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密教造假经典

2009-04-25 12:49阅读:
密教假佛名义伪造《瑜珈大教王经》:
“复有诸大明王。依法观想能作降伏法。
  复次作外降伏法。持诵者取所降伏人足下土。及河两岸土尸灰尸衣。以朅啰母怛啰同和为泥。作所降人像。复用芥子毒药盐泯母怛啰等。同和涂彼像身已。观想彼像其心慌乱。风吹在于虚空。以金刚钩钩之。以罥索系缚。称所降人名。用骨朵打。以棘针遍身刺之。复用人骨为橛。或佉祢啰木橛。于所降人像头额臂心颈。如是五处钉之。即用利剑从足截断。用[寧*頁]摩木柴燃火已。现大忿怒相。以所截形像。于彼火内当作护摩。作此法时。或夜半或日中。
复次作内降伏法。持诵者依法。先解除所降之人拥护已。观想诸天明王现忿怒相。各持剑杖金刚杵。捣杵罥索轮弓箭等。以明王罥索缚降伏人牵往南方。行次之间复有明王。以金刚杵打之而作惊怖。即以利剑开彼人腹。出于肠胃已。即诵此明王真言曰。
  唵(引)吽(引)嚩日啰(二合)啰(引)叉娑(一)薄叉野薄叉野(二)
  诵此真言已。复想金刚罗刹众。变为鸦野狐鹫鸟等。悉来聚集食彼降人。复想彼人乘于驼驼。在风轮上向南行之。复有明王随后打掷。如是观想。彼降伏人速得除灭。
  复次辟除法。持诵者依金刚舜拏明王相应法。用旋风所吹树叶。上书真言及所降人名。复取彼人足下土。与所书叶同处用足踏之。即诵本尊真言。速得辟除。乃至帝释天不能救护。何况诸凡人。
  复次辟除法。持诵者用獯狐翅。上书真言及所降人名。以净行婆罗门发缠之。即诵真言加持密埋地中。复想二大明王于彼打之。次想吽字化成微小金刚杵。入所降人身变成羯磨杵。有大炽焰打彼降人。身分肢节悉令干枯。又想诸金刚拏枳你。悉来唼所降人身血。如是作法速得辟除。诵此真言曰。
  唵(引)嚩日啰(二合)拏(引)枳你(一)阿目割写啰讫多(二合)阿(引)羯哩沙(二合)野吽(引)发吒(半音二)
  诵此真言已依法相应。彼降伏人速得身分干枯。乃至除灭。
密教假佛名义伪造《实相般若波罗蜜经》:
“尔时世尊说此法门已,复告金刚手菩萨言:“金刚手!若有人得闻此一切法平等实相般若波罗蜜法门,受持读诵思惟修习,假令其人杀害三界一切众生,终不因斯堕
于恶道。何以故?已受调伏心律仪故。当知是人疾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又复密教假佛名义伪造《大药叉女欢喜母并爱子成就法》:
“又法欲得贵人欢喜。取彼人门下土。以唾和作丸加持一百八遍置于厕中。彼人必相敬顺欢喜。
  又法欲得女人敬爱。加持果子二十一遍。与彼人吃即相敬爱。”
“又法若有恶人作留难者。取噜地啰和土。加持二十一遍或一百八遍。密埋彼家门阃下。其作留难人必病欲令差者收却彼土其病即除。”
“又法欲远召所爱人者。应作一灰人或作盐人亦得。以刀安彼心上称彼姓名。每日三时结召请印诵真言一百八遍加持。不逾七日彼人即至。如或不来其人必遭重病。”
“又法若有负债不还者。当以盐末作彼人形。结降伏印诵陀罗尼一百八遍。于真言句中称彼人姓名以刀划之。其人即自来叩头乞命。”
“又法若有不和顺者。密诵真言加持果子或饮食。方便与彼人食必得敬爱。”
“又法若经官论讼。持此真言一百八遍。或但密诵真言必得道理。”
“又法若欲谒见大人官长。诵真言一百八遍。见时必得欢喜。”
“若持诵者一心专诵此真言更不杂修。欢喜母常随拥护不离左右。不久必现其身。若修行此欢喜母法欲令速验者。当别置静室极须慎密。不得于佛堂精舍中作法。恐难成就。又不得使人见此像及知作法。必失效验。”
“又法若有冤仇欲来相害者。取胡麻和酥。于像前护摩一千八十遍。于真言句中称彼人姓名必得欢喜。
  又法若欲令前人相忆念者。书彼人姓名安自床脚下彼人必相忆念。
  又法若欲令彼怨人家惊恐不安者。取髑髅骨一片加持二十一遍或一百八遍。密安彼怨宅内。其家必惊恐不安。凡欲取髑髅骨时。先以真言加持自身二十一遍。即结召印然后取之。密加持用无不应验。若欲却令彼人无恐怖者。诵此真言二十一遍。收取髑髅骨作发遣却送本处。彼家即得无畏。此骨一度用更不堪重用。无验。凡经供养竟食及果子等。一切不得食。令持真言者无效。”
