑的时候五点多钟,我就被人家旅馆赶出来了.”我问为啥呢?她说:“我欠人家房钱,今天早上来了好多拉煤的,好像是房间不够了,人家老板就把我给赶出来了。出来以后天气这么冷我也没有地方去,我能去哪呢?”弟兄姊妹们,你们没有到我们那边去过,我们那边冬天特别冷,前几天咱们这边还这么热的时候我们那边就已经下雪了。那个时候已经是零下三十五、六度,天气非常的冷,又是刚下完雪。
那个女人接着说:“我抱着孩子又没地方去,就在大街上来回的走,转了七、八圈。我又不敢坐,坐下来更冷了。就这样走,越走越饿,又累又冷,走到你这我就进来了。”她说到这,我一下子就明白了,那个时候我们这三十多家开旅馆的,就在马路两边,她都经过都看过,她围着走了七、八圈。这三十多家旅馆只有我一个人是信耶稣的,最后她进我这里来了,我相信这是神的带领,也神的旨意。
当时我听了挺不好受的,就抱歉的对她说:“真是对不起,我都不了解情况,你仅仅五块钱我还都要走了。”说着我把那五块钱还给她,又掏给她五十块钱:“给孩子买件棉衣服去吧,天气这么冷孩子穿得这么少。你就在我这吧,吃住你不要怕,我后边是旅馆前边是饭店,饿不着你也冻不着你。”当时她拿着钱,一下子跪下来哭了,连声说谢谢。我赶快把她扶起来,说:“你不要感谢我,你要感谢耶稣。”她抬起头来非常迷茫地问我说:“耶稣是谁?”感谢神。我一听她问这个,当时也没时间顾上给她解释,因为那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我这个饭店要关门,厨师马上就要压火了。我急忙跑到前边对厨师说:“你先不要压火,赶快给她好好做一碗面,多放点鸡蛋。”我又让服务员出去给孩子买了一袋牛奶。她吃饭的时候我就把我们最宝贵的东西,我们神的福音传给她。
完了以后她就对我说:“老板啊,能不能我就在你的饭店里给你打工呢?我累活脏活都能干。你看,我现在回家,再有两个月就过年了,我现在回家没有一分钱的路费,我回去以后不要说过年了,家里连块(做饭取暖的)煤都没有。”我说:“行呀,感谢神,你就在我这干吧。”就这样就把她留下了。她来时穿的又脏又破,我就让我妻子给她拿了两身衣服,一件大衣一双棉鞋,又让一个姊妹给孩子拿了她孩子的一身棉衣。她就留下给我干活。
她叫文二萍,就是文化的文。很能干活,非常勤快。干到第三天晚上,她对我说:“老板,你能不能先给我一百块钱,我孩子有病,我得先给孩子买点儿药去。”我说行。我就给她一百块钱。到第四天早上十一点钟了,她还没有来上班。我妻子一边拖食堂的地,一边对我发脾气埋怨我:“住旅馆的人你又不了解她,留在这给你干活,十一点了还不来,就给你干了两天就不给你好好干了。”我就安慰我妻子说:“没干过饭店的人不知道,干饭店的活挺累的,一天时间太长了,就让她歇一天吧。”正说着一个服务员急忙忙忙的跑过来说:“老板你快来吧,五号房间的孩子不知道是咋回事,哭得哇哇的。”当时我还以为那个女人有病了,孩子哭为啥不管呢?我对妻子说:“小王你快去,那个女人可能有病,还没起床呢,你快去看看。”我妻子就跑去了。几分钟我妻子跑回来了,瞪大眼睛埋怨我:“你办的好事,这下你可惹下大麻烦了,那个女人把孩子给你扔下跑了。”我不相信,让谁也不相信。我就跑过去,进去一看,确实如此,女人的东西都没有了,只剩下孩子用小被子包着放在床上。我急忙给孩子穿好衣服,抱到饭店喂他点儿饭,孩子不哭了。我就安慰妻子:“她去找丈夫了,我给她那一百块钱,她找不着丈夫花完了就又回来了。”就这样一直等了十几天也没有回来。最后我家里的人我哥我姐姐都来了。我哥说:“莫名其妙来了个孩子,你给人家送到派出所去,万一有点儿事情你能说清楚吗?”