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圣宗统和十一年高丽国使者使辽契丹文蟠龙钮白玉盟书牌试译考

2020-01-18 16:03阅读:
辽圣宗统和十一年高丽国使者使辽
契丹文蟠龙钮白玉盟书牌试译考 辽圣宗统和十一年高丽国使者使辽契丹文蟠龙钮白玉盟书牌试译考
辽圣宗统和十一年高丽国使者使辽契丹文蟠龙钮白玉盟书牌试译考
这块晶莹剔透,润泽沁心的辽代契丹文蟠龙钮和田白玉挂牌,朋友发来求译,已五年有余。因为它上镌的契丹小字,太过繁杂,有的小字叠起的原字多达三层五六个之多。对于我这样一个“半瓶醋”的契丹文研究尚未入门的爱好者,其难度不亚于攀行在李白时代的蜀道之上。在拜师无门,求书不见的窘境逼迫下,笔者只好硬着头皮自己试着猜译起来。通过多年反复阅读揣摩,已识字义逐渐把未知字义凭空联缀起来,断续的字词从词组、短句慢慢化成了短文。牌文的面貌、主旨逐渐水落石出。虽没有百分百的把握确定译文的正确与否,但大体内容自认为离实际史实相距不会太远。

牌的正面阴刻四行契丹小字,共21个契丹小字。右起一二行每行五个字,右起第三行七个字,第四行四个字。整个牌面文字大小不一,错落有致。虽不整齐划一,但纯朴自然,浑然一体,并不显突兀杂乱。21个契丹小字尝试汉译如下:
用以 高句丽旧地
和睦 高丽
长久 诚结 国主
祸殃 藩属 制定 王治
规矩

安宁
横读为:臣高丽国主王治,惟(为)高句丽旧地事辩。制定规矩,用以和睦,诚结藩属。先福安宁,阻止长久祸殃。
白话文意:“(罪)臣高丽国主王治,为我抢占高句丽旧地不是反叛之事辩解。愿与天朝签订新约,重新结好,称臣纳贡。先让百姓获得幸福安宁,阻止两国长时间的战争祸害。”
从行文内容分析,这是高丽方面的主要诉求。1、高丽方抢占的不是女真之地,而是高句丽旧地。高丽是高句丽的族裔,收复祖地,不是反叛,无可厚非。2、只要将高句丽旧地归还高丽,高丽愿与天朝缔结新的盟约,纳贡称臣,永保两国和平久安。
牌背阴刻三行契丹小字,每行四字,共12个契丹小字。12个契丹小字尝试汉译如下:
酒酣 公主
酒宴
用以
和亲 高丽主
横读为:公主女妻高丽主,设酒宴用以和亲。酒酣,厚赐予。
白话文意:“允诺高丽方的请求,将大同江以北数百里高句丽旧地赐予高丽。同意将越国公主之女许配给高丽国主王治。赐宴款待并厚赐高丽使臣。”
从行文分析,背文是契丹方盟约内容:1、将大同江以北数百里高句丽旧地赐予高丽。2、将越国公主之女许配给高丽国主王治。3、赐宴款待并厚赐高丽使臣。”
从以上牌文内容看,这是一个记载契丹与高丽交恶、结盟、和亲历史的玉册文。相当于两国间的盟书。千年盟书实物,流传至今应是首见,这在中国及世界文物史上都极其罕见。方寸之间,寥寥33个字,把两个国家几十年的恩怨一次了清,让人不得不佩服古人惜字如金的简洁文风。
牌面21个契丹字记载了应高丽国主王治的请求,契丹才谈判结盟的。高丽申辩了占领高句丽旧地不是反叛的理由,愿缔结新约,继续纳贡称臣,断绝战祸,永远和睦相处。牌背12个契丹字,记载了契丹对与高丽结盟的博大胸怀和以德报怨的真诚态度:答应高丽赐地请求,同意将公主女儿下嫁高丽国主为妻,设宴款待高丽使臣,厚赐高丽君臣。
查《辽史》与《高丽史》,玉册文得到了印证,史载证明了玉牌的真实可靠。高丽早在其太祖王建建立高丽政权的那一年(神册三年,918),即派遣使者向契丹称臣进贡。那时辽太祖也愿意与高丽交好,曾于神册七年(922) 派遣使者赴高丽赠骆驼,马及毡等,高丽亦遣使报聘。然而,在辽国灭渤海国后,与高丽的关系很快即为双方的领土争夺所打破。高丽为夺取渤海故地,积极吸纳渤海旧臣,勾结中原政权,远交近攻,不断蚕食大同江以北辽辖女真之地。由于辽大宗、世宗、穆宗、景宗各朝忙于经略中原,平息内乱,应付后周和北宋试图收复燕云十六州等地的北伐,无暇东顾,只好任由高丽的北扩,不愿用兵高丽,使自己腹背受敌。
辽圣宗登基后,决心与宋决战。为了稳定东部的统治 ,解除对宋战争的后顾之忧,辽统和十年(992年)12,辽圣宗令东京留守萧恒德等统兵东征高丽。第二年,统和十一年(993年),辽攻下高丽蓬山郡,高丽王治无奈 ,只好派使臣请罪求和。辽把女真在鸭绿江东部的大部分土地赐给高丽,高丽对辽则称臣纳贡。统和十三年(995年),辽圣宗册封高丽王治为高丽国王,使之成为辽能控制的一个属国。次年,统和十四年(996年)又把萧恒德之女嫁给高丽王。统和十六年(998年),高丽王治死,辽则遣使册封其子诵为高丽国王。这种好关系维持了15年之久。
这篇玉册文即应是统和十一年(993年)辽攻下高丽蓬山郡,高丽王治无奈,只好派使臣请罪求和。辽把女真在鸭绿江东部的大部分土地赐给高丽,高丽对辽则称臣纳贡。双方签订盟约的“盟书”。“盟书”既验证了史实的真实,也纠正和补充了《辽史》、《高丽史》中的缺失内容。如,把高丽撒谎,称自己是高句丽后裔,欺骗契丹得手的经过,大白于天下,还了历史的真实。再如,把越国公主和萧恒德之女嫁给高丽王治,是统和十一年(993年)高丽方提出,契丹在盟约中允诺的。而不是《辽史》记载的,统和十四年(996年)辽无缘无故就把萧恒德之女嫁给高丽王。总之,“文物会说话”,在这这篇玉册文译释中再次得到了证实。再次显示了文物无穷的证史魅力。
泉痴山人裴元博2020.1.18日于京东沉疴康复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