“又法欲成就役使法者。先持诵真言令功业成已。然后拣取一髑髅。若知此髑髅是了事强干人。必易得成验。先于所见处加持自身。
  又以真言加持彼髑髅一百八遍。结请召印召彼。令随密裹将来。先以净水洗又以香水浴。以银为舌于欢喜像前加持一千八十遍。于坛侧以甑盖头。即于其夜自通姓名。或现其身请为给使。从此以后驱使无不应验。疑事问之必能先知。此法极须慎密。若漏泄非但不成亦反招殃咎。凡使髑髅往彼人处。先须料挍前人。彼怨若是持诵金刚部法。或精持禁戒解法人。必不得恼乱反损自身。不尔必效。次说印契。先结请召印。以右手指于左手背叉入。把左手掌。左手向身三招其印相即成。次结降伏印。二手内相叉。二小指相钩。二无名指各左右入虎口。二中指竖合。二头指各捻中指背。二大指各捻中指中节。其印相即成。次结掷恶人印。以右手大指捻无名指甲上每诵真言一遍。一度向彼恶人掷之。其印相即成。”
“又法若欲降伏怨敌者。书彼怨人名。于持诵者左脚下踏而以励声。忿怒想诵于真言。句中加彼怨人名。诵满十万遍一切怨对无不随顺。”

藏密假佛名义伪造《底哩三昧耶不动尊圣者念诵秘密法》
“复说大威德忿怒不动大力真言法。于本曼荼罗中作住。持诵者于曼荼罗中画作彼形像。左脚蹈彼顶上当除息。死无疑。复更明异方便除一切障也。即前所说不动明王本曼荼罗。即是三角曼荼罗其中黑色是也。持诵者自想己身作不动尊明王之像。又于此中作法有二意。一者想不动尊在圆坛中而蹈彼上也。二者想自身不动尊。即以本真言印而蹈上也。三角中画彼为障者形。然后入中以左脚蹈彼顶上。以大忿怒形加之。彼当应时退散。若彼违戾此教者。主必自断其命根。”
“又法用芥子及诸毒药。二种相和作彼为障者形像。而用涂之。令彼身如火烧速被中伤故云速被著也。”
“若欲令他相斗者。取鸟鸽鸱枭羽明烧。即得斗诤。
  若欲令烧设都噜卒者。取稻糠烧当烧之时。想圣者以索缚彼舍都噜。将向南方困苦吐血。彼等族类皆不得存也。
  又法欲令设都噜卒取土盐蜡。苦练叶相和捣为泥。捻作彼形状。置地上斫断。即卒。
  若明稻谷烧。令彼舍都噜即贫穷。
  若欲令大人爱乐者。以盐作彼形状段段斫之。诵满七日。彼即爱乐。又取俱苏摩花明烧十万遍。得夜叉女来。于三事中所求皆得。
  又明曼荼罗花。称彼人名即令乱。
  明盐烧。即得天女来所使随意。
  明安息香烧者。得阇罗欢喜。
  又画像法。先画释迦牟尼佛像。画文殊师利童子像。画执金刚菩萨作微笑面。手执金刚杵。于执金刚下。画无动圣者种种庄严。即于彼前诵明五十万遍。然后作一切事皆得称意。
  若欲令降他兵。即结无动圣者眼印。作嗔怒声称吽字。以心想令魍魉捉彼。乃降。取尸陀林灰加持七遍。与彼人即得爱乐。”
藏密假佛名义伪造《底哩三昧耶不动尊威怒王使者念诵法》
“又欲得降伏一切恶人者。取尸陀林帛画不动尊。以自己血淡作像色。像置西向。行者东面坐念诵。每日三时洗浴著湿衣。于像前诵满十万遍已。即一切所作皆随成就。仍每日施一切鬼神食。”
“又法欲令舍睹噜终亡者。取稻糠诵明加持掷火中烧。又想彼舍睹噜。被使者以索缚。将向南方闷苦吐血而终。彼等族类。皆不得痊一无存在。”
“又法欲令大爱乐者。以七盐作彼形状。段段断之念诵满七日。彼即爱乐。
又取俱苏摩花烧诵明十万遍。得药叉女来。于三事中所求皆得。又取曼陀罗花。称彼人名加持。即令荒乱。又取盐加持烧。即得天女来所使随意。又加持安悉香烧。即得王臣忆念。”
“又法取烧尸灰诵明七遍与彼人即得爱乐。
  又法取牛黄加持七遍。点己额上。能令众人所见皆生敬重。”
藏密假佛名义伪造《文殊师利菩萨根本大教王经金翅鸟王品》
“又法欲令两人相憎。取白[疊*毛]花和毒药。护摩二十一遍彼即相憎。
  又法欲摧毁怨家。取蛇皮一枚诵真言一遍。投于火中二十一遍即彼怨摧灭。
  又法取鸟翅护摩二十一遍。彼怨人狂走犹如乌跳。
  又法若令男女互相敬爱者。以白芥子和酥护摩二十一遍即相敬顺。
  又法欲令王敬爱者。以乳粥护摩二十一遍即得随意。”