感谢神。我挺无奈的抱着孩子去了派出所。派出所所长叫张海龙,我们过去是同学,关系挺好。他抱着孩子在地上溜了一圈对我说:“季师傅呀,你这个孩子我们不能收,你这个孩子从进来到现在没有睁过眼,你看这个小孩最多也就是七、八个月大,你也有过小孩我也有过小孩,这个时候的小孩的皮肤应该粉红粉红的特别漂亮,而你这个孩子你看。”说着他把孩子的衣服撩开让我看“你看你这个孩子的肚子这么大,就像一个大气球似的,拍着噔噔的,这孩子身上都是这么大一块一块紫色的。”说着他又把孩子的小腿露起来对我说:“你这孩子不是胖,全身都是浮肿的。”说着他就摁了一下,就像没蒸熟的馒头,摁了一个大坑没有起来。他说“这孩子是有病,放这一晚上死了谁给你负责。你送到民政局吧,民政局是收养机构,他就是死了他们一点儿责任都没有。”
感谢神。那个时候我没办法,抱着孩子就往回走。回去后,妻子正和女儿看电视,我对妻子说“你和女儿先出去,你看我确实不知道是咋回事,派出所说这孩子有病,我必须要祷告。”感谢神。我妻子那时候不信神,她说:“你跪在那祷告,耶稣还会张嘴告诉你?”我说:“你不明白,你走吧。”她和女儿走了以后我把门关上,把孩子放在床上,孩子睡了以后我就跪在床上,在神的面前一次一次的祷告。弟兄姊妹,我们都有这样的经历,我们信神以后我们每天晚上都祷告,我也祷告。当我们遇到事情的时候我们在神的面前祷告的次数要多要谦卑。那个时候我跪在神的面一次一次的求。
凌晨四点钟的时候心里有事睡不着又起来祷告。祷告没有十分钟,弟兄姊妹们可以想象一下,冬天凌晨四点钟天气是非常非常的黑,祷告时候不可能把灯拉着。我跪在床上闭着眼睛祷告,祷告没有十分钟,在我的眼前我看见了红红的十字架!非常非常的清楚。我心里为之一震!我们的十字架代表了什么呢?我们的十字架,只代表一个字那就是“爱!”那就是基督的“爱!”感谢神!那时候我一下子就明白了神的旨意。为啥呢?我那时候我已经信神七年多了,在这七年里,我每天在神的面前祷告,我说:“主啊,我在你面前不求金不求银,只求你赐给我一颗谦卑的心,赐给我一颗爱心,爱人如己的心。你把基督的爱深深地印在我心中,让我能做一个标准的基督徒,做一个你所喜爱的孩子。”那个时候自己一下子就明白了,你自己在神的面前这么多年祷告要爱要爱,那神不就是让你在孩子身上彰显你的爱吗?顿时自己一下子轻松了好多,感谢神。
第二天我对妻子说:“这是神给我的十字架,我一定要把这个十字架背到底,把孩子养大,他们家什么时候来接孩子,就什么时候到头。”我妻子就说我:“你神经病。”就到饭店了。
我那天就没有去饭店,带着孩子去了市医院。找医生给孩子做了一个全面的检查,检查的结果弟兄姊妹,我非常的软弱,任谁都会软弱。感谢神。医生检查完了就开始责备我:“你这个当爹的咋当的,你这个孩子一哭嘴歪了你发现了没有?”我说发现了。“你这个孩子中风三个月了你为啥不给他治呢?”因为我没有说这个孩子不是我的,因为我们是治病来的,何必说那个呢。接着他又说:“你这孩子脖子又高又粗,这是甲亢。我从医29年没有见过这么小的孩子有这种病。”说着他又脱下孩子衣服“你看你孩子,从这两个大腿到肚子到胳膊到手,满身的白癜风。这些病呀,还都不是太咋地,你孩子这个大肚子还有身上红彤彤,满身紫色的,我问你,这孩子吃饭吐不吐?”我说“吐,吃稀饭和喝牛奶会吐。”他说“我怀疑这个不是好病,你让孩子尿点尿,我给他抽点血,给他化验一下,你一个礼拜来取化验单。”
一个礼拜后我去取化验单了。医生见了我第一面就说:“你这个孩子没治了,就完了。”
我当时听了非常生气的说:“你当医生的咋能这样说话呢?”
