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纳百川,融会贯通,另辟蹊径,试中求索”—笔者的契丹文文物铭文破译之路

2020-06-29 15:26阅读:
“汇纳百川,融会贯通,另辟蹊径,试中求索”
—笔者的契丹文文物铭文破译之路
近年以来,随着笔者对契丹文文物铭文破译范围、数量、类别、难度的增加,越来越多的朋友对此种破译产生了兴趣,纷纷要求笔者介绍一下自己是怎样走上契丹文文物铭文破译之路的?面对朋友们的期望,笔者无以言对。不是自己没有体会,没有经验可谈。而是笔者的体会经验过于特殊,不具普遍性普及性。实事求是讲,笔者是目前国内外契丹文文物铭文破译领域,涉及文物门类最广,破译品种最伙、数量最多,撰写文章数量质量均名列前矛之人。也是中国钱币史、符牌史、印章史、金银器史少数民族文字研究人员之一。更是民间辽金元史学界代表之一。
笔者不是聪慧过人之人,也没有什么仙佛护佑。只是中国社会的一介草民,一介布衣。但在一个特殊的时代,一个特殊的环境下,社会风刀霜剑的锻冶竟无意间造就出笔者,这样一个对追求冥顽不化,对求索孜孜不倦,毅力超韧、意志如钢,疾恶如仇、刚直不阿的人。
笔者工、农、兵、学、商样样干过;办过报、写过史、编过剧、教过书;当过战士、工人,也作过十几家大小企业的领导,市、省级学术团体的主要负责人;笔者穷困过,穷得全家等着卖货买米下锅。也暴富过,北京、上海、广州、深圳、香港五星级大酒店挑着住,千元酒宴随时餐。因为笔者的某银行帐户有可查询的惊人外汇存款。
笔者辉煌不少,在部队曾参加大军区小将座谈会和某位全国标兵握手交流,曾被评为军级学习毛著积极分子,师级一对红标兵。在地方,撰写的一篇一万五千字讲演稿,曾被沈阳市委宣传部审查批准一字不改地全文刊登在《沈阳日报》一二版。多年来笔者撰写的稿件有200余篇刊登在中央和省市报刊上。笔者坎坷更多,父亲右派问题,击碎了笔者的演员运动员梦;参军八年
,荣誉等身,却始终不能入党提干;档案遗失,以工代干二十年;因人祸,蒙冤囹圄28天。承包企业,被主管部门强行毁约,损失个人资金80多万元…。
笔者说自己人生糗事,不是显摆,而是说明一个道理,成就只诞生于坎坷人生,悟性产生自风刀雪剑的淬炼。笔者之所以能在契丹文文物铭文破译方面小有成就,原因有三,即一际遇,二学识,三悟性。
所谓际遇,就是抓住了人生遭遇的好机会。收藏名词叫“拣漏”。笔者的契丹文文物铭文破译,就是在契丹文研究领域拣的一个“大漏”。由于文革造成的空白一代,和改革开放后教育的专业化精细化程度加深,至使研究文字的很少懂历史和文学,更不要说是懂文物了。而研究文物的基本就没有懂辽金元少数民族文字的。
这里的“懂”,不是仅了解些皮毛,而是掌握的知识有一定的深度和广度。比如“懂”契丹文,就不是仅会识读墓志铭,而是会识读一切载体上的契丹文字。包括大字、小字、胡书、祭祀文、图画文、密码文等等;就不仅会识别普通契丹文的音、形、义,而是会识别“一字多音”,“一字多形”,“一字多义”情况下的契丹文的每种音、形、义的变化;就不仅要知道契丹文多倒装句式,而且还有29种语法形式。
“懂”文物,首先要会辨真伪、断年代、估价值。东西真假都看不出来,物品是什么时间制造,谁制造,好在哪,差在哪,价值如何?都说不出个子丑寅卯,你破译的契丹文怎么会对?不懂钱币,才会说出“开圣丹宝”的笑话;不懂钱币,才会把八等级行用钱“天朝万岁”,译成“天朝万顺”、“天神千万”厌胜钱。不懂历史,才会把契丹文“国之信”信牌说成是女真文递牌。
目前,契丹文专家无一人懂文物,文物专家无一人懂契丹文。恰好让笔者这个既懂契丹文又精于文物鉴赏的“杂家”,抓住了一个大显身手的好机会。着重破译尚无人涉足的文物上的契丹文铭文,成为这个领域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拣了一个“大漏”。命也,运也!人生际遇,天赐而已。
所谓学识,就是会作学问,并有作学问的知识积累。破译文物上的契丹文铭文,是门涉及多种文物门类,多学科工艺、技术、艺术种类,全方位反映契丹历史的的综合技艺。非杂家不能胜任,非知识渊博的杂家难以胜任。而笔者恰恰是这样的杂家。积累的各种知识刚好满足了破译文物上的契丹文铭文的需要。笔者博客上三千多篇、近千万字的文章就是证明。
所谓悟性,就是能抓住别人看不出事理,能从别人意想不到的角度分析问题抓住本质。比如识读契丹文,有人研究了一辈子也没认识几个契丹字,有人只研读了几个月,就通识了大部分契丹文;有人认识不少契丹文,可是他不会用,一用就错,悲摧得很。有人认识不少契丹字,也会用它们去破译一些契丹文文物,可他的的破译往往没有历史、生活、文物知识支撑。结果,破译驴唇不对马嘴,贻笑大方。悟性是经验的积累,是科学的逻辑。笔者因为经的事多,阅的人多,看的书多,所以悟性较高。际遇,学识,悟性奠定了笔者破译文物上的契丹文铭文的基础,使自己有机会把从各方面各领域吸纳的知识,融会贯通,融为一体。另辟蹊径,走自己破译契丹文文物铭文的道路。即:
一、把前贤研究契丹文墓志铭的成果当成破译契丹文文物铭文的第一工具,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跳出死守几十块墓志铭的思维巢臼,开拓视野,扩展思路,融汇多领域知识,全面掌握草原民族的历史、文化、习俗、宗教特点,用逻辑范畴拓展的新方法去破译契丹文文物铭文。
二、把所有破译契丹文文物铭文的识读、翻译、考释全过程,都置于逻辑拓展范畴,运用语言文字的语法组织逻辑,识读、翻译文字;用历史,宗教,民俗的发展逻辑,考释、验证译文是否符合实际;用文物本身材貭,工艺、品质的构成逻辑检验文物的真假和译文的正确与否。总之,文物鉴别、译文翻译,史实考释,一切都要符合逻辑,都要有二元证据支撑。
三、把破译契丹文文物铭文与其他草原民族文字语言结合一起,比对研究;把破译契丹文文物铭文与辽金元历史结合一起,分析研究;把破译契丹文文物铭文与契丹及草原民族地区宗教结合一起,探索研究;把破译契丹文文物铭文与民间契丹文物资料结合一起,综合研究;把破译契丹文文物铭文与收集掌握契丹及草原习俗结合一起,思考研究。
一句话,跳出墓志铭,融入更广阔的辽代契丹历史文化和辽金元时期的草原民族的宗教,民俗以及野史传闻之中,就是正确的破译契丹文文物铭文的道路。也即是笔者追求和实践的契丹文文物铭文破译之路。
泉痴山人裴元博2020.6.29日于京东沉疴康复中