“又法取蛇头加持灰塞其口。称彼人名诵真言二十一遍彼人即哑。”
“又法以泥蛇加持二十一遍。作是言啮某乙。即随处分啮彼人也。
  又法以炭粉作蛇亦准前法。若解彼。诵真言云令解即解。
  又法若欲召蛇。以白芥子加持七遍。掷于四方蛇即来应结界。以水洒之即成发遣。”
“又法取弓加持箭射四方。即有蛇缠箭却来。行者作是言。饮此毒。其被啮人即起立。其箭不应用铁镞者知之。”
“又法用此真言加持眼。视嗔忿人。刹那顷即倒地。彼即变为蛇。”
“又法以摩奴沙骨作末。乌鸱及枭。烧诵真言。句中加彼名即彼丧亡。
  又法诵真言。加持摩难那药(于上药中用者是也)和糠烧。令彼癫狂。
  又法以白芥子和。烧诵真言加彼人名。即被难治疟所困。
  又法以薏苡人和猫儿粪。烧诵真言加持。令彼人互相憎。
  又法以髑髅末干虾蟆末干鱼末。知蜜。烧诵真言加持令彼人断命。
  又法以牛胆人骨。和酥烧摧怨家。
  又法以鱼卵酒[疊*毛]花中子。相和诵真言加持。若人离别在远。称彼名不久即归来。
  又法以荜豆硙破作末。以鸡肉及鸡子。和捣为丸如酸枣大。烧称彼名即成钩召。
  又法以萝卜子捣。和油麻油烧。此是钩召速疾香法。”
“又法以油麻和白芥子。护摩七夜。称彼人名即得敬爱顺伏。
  又法盐芥子相和。护摩一千八十遍。日三时满七日得大人敬爱。
  又法取髑髅细捣为末。加持一千八十遍。涂手触前人即得敬爱。”
“又法以鼠狼毛白芥子蛇皮。相和作末。称前人名加持一百八遍烧。一切人共憎彼人。若欲解加持油麻烧。却令成敬爱获得财宝。
  又法以油麻粳米酥相和。烧诵真言加持。得女人敬爱。”
“又法泥作金翅鸟形。安自手合掌中。入水可至胸。于中夜时称彼人名。念诵一百八遍即成敬爱。
  又法以粳米于尸林中散却拾取。每取一粒诵真言一遍。打金翅鸟心上。即得官荣禄并眷属总得。
  又法以鼠狼毛及鼠毛[疊*毛]花中子。和烧念诵。一切鬼神皆敬爱。随意驱使悉能成办。
  又法以毒婆罗得。和蜜烧皆得敬爱。
  又法以赤鸡子髑髅末。以赤芥子油和烧即成敬爱。
  又法以波罗奢兰香子摩难那药花。和烧即成敬爱。
  又法以茴香子天木虾蟆粪等。和烧即成敬爱。
  又法以大麦油麻茅屋蒌草。和牛尿烧即成敬爱。
  又法以雌黄乌舌自身噜地啰。和烧称彼人名即成哑。
  又法以人发牛肉和油麻烧。令他有病。
  又法以乌翅枭翅苦练油。相和烧称彼恶人名。即成驱摈。彼不自由即当远去。
  又法以安悉香酥。和三果浆。烧念诵。一切人皆敬爱。
  又法以零陵香天竺桂苏合香。此三种和烧念诵。令一切人随顺皆奉教命。
  又法以酥合白檀龙脑并安善那药。烧念诵贵人欢喜。
  又法于那罗延像前。坐摩诃莽娑。先设八遍护摩奉献。然后诵真言一千八遍。三夜作法所求皆得。
  又法于尸林中。以尸林灰作彼人形。烧大虫肉为香。坐茅荐上诵一千遍。所求皆得求者皆将来。所处分皆行。
  又法以[疊*毛]花和糠乌翅。护摩刹那令彼驱逐。
  又法于尸林中以优昙钵木然火。致劫波罗为座。烧蛇皮其家食无有尽也。
  又法以尸林中骨捣为末。和白芥子护摩一千八遍称彼人名。百由旬内皆令召来。于诸色欲染触过。”
“又法令彼断命。烧象毛称彼名护摩。
  又法以珠么那木。刻作金翅鸟像。于此像前念诵即彼断命。
  又法于金像前念诵。成增益法。
  又法于银像前念诵。求名称普闻。
  又法以乌翅护摩。能损害彼。
  又法以雕翎护摩。能作杀害。
  又法以枭翅护摩。能令相憎。
  又法以孔雀羽护摩。足财宝。
  又法以野鸡翎护摩。多饶妻妾。
  又法以雀儿翅护摩。多子息。
  又法若求金。应烧鸟翎。
  又法以鸱翅护摩。能令彼昏迷。
  又法以狗肉护摩。能令他断命。
  又法以水牛肉护摩。成钩召。
  又法欲损害彼。用大虫肉护摩。
  又法欲息灾。以鹿毛护摩。
  又法欲摧坏城。烧羖羊毛护摩。
  又法欲令人相憎。以人上毛护摩。
  又法欲令损害彼。亦用人毛护摩。兼能摧坏怨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