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乐器经常出现在古诗中,但意境却迥然不同。有竹林里文人的孤独琴声,有沙场上军士的战鼓悲鸣还有临战前夜琵琶女献上的最后夜宴。
古诗中的乐器:孤独、狂欢与死亡
小欢喜手绘(画面上只有红灯笼和黄月亮有色彩,其余都是深深浅浅的墨色,非常贴合这首诗的意境。)
竹里馆
【唐】王维
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
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
王维是个诗画音三通的大才子。20岁中进士,一路做到王右丞。怎奈官场崎岖,他40岁以后就过起了半官半隐的生活。晚年,王维隐居在蓝田,著有《辋川集》。这首是20首其中的第17首。
在竹林里独自抚琴歌唱,只有一轮明月是诗人的知音。这种隐逸潇洒之美,在古诗中相当常见。
古诗中的乐器:孤独、狂欢与死亡

小欢喜手绘(金色的旗杆、鼓架和兵刃很有金属质感。)
雪暗凋旗画,风多杂鼓声。——【唐】杨炯


杨炯为“初唐四杰”之一。吐蕃和突厥侵扰甘肃的时候,他在朝廷当个小文官。30岁的杨炯正值而立之年。他做梦都想投笔从戎为国立功。所以才有了这首《从军行》。小欢喜画的是颈联,上半句视觉,下半句听觉,令人仿佛置身在悲壮的沙场上。这时候的鼓已经不是文艺范的乐器了,而是作战工具之一。杨炯关于风雪、旗帜、鼓声的想象令其感叹:宁为百夫长,胜作一书生


《凉州词》(小欢喜手绘)
小欢喜手绘(她用四幅小品分别对应四句诗,宴乐与军乐、醉酒与死亡形成了强烈的氛围对比。)


凉州词
【唐】王翰
葡萄美酒夜光杯。
欲饮琵琶马上催。
醉卧沙场君莫笑,
古来征战几人回?


王翰是个少年成名的狂傲才子,爱喝酒,喜歌舞,因为经常在酒席上自唱自跳,被人形容为“豪迈神气“。这首诗描写了临战前夜的夜宴场景。一边是歌女弹的琵琶,一边是马上奏的军乐。如果明天就将牺牲,索性今夜醉倒,让生命停留在永不老去的瞬间。这是文人的感性秉性。军事家也许不屑一顾,但老百姓尤其是军属读之无不泪下。
更多诗情画意,欢迎关注 @密斯赵 的微博。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