他说:“那你自己看看。”他就把化验单给我,我说“这是什么我看不懂。”
医生就对我说:“我告诉你,你的儿子是先天性的肾功能不全,现在已经转成尿毒症了。你儿子化验的结果,血肌酐是一千二,血色素是四点八,尿蛋白比正常孩子高十倍。”
那时候我对尿毒症一点不懂,我说:“尿毒症就尿毒症吧,无非给孩子治吧。”
医生听了笑着对我说:“你太无知了,你孩子得的这个病可以说就是绝症。”
我说:“为啥是绝症呢?”
他说:“国际国内就是最发达的国家美国,要想治好这个病那就是换肾。我为啥说你孩子是绝症呢,就是你们夫妻俩配肾成功,你孩子这么小的肾你们这么大的肾能换吗?所以说你孩子是绝症,干脆我告诉你说这孩子没治了。”
弟兄姊妹们,谁听了谁不软弱,谁都软弱。出了医院,到家有几站地,我就没有坐车,心情沉重的抱着孩子往回走。我想,这是出于自己,不是神的意思,完全出于自己的想法,我就想实在不行就用几百块钱给孩子买上一身好衣服,把孩子放在火车上让他随着火车的命运去吧。
感谢神。我立刻意识到我错误的想法,我们能那样做吗?我们是神的儿子,我们不能那么做!我们做什么事不能走到神的前面,我们每说一句话每走一步路必须要在神的带领下。 感谢神。那个时候心里非常的忧愁,跪在神的面前苦苦的哀求,苦苦的诉说。神那,爱我,神把一个非常坚定的信念放在我的心中,这个信念一直支持着我走到今天,那就是我是神的儿子!这毫无疑问。我们既然是神的儿子,神爱我们,神就一定会给我们一个十字架背。神给我的这个十字架是量我身体为我做的,我一定会背的动。当时只有这个信念,开始带着孩子给孩子治病。
第二天,连死期带活期(即:定期存款与活期存款)我取了好多的钱,我知道这个病不好治,带了好多钱就去给孩子治病了。前后一共跑了七年多。北京,天津,沈阳,哈尔滨,西安,山东的潍坊东方肾病医院,青岛的金康肾病医院。这些都是国家级的肾病专科医院,我都跑遍了,没有一个医院告诉我这个孩子的病能治的。北京中国肾病研究院有个叫王杰的,他是中国治肾病的权威。他给孩子检查完了对我说:“你这个孩子我对你说,干脆就没治了。没有一点儿办法可以治。我们现在维持肾病病人生命唯一的办法就是透析。你孩子太小,一透析就给孩子整死了,干脆我说你这个孩子没治了。换肾又不可能有这么小的肾源。”
那个时候我听到这些话的时候,心里不知道有多难受。感谢神,我在神的面前祷告,一次一次的祷告,我没有软弱。我相信,我的父是全能的神。就这样我前后一共跑了七年多,前后一共给孩子花了十几万块钱。后来我妻子他们家就开始给我发难,我妻子舅舅和我的邻居隔着一堵墙,过去和我们一个单位。他舅舅和我妻子母亲就是我过去的丈母娘说:“季斌那个人不行了,过去在单位是有本事的人开着公家的车给自己捞得挺多。(在世人认为那就是有本事,我信主以后才知道那就是罪,因为那时候我没有信耶稣。)你看他在我们单位捞了那么多钱,在我们单位算是有钱人。自从信了耶稣把那人信傻了,信到为了一个捡来的和自己毫无血缘关系的病孩子,跑了多少地方多少医院,医生都对他说救不活救不活,让他把孩子送民政局他都不送。我看他抱着孩子今天跑到北京,明天说去天津了。听说他把家里的钱都花完了,外面又借了一万多块钱的账。那时候他有钱的时候,我也没看他那么高兴,现在啥也没有了,我经过他门口的时候经常听见他在里面唱,这不是信耶稣信的得了神经病了吗?你们还能过吗?再过下去你们能有好日子吗?”
