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词人谈恋爱,最是离别与相思

2020-05-20 09:28阅读:
爱情是诗词永恒的主题。晚唐和五代时期有专攻于此的“花间词派”宋朝“婉约派”词人更是妇孺皆知。这个520,有请此间达人李清照、韦庄和牛希济悉数登场,道离别,诉相思。
唐宋词人谈恋爱,最是离别与相思

小欢喜手绘

临江仙·梅

庭院深深深几许,云窗雾阁春迟。为谁憔悴损芳姿。夜来清梦好,应是发南枝。
玉瘦檀轻无限恨,南楼羌管休吹。浓香吹尽有谁知。暖风迟日也,别到杏花肥。
文艺女神李清照在宋朝南渡后,失去了岁月静好,但这个过了不惑之年的女文中写闺怨词的笔力依然在。她因为喜欢欧阳修的庭院词仿写了好几首,这一句最有名“庭院深深深几许,云窗雾阁春迟。”一个云里雾里的春日,寂寞妇人凭栏远眺,却看不到春天到来的希望。她的灵魂伴侣、丈夫赵明诚一直在外奔波。更令人悲哀的是,写完这批词没多久,她丈夫就英年早逝了。一个“迟”字催人泪下。这哪是迟到,而是永别。


唐宋词人谈恋爱,最是离别与相思
小欢喜手绘(这对璧人居然都是左撇子。

生查子·青山烟欲收


春山烟欲收,天淡星稀小。残月脸边明,别泪临清晓。
语已多,情未了,回首犹重道:记得绿罗裙,处处怜芳草。


晚唐,偏居西蜀的一群词人以温庭筠为鼻祖,组了一个“花间词派”。这个男团很神奇,专门以女子的视角写闺阁情怀。比如牛希济的这首就写了一对男女的惜别之情。春天的夜晚,一夜未眠,千叮万嘱,眼泪水淌淌地。眼看就要破晓了,女主说你以后在外头看见芳草,就要想到穿绿罗裙的我啊。难道她不知道还有一句名言叫“天涯何处无芳草”吗?古代交通和通讯不发达,离别是很漫长难熬的
唐宋词人谈恋爱,最是离别与相思
小欢喜手绘(瞧瞧这销魂睡姿和泪眼婆娑


女冠子·四月十七

四月十七,正是去年今日。别君时,忍泪佯低面,含羞半敛眉。不知魂已断,空有梦相随。除却天边月,没人知。昨夜夜半,枕上分明梦见。语多时,依旧桃花面,频低柳叶眉。半羞还半喜,欲去又依依。觉来知是梦,不胜悲。


韦庄是花间词派里很有名的一位诗人。这首诗写于晚唐五代的一个4月17日,当然是阴历。大意是女主在夜里想起一年前与男主离别的场景,愁眉苦脸魂都断了,只好在梦里相会。最后一句也很纠结。女主一边说除了月亮没人知道心事,一边又巴不得把心情写下来给陌生人看。这种“作”实际上是韦庄自己在作。有观点认为,因为领导(西蜀王建)抢走了他喜爱的姬妾,他敢怒不敢言才模仿女子的口吻假装她在王宫思念老情人。要知道,写这首诗的时候老韦都年逾古稀了啊。不多说了,大家自己品。


更多诗情画意,欢迎关注 @密斯赵 的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