就这样我妻子,其实不是我妻子,也就是他们家带着她到法院提出来离婚。我都不知道,有一天忽然给我送来一张传票。到了法庭我对法官说我是信神的,我们不能离婚。人家也就不管你信神不信神了,一方坚决要求离婚,连调解的余地都没有。就这样我们就离婚了。连我的房子和我的女儿都判给了她,钱都让我花完了。我带着我儿子四十块钱在开发区那租开了一间小房子。我继续带着孩子治病。为啥呢,那个时候确实不甘心。我为啥在西安治了四年呢?西安有个肾病研究院,有个姓周的主任,他是个教授。是个肾病权威。他第一次给孩子看完病就对我说:“要想治好这个病世界上不存在这种事情,医学现在还没有发达到这个地步,治不好,确实是治不好。但是我可以用药物控制住你孩子的肌酐不增长,等你的孩子到了十六岁,现在你孩子太小不能透析,一透析就给整死了,到了十六岁孩子就可以透析了。(弟兄姊妹们可能你们不清楚,透析就是用两根管子插在肾上,用那两根管子代替肾活动。)到了十八岁,孩子的两个肾长成了以后,你就去找肾源,或买或别人捐一个,不管你咋找,给孩子一换肾你孩子就救活了。但是有一个要求,你坚决不能停药。正常人身上的毒是用尿排出来的,你孩子身上的毒是用药物排出来的,一停药,病情一反弹,你孩子最多一个月就得死。”
感谢神。那时候确实也不敢停药。弟兄姊妹们,我想说,神,把我们放在一种非常艰难的环境中,神,把我们放在病痛中,我们呢,要明白,那是因为神爱我们。我那个时候非常非常的艰难。
弟兄姊妹们可以想象一下,一个男人带着一个孩子,我妻子走的时候我连稀饭都不会做,为了节省旅馆费10块钱,夏天的时候在西安,就基本上没有咋住过旅馆:开始住火车站,住的时间长了,让人家赶出来;又睡公园的长条椅子,时间长了又让人家给赶出来;没办法又去立交桥下边,带着孩子立交桥下边去睡去住;最后110警察又半夜把我赶出来,赶到派出所。艰难不艰难,非常的艰难,但是那时候我没有一点儿软弱。我深信,神爱我,神把我放在艰苦的环境当中在造就我。神那,也把天大的恩典给了我。今天神差遣我,来到这里,来到弟兄姊妹中间,就是向你们传达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那就是我们的神爱你们在坐的每一个弟兄姊妹,这是毫无疑问的。
在西安治病期间,神把天大的恩典给了我,今天与你们一同分享。在西安治病期间,一直也没有找到我们的家庭聚会,后来一下就找着了。就是何广利何牧师,那儿的人特别多。何广利过去在教会里是牧师,后来里边搞嫉妒、纷争,不但得不到造就,而离神越来越远,最后她带了很多弟兄姊妹回到家成立家庭聚会。我就去她那儿聚会。
有一天是个礼拜天,我来了以后坐在最前面,我抱着孩子。何广利在上面讲,只见她讲一讲就拿手绢擦擦眼泪,讲一讲就擦眼泪,讲一讲就擦眼泪,我非常奇怪,心想,今天她讲的是非常喜乐的一段道,为啥她总流眼泪呢?讲完以后弟兄姊妹们要祷告,她走到我跟前拍了我一下说你出来。我说要祷告。她说你别祷告你出来。她把我带到她办公室。进去以后她就对我说:“弟兄,我注意你好几次了,好几个礼拜天弟兄姊妹们聚完会都走了,你带着孩子为了下午的聚会,你不走,用开水泡馒头喂孩子。我注意你几次了,没有和你交通过。今天我在上面讲道,只要我一看到你圣灵感动我就要流眼泪,几次我控制不住的眼泪往下流。我感觉到你有事,你究竟是咋回事,能不能和我交通一下呢?”
于是我就一五一十地把这个事情从头到尾给她讲了一遍。她听完了,流着眼泪非常感动地对我说:“弟兄,我们的神创造了宇宙万物,我们的神是全能的神!我们的神什么都不缺,我们的神你知道缺的是什么吗?我们的神缺的就是众儿女的这颗心。今天,你把你的心,让我们的天父已经看到了,你已经尽了最大的力了。从今天开始,再不要去医院治了,因为他们都告诉你治不了的,他只是用药物给你控制控制,只是控制,他治不了。你尽了最大的力了,就是以后再给孩子治病,你到哪儿去弄这么多钱呢?你也没有了。从今天起,凭着自己的信心,把孩子交在神的手中,神一定会给你成就一切的。”
我听了以后就对他说:“何牧师,我现在不敢停药,医生告诉我,如果一停药,孩子最多只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